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钱时甩了前女友,落魄后去做洗头工又遇到她(丈夫有钱要甩我大结局)

可可 8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在金兰美发店见到芝芝,我吓了一跳,她也吓了一跳。

她一下就从洗头椅上坐起来,愣愣地看着我,确切地说,是看着我一身洗头工的制服。

她说,你怎么了?

芝芝的惊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就在一年前,我还开着价值六十万的牧马人,手腕上戴着江诗丹顿。有钱人和穷人之间的身份变换,比电影情节更快,更令人不可思议。

父亲的公司破产后,我已经在昔日的朋友面前消失了很久,今天被芝芝碰上,也算运气不好。

也许芝芝并不这么认为,我们曾经是一对恋人,而且是我甩了她。现在狭路相逢,正是她扬眉吐气的时候,不是吗?

芝芝重新躺下来,任我的手指在她头发上轻轻摩裟。我的指法很不熟练,还数次将水灌进她耳朵里,她一直没有吭声,换了别的顾客,我一定会遭到投诉。

这天给芝芝洗完头,我就躲出去了。在外面走廊抽了几支烟,等再进来的时候,芝芝已经走了。

可是听同事说,芝芝点了我的牌,指名以后都要由我来给她洗头。

芝芝在三天后再次出现,然后径直走到我面前,问,看见我,你怎么不笑?

我说我又不是卖笑的。

芝芝恶狠狠地说,今天我要全套泰式洗头,还有,再把水灌进我的耳朵,我就让你拿不到这个月的奖金!

全套泰式洗头,除了洗头外,还包括疏骨,捶背,揉腿和挖耳,全程五十分钟。对于眼前的我来说,这么漫长的过程,每一分钟都是雷区。

我由芝芝的头顶开始按摩,指力慢慢延着她的颈部线条,向脊椎渗透。我不是专业按摩师,指法粗糙,但自始至终,她没有投诉我。快要到尾声的时候,我偷眼看她,发现她竟微睁着眼,俏皮又促狭地盯着我。

那一刻,我的手有点抖。

然后她轻声命令道,继续。

我说,五十分钟到了,想要继续你得加钱,小姐。

我又说,想要继续别的,也得加钱,小姐。

理发店经营的是正当生意,我只是想把她气走而已,芝芝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她说,一年不见,你就成了这副德性?

她说,谢谢你当初甩了我。

我不再说一个字,就那么看着她从洗头椅上爬下来,然后蹬着高跟鞋,虎虎生风地走出去。

要命的是,这一天,芝芝迟迟不肯走,弄完头发,她就一直坐着和她的美发师闲扯。我几次溜到前厅去,都能看见她的眼神,箭一般射出来,钉在我身上。

直到打佯。我走回宿舍,走了半条街,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转身一看,芝芝踩着高跟鞋,手里甩着小坤包,趾高气扬地看着我。

我皱着眉问,你跟着我干什么?

她干脆几步走上来,命令道,陪我吃宵夜!

她说,不答应的话,明天我就告诉你们店长,你趁按摩的时候对我进行骚扰。

当年我们分手的场面有点不堪,我不接她的电话,更加拒绝见她。闹得最过火的一次,芝芝在我家楼下站了四个小时,不顾体面地大叫我的名字,最后是我叫小区保安赶走了她。

然后,她就消失了。

可芝芝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她分手。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明明很好。

她有着我喜欢的活泼性格,第一次见面,她就对我说,我不喜欢男人留胡子,一点都不酷,看上去还很脏。

我承认当时有点受伤,因为我唇上那撮小胡子,已经辛苦蓄了一个月,自以为帅比梁朝伟。

芝芝鄙夷地说,人家梁朝伟也不留胡子,人家只爱坐飞机去广场上喂鸽子,那才叫帅。

我就被这个女人的幽默打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便把胡子剃了,然后芝芝不顾我们还不太熟,竟然扑过来,亲了我一口。

当时,我以为捡到了宝。满街都是想要钓金龟的女孩子,谁管你留不留胡子,谁管你帅不帅,只要有钱就行。

我没想到,芝芝也不过是其中一员,只是比那些女人多点趣味罢了。

与芝芝交往到第四个月时,我见到了一个旧友,很久没有见面,我才知道他破产了,现在靠给别人打工度日。人一潦倒,形象也邋遢了起来,胡子几乎遮住半张脸。

然后他聊起了芝芝,说,你那个女朋友,过去是我的旧识。

他说,我们曾经很恩爱,但是我破产后,她就消失了。

这就是我坚决要和芝芝分手的原因。我真不是矫情,人的烦恼是与财富成正比的,有钱人真就不能随心所欲地,完完全全地相信爱情。

可是与芝芝分手后,我发现自己在没出息地想念她。

这天我陪芝芝吃了宵夜,她喝了三瓶啤酒,问我,你是不是因为破产了,不想连累我,才和我分手的?

我愣住。

她抱住我的脖子,继续说,要不然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你凭什么要和我分手,凭什么?

她抱着我哭了,货真价实的眼泪,糊湿了我的理发店制服。

我不知道芝芝非要缠着我的原因,她有份稳定的工作,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努力一把,应该不难找到家境殷实的男人。

这一天,芝芝带我去吃牛排。没错,现在我是一名洗头工,所以去西餐厅这么高级的地方,只能由她来请客了。

席间,我去了一趟洗手间,却与一个男人擦肩而过,正是之前那个破产的旧友,只是大约境况好转了,穿得很体面。

而我此时的样子这么寒酸,大约他也没发现我。

从洗手间出来,我却在屏风外站住,因为我看到那个旧友径直站在芝芝面前,两个人正在说话。

男人说,这么久不见,没去再傍个大款?找个有钱人结婚?

芝芝冷冷地说,当初是你劈腿,我和你分手在前,你破产在后,你却到处污蔑我拜金,如果你还要脸的话,就赶紧从我眼前滚开!

男人说,我现在又东山再起了,怎么样,要不要再跟我?

芝芝说,滚。

然后男人就滚了,我不禁替那个男人惋惜,我相信他也是爱过芝芝的,不然不会这么咬牙切齿,却又念念不忘。

其实,我也是。

2月5日是芝芝的生日,我在这天向她求婚。

就在理发店破旧的员工宿舍里,我把芝芝按在那把破旧的椅子上,可是求婚钻戒拿出来,却是2克拉的卡地亚。

其实芝芝真的很笨,我没有破产这件事,她稍微留心一下就能发现,根本不必等到现在。

比如,为什么作为一个洗头小工,理发店每个人都对我客客气气,而且我的洗头技术实在太糟了,芝芝每次被我服务,都会灌两耳朵水回去。

因为那家理发店是我朋友开的,我偶尔去那里玩,然后在架子上看到了写着芝芝名字的洗护用品。

芝芝笑了,慢慢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本文章已加入话题小组#爱情故事#,AI系统已智能推送给感兴趣的小组成员,目前该小组成员们正在强势围观。点击此处前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