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只相信自己的人(我只相信爱)

可可 760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回深的高铁,火车一路南行,泪落的速度和车速差不多。忽然想起两年前彻底离开深圳,一个人去厦门,第一次一个人旅行的孤单和恐惧。此刻却被自己这辈子最在乎的男人误以为,是为了去和某ABCD艳遇私会。

去厦门,为了省钱住到哥哥朋友家,那家的父母与子女都是好人。借给我单反相机,还抽周末的时间陪同我游玩了一天。

在那边一共待了5天,接下来4日都是自己在找路,人生地不熟方向感又不好,非常累和痛苦,寄明信片时候还想起一些身处远方以为此生都不会再见了的人,更难过。

肯定会拍一些照片的,我从未有习惯在自己微博或者微信里面,不经别人同意放陌生人照片,所以肯定只有我自己的照片。

好在景区的路人和店家拍摄水平了得,大概是常常帮游客拍照,有一些出图很美,尤其在猫瓶、潘小莲和厦大,就像有人一路跟着我的似的,我自己组了一下照片留存。

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些让肖先生误会,如果是,那只能说他的想象力真的是太丰富。

给解释了,但对于只依据自己判断别人周边的男人,这样的解释没有任何意义。还做出一副“即便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会原谅你”的样子。

这么多年,我想无论我做再多再多,我们再经历多少考验和波折,他唯一不会变的并非对我的感情,而是绝对不会主动信任。

这种感觉快把我吞没。

等待也是需要缘分和机会的,我想没有谁会进行漫长却无望的等待。鲁乙说她怕再也没机会等申晙英,那是因为她知道他也同样爱着她,只不过他年轻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不想耽误这姑娘。可我和肖先生是不一样的,我在等他可我渐渐等不下去了。我们都还很健康,却只是在消耗彼此,浪费时间折磨彼此。

他也曾有过片刻的清醒与觉悟。

那是在2014年的7月,那个时候我从厦门旅行完毕回到老家,他以为这辈子我应该都不会再回深圳了,于是在给我的道歉邮件里这样写到:“我常常在想,是我自己人为地制造了障碍,让这份感情一直走在坎坷的道路上,想证明这份感情,却让彼此伤痕累累。一匹好马不需要在沙漠奔跑七天七夜来证明,而我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如果我多一些呵护,多一些理解,多一些信任,或许就是另一个样子了。”

他一定会去辩解,这个只是他当初的想法了。时隔至今,他又因为某某事件,某某人,发生了变化。

可能,我是说可能,他真的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爱我。或许说他理解的爱跟我理解的爱,差距实在太大了。

爱慕和爱情是不同的。

爱慕不需要情感基础,不需要信任,但爱情是需要的。爱指对一个人的好感与欣赏,而“情”字才涵盖了一切的包容信任与对抗世俗压力,给与彼此的勇气,所有体贴的延续。

他的生命不会像申晙英一样,就此走到尽头,但他对我的信任,却绝不会起死回生。应该说,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建立起信任。当然,我也正因委屈至此,没有发生过的事定不会去承认。什么叫我不是一个人去的厦门?什么叫我不是一个人在的厦门,而有人等着我?而且解释了完全不听,剩一堆他自己干巴巴的反驳与‘感觉’。我即便再爱,这份爱却不可能委曲求全到我丢掉所有尊严。

这辈子,若真和他最终走到了一起。我真的怕安放不好自己的位置,稍微一点小事都能开启他大脑无限想象空间,就更别说让人再来挑唆一下。与他偶然间提起这个性格顾虑,对方还一脸不满觉得我在给两个人的关系泼凉水。

有时候真的极度厌恶去爱一个人,极度,爱这件事让我变得心胸狭窄,丑陋不堪。既没有原谅对方,更加未善待自己。

前两日看完《微微一笑很倾城》,剧中男女主角也经历了非常多磨难,很多甲乙丙丁挑拨离间制造女主出轨的证据,甚至把100%会让人误会的图文丢到男主面前,他却不为所动甚至未去和女主求证,直接处理了。

微微在和闺蜜吵架,且搬出她们住的地方时,问过肖奈一个问题,我们这辈子也会吵架,也会闹分居?

她在怀疑他们的关系是否能稳定。肖奈是这么回答的,不会。这辈子都不会吵架因为,吵之前我就已经解决了所有问题。

她问,如果我真红杏出墙了你怎办?他回答,你出一寸我挪一寸,出墙一尺我挪一丈。

肖奈凡事以微微为先,无论游戏内外发生的事,都先站在她的角度去考虑一件事的解决思路。除了需要培养她的能力和维护她的自尊的,交给她自己。否则,他亲自来。

他是个记仇的人,可她作为一个系花、校花,她身上天生隐匿的危险部分,她极高的PU,他从来都调整自己去适应,并轻松化解尴尬的气氛。而不是自怨自艾,或者干脆把那些已看得见的误会怪到她头上。

戏如人生,人生却窥不得戏中人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