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的发小给他介绍老婆,结果却是个圈套(发小对我特别好)

瑞幸 69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经过3个月的努力,48岁的谢大嘴终于拿到了离婚证书,恍惚间,谢大嘴像做了个梦,突然之间有了老婆,突然之间自己的钱也不见了一半。

这事还得从谢大嘴出狱说起。

铁门嘎嘎响了好几声,门外亮到刺眼的光线随之斜射进来,谢大嘴踏出一脚,用力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终于等到出狱的这天。

洗刷到发白的绿色军鞋鲜艳不再,四十多岁身穿棉衣的谢大嘴傻了眼,这外面的世界和20年前的简直差太多,他不敢乱走。

在石墩子上坐了十来分钟,罗志忠骑着电动车飞速赶来,拔掉手套,对着谢大嘴相视苦笑,罗志忠是他的发小,狱中谢大嘴的无罪申诉到处请求帮忙,跑腿奔波不在话下。

吃饱喝足,罗志忠还给谢大嘴开了个旅馆,谢大嘴拒绝了,说,穷人才住这种,我要去五星级酒店。

罗志忠面露尴尬,他知道,穷过的人,没有一个人希望享受穷,何况谢大嘴得到了法院的三百万精神补偿。

酒店房间里,谢大嘴几乎用光了一整瓶沐浴露,搓了胸膛搓后背,使劲搓,整整洗了2小时,直到罗志忠敲门表示要上厕所,才裹着浴袍出来。

罗志忠对他说了很多现在跟以前的变化:现在的人啊,都是人手一部智能机,每天都在看手机刷视频,说完还嘿嘿一笑拿着手机给谢大嘴看,你看,这个软件叫快手,里面很多漂亮的小姐姐。

说完还停顿了会,补充了句:就是看美女的意思。

紧接着罗志忠看了看时间说:哟都这么晚了,我要回去了,你嫂子还等着我呢!

谢大嘴独自一人看着窗外,眼睛看得出神。

第二天一早,罗志忠带着谢大嘴买了手机买衣服,谢大嘴换上了光鲜艳丽的衣裳,还拖着罗志忠去逛楼盘,毫不犹豫地选了一套商品住宅,一百五十万带花园,精装修,除此之外就是大。

谢大嘴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家,只可惜,入狱期间,家里的亲人都相继离去,唯一的女朋友也杳无音讯,身边的亲戚得知谢家儿子吃牢饭,躲还来不及,哪还有心思过问谢大嘴。

二十年的牢狱之灾让谢大嘴获得了百万补偿,虽然挽不回亲人,也回不到从前的岁月,唯一能抓住的就是这笔钱。

罗志忠就像能猜透谢大嘴的心思一样,改天就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年龄四十不到,化妆打扮后显得更年轻了。

远离社会的谢大嘴又怎么能想到,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

这个女人叫何丽萍,离异带着个儿子。谢大嘴还笑了,哈哈,没想到我谢大嘴老来还白得了一个儿子。

两人认识了一天就决定交往,中年人的恋爱,仿佛没有所谓的暧昧,没有热恋时期的炽热,更不需要经过时间的沉淀,彼此顺眼,你情我愿,就这么简单。

两人彼此坦诚,揭开心扉,打开天窗说亮话,都是一只脚踏进坟墓的人了,没必要藏着掖着。

何丽萍带儿子来见谢大嘴的那天,一米七的高个,身体瘦小,很有礼貌地喊了谢叔叔,貌似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谢大嘴笑呵呵地应承着,当即送了一部手机给他。

两个人交往一个月后,决定让罗志忠夫妇当媒婆,坐下来商量婚嫁之事,礼金和各种首饰加起来三十来万,准备花几万在女方老家摆了几桌,这些谢大嘴从未过目,全听发小罗志忠夫妇安排。

就这样,谢大嘴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家,眼里乐开了花。何丽萍儿子住校,所以搬进来的就只有何丽萍。和所有的新婚家庭一样,墙上挂满了结婚拍的婚纱照,还有新生儿的贴画。

谢大嘴听人说,新婚的新人多看新生儿的贴画,能讨个好彩头。

是的,谢大嘴此刻最渴望就是生儿育女,他对何丽萍提起,狱中最遗憾的就是担心没了后。人一辈子活着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有个后吗?

何丽萍听完没说话,第二天便去医院摘了环,而且两人做了个全面检查,各项指标都符合生育。

但是两人努力了几个月,仍没有惊喜,何丽萍也在事后安慰谢大嘴:这事急不来,咱们也不是十八岁,慢慢来。

半夜听到这话,是个男人都会觉得浑身不是滋味儿,这话是暗示自己不行了吗?

郁闷之际拿起手机,想起罗志忠平时给自己看的那个视频,只有在视频中才能找到自我的谢大嘴,一发不可收拾,独自刷视频看到了天亮。

或许本来就是搭伙过日子,彼此获取所需,谢大嘴无数次努力失败过后,心思没有这么强烈了,平日无事可做,反倒是迷上了视频里的虚拟世界。

沉迷到什么程度?看到视频可以忽略旁人,罗志忠来找他,喊了三五次都没喊动,直到视频结束,才抬起沧桑又湿润的双眼:啊,志忠,你找我吗?

谢大嘴赶紧用衣袖擦了擦双眼:你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老了,总觉得别人太可怜了,你看这个女人,丈夫虐待她,被打得鼻青脸肿,被限制了自由,吃不饱,穿不暖,每次看到我就特别心软,刚给她给她打赏了几万块钱的礼物。

罗志忠看了看视频里的女人,又看了看谢大嘴,想说什么,但又咽了回去,半天憋出来一句话:打赏几万块钱的礼物,你不怕丽萍发现呀?

