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车祸后,他妈意外害死唯一的孙子(前男友车祸)

一点 804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曹果出车祸的消息,是朋友发信息转达夏宁的。

等夏宁慌忙赶到医院,曹果妈和一些亲戚都在手术室门口候着,她是最后一个到的,一大早她根本没听到电话响,起床看时间才发现的信息。

门口个个泣不成声,无不悲痛欲绝,夏宁一路跑过来,气喘吁吁,她看着朋友的嘴唇在忽闪,大货车避让不及撞飞了曹果的车,受伤严重,尤其是头部,送来医院就已经昏迷不醒了。

忽然,曹果妈狠狠推了一把夏宁,跌倒在地的她没看清对方说了什么,但她知道,那一定是指责。

夏宁喊了句,妈……曹果妈气汹汹道,别喊我妈,你还没过门呢,自从曹果遇见你就没好过,中考不行,高考也落榜,还错过了亲戚介绍的金饭碗,你就是带扫把星的聋子!

夏宁在12岁那年是出了事故后失聪的,在父母的引导下,在福利机构学习唇语,也是在那一年认识的曹果,俩人相识15年,相恋5年,结婚的想法早就有,曹果妈愣是不同意。

那些话,夏宁不用看唇都能知道,曹果有什么不测,定是夏宁的错,那段话她用眼睛看了5年,也就是听了5年。

夏宁爱曹果,为了爱忍受骂声也是应当,但现在不大一样了,她想结束这段感情,是她退缩了,不被父母祝福的感情幸福不了。

朋友扶着夏宁准备离开,抢救室里医生匆忙过来,病人现在很危险,脑部损伤严重,要进行专家会诊,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

门口的家属一阵唏嘘,尤其夏宁很打击,那种心想走又放不下的纠结在脑海徘徊。

夏宁无声的那段日子是曹果陪她度过的,公园里,还没长大的曹果承诺,长大后要当一名唇语老师,教更多不幸的人学会唇语。

确实,曹果做到了,放弃了亲戚提供的就业机会,成为教会了无数人唇语的老师,一副好的皮囊引来人人仰慕,身边总是围绕着前来讨教的学生,夏宁真正感到担忧的事情来了。

曹果被一富人请去当私教,一天24小时吃住在别墅,直至教会富人女儿,不能拒绝的是,富人开出天价,曹果说,有了那笔钱,可以去外面租个很好的房子。

夏宁不同意,当面吵了起来,曹果妈对着夏宁就是一顿训斥。

你就别挡着曹果发展了,好好给介绍的稳稳当当的工作没戏,去教富家女怎么了,只要开得起钱,咱们曹果教谁都行!

曹果妈不屑蔑视的眼神,夏宁到现在没忘记。

一群人无声地守候在医院无济于事,曹果还在ICU,曹果妈脚步沉重走来,一手捶胸顿足,一手握着夏宁的手,阿姨以前对不住你,不该阻拦你和曹果,不然,你俩早结婚,说不定我孙子也有了,哎…...

曹果妈越是表现得痛不欲生、后悔莫及,夏宁的心就越发揪得痛,她苦思冥想了好几天,应该怎么跟曹果道别,现在……

见夏宁没说话,曹果妈微微膝盖着地,两眶红眼流出老泪,就算我求你了,不要抛弃曹果,连你也离他远去,那曹果他就剩下我这把老骨头了……

夏宁赶忙扶起,安慰道,阿姨,你先起来,我一直都在呀!

只是在谁身边就不知道了,夏宁心想。

和曹果相识起,曹果妈就开始嫌弃夏宁,见着就没好脸色,到后来和曹果相恋了,指桑骂槐的话就来了,到最后两人竟然说结婚,不同意还给夏宁泼脏水,说她是克星。

曹果从小成绩就不佳,曹果妈也不是不知道,而且出来工作是挺认真,但就是不出色,普通平凡的苗子,连亲戚家介绍的铁饭碗面试都没过,这些都归到夏宁身上。

夏宁忍够了,她的生活已经是灰色,要是真嫁过来,不得成铁黑色?

