100米距离的爱(2000公里距离的爱情)

瑞幸 38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每次回家的时候都会路过她的家,幸运的话还能看到她的身影,这条路距离她家不到100米,但这100米是我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们有四年没见了,虽然我们混迹于同一座不大的城市,有时候我们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就像遥遥相望的两颗星。

我一直觉得我们很有夫妻的缘分的,不只是我这样想,朋友们也这样说。连我们的容貌都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细长的眉眼。但我们的缘分也仅仅止与此,爱情有时候是不分 对错的,两个人即使分开了,究竟是是为什么到现在仍说不清楚,或许是我当年的心高 气傲,或许是她,那时的情窦初开对爱情的懵懂,到现在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只知道我在离开的时候仍爱她爱的撕心裂肺,而我也能看出她眼中的依依不舍。

当若干年后我有了妻,但仍会做她的梦,仍会时不时的想起她。或许有些人就像平时沉 寂的火山一样,如水的外表,里面却有炽热的岩浆左奔右突,奔腾不息。如同我,忍受 不住思念痛苦的我有时候会把疼痛转移到肉体上,拖着伤痕累累的胳膊微笑着对妻子撒 谎说不小心割伤了然后内疚地在妻怀里沉沉睡去。

我爱我的妻,我并不想背叛她,但有时候爱一个人并不被一个人的意志所左右,如果能 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不爱的话,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缠绵悱恻的情歌了。当然,我也不 会去问别人是不是也会这么痛苦,我只能猜测,那些和我一样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的 人或许也有同样的心境和过着同样的生活。

反正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直到有一天,在单位午休的时候被一个梦惊醒。梦到的是 她,我知道那就是她,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微笑,让我难过的是,她的容貌模糊的让我 看不清,似乎是在渐渐遗忘。其实,我是一直在尝试着忘记她的,但不管是甜蜜或痛苦 的回忆,都不可能被随意丢弃,我还没来的及庆幸终于把她忘却的时候,却又开始害怕 将她忘记,或许在我心里一直是不愿意忘记她的。在我从梦中清醒的那一刹那起,就有 一种想见她的冲动强烈撞击着我,这种冲动是不可抗拒的,我甚至没有片刻犹豫,立刻 向单位请了假,向车站奔去。

我曾无数次从她的家门口经过,却从没有勇气去见她,不是因为我的懦弱,而是我实在 不想再去打扰她的生活。因为我们深深相爱过,所以我们不会是敌人,但我们也相互伤 害过,所以我们也做不成朋友,我们只能做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动用了全部朋友关系, 去打听一切和她有关的事情,从她毕业,工作,结婚生子,我一切了如指掌,只是,我再也没有去见过她。或许这长久以来只是我一相情愿的单相思,她早已经把我忘记。

当我艰难地穿过那100M敲响她家的门时,我一直在想象她见到我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或许她会很惊讶我的到来,当她终于站在我的面前的时候,却让我感到意外。她一点也 不惊讶,只是微笑着说:“来了啊,进来坐吧。”我有点不自然地笑笑问:“你家先生呢?”她说:“他出差去了。”我看看了四周:“算了,我不进去了,被人误会了不好。”房子里传了牙牙的儿语,她扭头看看,笑着说,是我女儿。她进了房子,把孩子抱了出来。

我伸开了双手想抱抱孩子,孩子竟然一点也不怕我,伸着两手让我抱。孩子的手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一种的很特别的感觉从我的心里升起。我向来不喜欢小孩,他们的啼哭总让我烦躁,所以到现在我都没有要孩子。但现在,我的想法改变了,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一个小生命蛰伏在我怀里,我就像拥有了一个脆弱的小世界,在这个小 世界中,我是无所不能的英雄,在这个小世界中,如果有谁敢侵犯,我可以不惜用生命来捍卫这个小世界。抱着这个小生命,我眼睛有点朦胧起来。

她不知道,当初我是以为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妈妈为我们去庙里求子的时候,说我们命里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我给他们起了名字,男孩叫做心恩,女孩叫做悯情。 我曾经很期待着他们的到来。当他们到来的时候,或许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但这孩子,是她和他的,但我仍然喜欢这个孩子。不仅如此,我甚至在感激她的他,是他给了她一个如此温馨的家,和快乐的生活。

我把孩子递给她,对她说:“我要走了。”她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回答:“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来看看你。”她不放心地追问:“真的没什么事情?”

我回答:“没,就是想来看看你。”

一次和朋友喝酒的时候,我问起了她的事情,他有点不耐烦地挥挥手:“你们两个还真烦,你整天问我她的事情,她见了我也问你的事情,你们有事情不会自己说么?上次见她的时候,她还说你现在怎么这么瘦,让我好好照顾你。

我低头喝酒,不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