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怎么样才算喜欢呢?(到底怎么样才算努力)

歌黎 224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可是,郑柏华,到底怎么样才算喜欢呢?”

林杳瑶没看他,抬着头望着今晚皎洁的圆月问他。

他确定她叫了自己的名字,是在问他。

可为什么,还是觉得她更像在同她自己对话。

即便如此,郑柏华也没打算敷衍她。

他在脑子里快速搜索着自己匮乏的词汇、句子,想要认真回答她,回答她怎么样才算喜欢。

到底语文功底有限,关键时候一点也派不上用场。

郑柏华头一次感觉这种搜肠刮肚、绞尽脑汁却蹦不出半个字的滋味,比他看到一道数学题完全不知道怎么去解还要难受。

这时,一旁的路灯突然齐刷刷亮了,万物又存在于光之下,广场上的行人也不再是昏暗里黑压压的一片。

郑柏华突然知道了要怎么告诉她。

“林杳瑶。”他喊了她一声,转眼径直冲进了人群。

林杳瑶懵了,迅速站了起来,看见他在人群里来回穿梭,丝毫不明白他在干嘛。

她想向他大喊,问他在抽什么风,可终究没他脸皮厚,大庭广众谁没事扯着嗓子喊。

她可不想让来来往往的人把目光转向她,反过来问她“你在抽什么风”。

林杳瑶的目光就这样追随着他,直到他从人群开始走回来,走到她面前。

“你被狗咬了?”

就在郑柏华兴致勃勃看着她,打算说出自己的回答时,林杳瑶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他什么时候被狗咬了?他怎么不记得,他还没问她什么意思,林杳瑶已经接着说下去了。

“我看你刚刚的行为,特别像得了狂犬病。”

话刚说完,她就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郑柏华气的跳脚,他为了给她形象解释,她还这样损。

“你简直没良心!我只是想通过刚刚的行为,让我在告诉你怎么样才算喜欢的时候更直观好吗!”

林杳瑶一听,把笑声收了回去:“好好好,我淡定,我冷静,我不笑了。”

然而脸上还是一副憋笑的模样。

“懒得和你计较。我要赶紧把我哲学的句子表达出来。”

“您请您请!”林杳瑶看他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特想知道他狗嘴里到底能不能吐出象牙。

“你看啊,我们面前是不是有这么多人?”

林杳瑶一脸鄙夷点了点头:“所以?”

“所以,喜欢可能就是你面前出现了那么多的人,你的目光却只在寻找某一个人,而且当你找到的时候,其他人就从你眼中消失了,无论是几百个人,几千个人还是几万个人,他们都会被沦为背景。”

林杳瑶愣住了,她确实没想到,这些话是从郑柏华嘴里吐出来的。

她转头快速瞥了他一眼,他的表情是那么认真和笃定。

“嗯……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她破天荒没有开玩笑洗刷他,倒不是真的因为这些话多么有道理,到底有没有道理她并不确定。

她只是觉得,说这些话时的郑柏华认真的样子让他吐出来的字变得有道理。

“那必须!所以啊,你要想知道你喜不喜欢一个人,你现在就幻想他在那人堆里,你想象一下,他有没有出现在你面前?”郑柏华话音一转,把头转过来俯视着她,又恢复如初。

果然还是吊儿郎当的气质更适合他。

“你这又是个什么歪理测试了?”

“怎么就歪理了?你试了吗你就说歪理。”

林杳瑶翻了个白眼。

“你试试呗,他们不是说你喜欢那谁吗?”

那谁两个字被咬得很模糊,林杳瑶完全没听见。

“说我喜欢谁?”

“还能是谁,就那谁谁谁呗。”

“陈镜宇?”

“哟,承认啦?”

林杳瑶无语,她在班上好像就和陈镜宇有过绯闻吧,承认啥了承认,她还没来得及解释,郑柏华就一脸看戏一样盯着她:“快快快,按我说的试一试,验验是不是真的喜欢他,你别到时候明明不喜欢人家,把人给耽误了。”

即便林杳瑶已经摸清了面前这个人的尿性,可还是又一次因为他的挑逗被气得不轻。

“说你歪理你还不承认?陈镜宇又不在我面前,我想象个屁啊!想得出来吗?想得出来才怪!”

郑柏华因为她一脸着急反驳的样子,竟笑出了声。

这样的林杳瑶有点可爱。好吧,不是有点,是很可爱。

但他到底是不是因为她可爱笑出声,他还真拿不准。

他没再逗她,只是回了四个字:想得出来。是想得出来的,即便那个人不在你身边。

你也能在一堆人里想象出她站在其中的样子。

林杳瑶,你真的想象不出来陈镜宇吗?

那我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