分手的话还没说,曹果就出了车祸,老天安排得真是苦情。

这时候提出分手,势必从前的好人牌也瞬间成恶人牌,而且夏宁心理上过不了这个坎儿,她不是绝情的人,而且曹果妈也不再不可一世、咄咄逼人。

夏宁将分手的想法扼杀在肚子里,像往常一样留在曹果身边。

看到夏宁留了下来,曹果妈又是热泪盈眶、感激涕零,直呼曹果上辈子积了大德,对,积德的定是曹果,而不是她。

曹果从小没了父亲,曹果还在监护室没醒来,曹果妈根本没有多余的精神力去和处理车祸的事,只能夏宁帮忙。

肇事者没逃,来看过一次曹果,但是害怕曹果妈蛮缠,所以约了夏宁在警察局调解,让夏宁不可思议的是,交警放出的视频,大货车并没有错,而是曹果开车在高速上突然右拐,被大货车撞飞还有行李箱,曹果的。

曹果负全责,夏宁好不容易和大货车司机商量,才同意在第三方保险那支付一半的医药和手术费等。

至于曹果为何在上班时间上了高速,带上行李准备去哪?夏宁突感疲累,曹果人还在昏迷,不愿去追问。

夏宁是在曹果恢复意识后提出分手的,曹果出院后清醒许多,没有变成植物人,只是说不了话,走不了路,夏宁给他擦了半个月身子。

曹果妈在门外听到夏宁说要离开,见苦苦哀求不见效,立马撒泼打滚,见夏宁不为所动,又拿起剪刀指着曹果威胁夏宁。

你要是一走了之,我们也不活了,反正现在街坊邻里都知道你跟我们是一伙的,我们死了,你也逃不到哪去。

以前夏宁只知道曹果妈是对自己有偏见,没想到还是无理取闹、胡搅蛮缠、自私自利之人。

夏宁见着这画面直作呕,吐了苦水还不见好,像是要把胃里倒空才罢休。

曹果妈两手一抹泪,惊讶不已拉着夏宁问,你是不是很久没来那个了?

夏宁又一阵傻眼,想想还真是,一个半月前,她和曹果做过那么一次,本想做完,夏宁就准备提分手,那俩字被一场车祸拖到现在,天要捉弄。

夏宁说,没有的事,我有胃病。曹果妈自讨没趣地回到曹果身边。

难道注定我要在这个家了吗?夏宁心神不定,抓头挠腮,她哪有什么胃病。

曹果恢复好很多,字也能说出几个,仍旧痴痴傻傻样,夏宁问及以前的事,全答不上来。

夏宁边给他擦身子边和他聊,真怀念几年前的我,想法天真,幻想你我情比金坚,还痴心妄想能感动你妈,我现在想起自己以前说的话,都想打自己两巴掌。

原来我们之间的障碍不是你妈,是富家女啊,那天,你是想和人家远走高飞吧?车上一堆的行李都是你们之间的,谁能想到呢,你们竟然没有成功,可人家呢?看也不看你一眼!

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呢?我可以很干脆地离开,而且也会祝福你们,至少我不会夹在你们之间,让你难堪呀!

手上的毛巾越发用力,夏宁搓得狠,喘不过气,光着身子的男人被擦得皮肤通红,疼得曹果哼哼唧唧喊疼,夏宁没听见。

曹果妈跑了过来,又是一把推开夏宁,像上次在医院一把推开,夏宁被推倒衣柜边角上,重重地又反弹到地板。

曹果妈给床上的男人穿好衣服,回头看夏宁捂着腹部还半趴在地上,有股鲜红色液体流出。

啊,夏宁你咋回事啊,你,你流血了不知道…...

我,我记得我没这么使这么大劲儿吧,撞,撞哪了?曹果妈慌里慌张过来扶夏宁起身,但是夏宁双手捂住腹部更紧,满脸难以置信,一下瘫坐在不远处。

夏宁面露苦楚,毫不在乎下半身流的血和腹部引起的疼痛,咬着牙说,肚子里的是曹果的孩子,你的孙子,就让它流个干净吧,从此,我跟你们毫无瓜葛,一刀两断!

曹果妈慌张地拨打了救护车的电话,语无伦次,床上的曹果却默默留下泪。

曹果妈当然力气不大,被撞到衣柜边角的夏宁,故意没站稳重重摔在地板上,本能的反应里,夏宁当然可以用手肘保护腹部,她没有。

没错,夏宁是故意让孩子流掉,一段感情里,爱都已被转移走,孩子留着也是负担,现在他们哭着求着夏宁留下来,那都是有原因的。比如,照顾可能没人要的曹果。

夏宁在交警处了解到,车上和曹果同行的就是那个富家女,她背着家里准备和曹果远走,谁知因为意见不统一,起了争执。富家女伤势较轻,直接由家庭医生接回家照顾。

这件事若不是夏宁亲自去协调处理,还被蒙鼓中,但她不希望做别人的备胎。

夏宁做了清宫手术后,直接搬去了朋友家,任凭曹果妈再三央求回去,都不为所动。夏宁也是庆幸,一场事故看清了枕边人。

抛下半边瘫痪的曹果,夏宁完全没有了心疼、不舍和内疚,如果当初曹果妈不反对态度也好,曹果也没去富家女当私教,夏宁会和他结婚吗?

夏宁想,应该会的,谁也不希望成为狗血剧中的主人公,普通人,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不好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