谢大嘴淡定地看着他说:这是我辛辛苦苦二十年得来的,她管得着吗?

罗志忠拍了拍肩膀,在位置上若有所思。

晚上,何丽萍破天荒地做了一桌子菜,说是庆祝结婚半年,谢大嘴很是惊讶,从未下厨的何丽萍第一次做饭,还说以后都由自己做饭烧菜,可把谢大嘴感动坏了。发誓要对自己的妻子言听计从。

饭后,谢大嘴拿出了一张卡递给何丽萍,这些钱不多,也就几万,你拿着,以后生活费你就多操心了。何丽萍淡淡地回应着,接过了那笔钱。

有天闲逛,谢大嘴竟然遇到了狱中同病相怜的狱友,进去不到两年,同样是改判了无罪,出狱后同样拿到了几十万的补偿。

狱友听了谢大嘴出狱后的生活,开玩笑提醒了下,你可别像刘大哥那样,被人骗走了几百万的赔偿款。

谢大嘴大笑回应:你放心,还在腰包呢!

和狱友告别后,谢大嘴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总觉得事情好像不对劲。

谢大嘴马上去找罗志忠,这时候,他只信得过他,到了楼下,由于不清楚他住在几楼,便在楼下发信息给罗志忠。

一个中年女子过来问:你找哪位?

谢大嘴心头一紧,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回头一看,我找我朋友,没事,我已经发信息给他了。

哦哦,那你在这等他吧,这里没楼梯,走上去会有点吃力,中年女子说。

谢大嘴再一次觉得这声音熟悉得很,可是又看了看这中年女子面容,自己确实是不认识。

顺着中年女子的背影望去,谢大嘴看到了异常熟悉的面孔。

何丽萍!她来这里做什么?谢大嘴正嘀咕着准备走过去,只看到她和中年女子相互挥手,谢大嘴更好奇了,何丽萍的朋友住在这里,自己怎么不知道?

罗志忠下楼喊着谢大嘴,气喘吁吁跑过去拉要走的谢大嘴:哎哎哎,看你发信息给我就马上下来了,干嘛你这么着急?

罗志忠挠了挠头,也没什么,有点郁闷,去喝一杯吧?

当天晚上,醉意浓浓的谢大嘴躺在沙发上,想起喝醉的罗志忠说,她的老婆是一名主播的时候,头嗡嗡作响,苍老的男人脸上流下的泪,会更刺脸。

他和何丽萍结婚的时候也拍过视频,视频里的人都会显得很年轻,很好看,很有活力。

所以当他听到那中年女子的声音觉得很熟悉,但是容颜却和视频里的不一样也很正常。谢大嘴确信,那中年女子就是罗志忠的老婆,和自己花了十几万打赏的女主播是同一个人。

自从迷上了视频,谢大嘴看遍了各类视频,也打赏了不少主播,尤其最为深刻的便是那个卖惨的女人,谢大嘴几乎每天都会打赏,安慰,少则几千,多则几万。

谢大嘴掩面崩溃大哭,觉得没有任何人可以值得相信了,因为就连自己的老婆何丽萍也是罗志忠介绍的,看得出来,何丽萍和他们也是一伙的。

何丽萍回来了,面对场面狼藉的客厅,小心翼翼地走到卧室。

谢大嘴拿着垃圾桶直接到卧室,当着何丽萍的面翻出藏在中间的药盒,问,这就是你说的看缘分吗?住着我的房子,带着我买的首饰,花着我的钱,你不恶心吗?

何丽萍说话也硬了起来,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谢大嘴牙咬得咯咯响,你和罗志忠什么关系?去他家做什么?

何丽萍双手环抱,罗志忠是你的朋友,我和你朋友的妻子见面聊天,过分吗?

谢大嘴继续追问,给你的钱花哪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几万都花哪去了?

借,借给别人了,何丽萍弱弱地回应。

谢大嘴差点背过去了,无话反击,只能用食指指着何丽萍说,离离婚吧!

离就离,房子一人一半,钱我可以一分不要。

谢大嘴破口大骂,你去你大爷吧,还想分我房子,这是我辛苦熬了二十年换来的,你想都别想,啊呸!谢大嘴把在视频里能学到的粗口都用上了。

何丽萍哼了一声,那就等着吧,从谢大嘴边上走了。

谢大嘴连夜把何丽萍的所有东西收拾出去,一边还嘟囔着,想分我的房子,门都没有,用力把门关了起来。

谢大嘴第二天准备找罗志忠要个说法,结果人去楼空,电话打不通,信息也不回,更没想到的是,离婚的时候法院竟然让判那房子五五分,否则谢大嘴必须拿房产一半的费用给何丽萍。

谢大嘴肺都要气炸了,不过就是在房子名下登记了她的名字,怎么就属于婚后共同财产?而且现在离婚还要给她一半的房产!

谢大嘴骂爹又骂娘地,一肚子不服气,不惜重金请了律师帮忙打官司,罗志忠夫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谢大嘴能起诉的就只有何丽萍。

罗志忠夫妇失踪了,没了他们这层关系,何丽萍一口咬定和谢大嘴就是两情相悦。

三个月后,官司告一段落,谢大嘴的房产属于和何丽萍婚后的共同财产,离婚需要正常分割,谢大嘴手里紧紧地拿着离婚证书,把它揣进兜里,死死地不愿松开,里面还有张银行卡,卡里是法院打下来的赔偿,除去一半需要给何丽萍支付的离婚费用,卡里也就剩下十来万。

谢大嘴知道,罗志忠无非就是得点钱,给他老婆打赏的那十几万就当是对他多年以来奔波的补偿。

罗志忠没有急需追究罗志忠,也找不到他。

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他要好好地守住那笔钱,就像刚出狱一样,能抓住的,也就只有这笔钱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