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如何做到不要陷入感情(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的人)

瑞幸 212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又一次踏上五台山的土地。去年,当中巴行驶在去鸿门岩的路上,我有一种强烈的回家感觉。今年带着S一起来,反而内心空空。仔细想想却不知所以,可能今年比去年整体状态更积极?其实,如果仅仅作为同事,我不会带着S一起来,我来肯定要追求虐爽。

悲催的是北京到五台山的火车票竟然没有抢到,弄了一张到白涧的卧铺,躺了2小时就被赶到了硬座车厢。看着满地坐着睡觉的人,突然想起了《北京折叠》。车门这边是猪笼般毫无尊严的人群,车门那边却是空荡荡的宁静的甜美梦乡。其实整个社会都是折叠的,天堂和地狱只是一脚之差,白领和民工也只是一门之隔。

鸿门岩、东台、华北屋脊、北台,然后中台到西台和南台,其实每年都差不多,上上下下,走走停停。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每年都来一次。或许万相皆空,只有这里才是真实的存在。去年,J就嘲笑我,一个地方去了N多次,有什么意思呢?如今J已经联系不上。她说她要带自己最喜欢的人去安娜普纳,问我去不去,可惜我不想去。大五,我是不是也要带自己最喜欢的人来这里呢?来我最喜欢的地方。这次和S也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无论她走在我的前面还是走在我的后面,我都感觉这不是S,而是我的puppy love。

到西台,S 体力透支很明显。刚下来西台客堂,就下起了大雨。我们坐在斋堂门口的过道上,看着外面的雨滴发呆。看看云,看看雨,看看穿着雨衣来来往往的驴友,猜测着我们何时可以再次启程。S说:随缘吧。我看了她一眼,“是啊,随缘”,心想:再差也是和你在一起。半小时后雨停了,下来西台才发现上面雨这么大,下面一滴雨都没下。西台到狮子窝走得很艰难,体力尚好的我也被拖得精疲力尽。等到狮子窝,已经是晚上7点了,任何吃的都没了。挂了单,买了两个方便面,一人一个吃了呼呼大睡。

计划不去南台的,所以早上起来也慢慢悠悠的。吃斋饭的人像个菜市场,六点钟下楼就只剩下半锅粥了。十块钱喝了两碗粥感觉有点坑。阿弥陀佛,不应该计较钱的事。唉,其实昨晚上有点不愉快。我本来是关心S的,可是没说几句,僵住了,她嫌我烦。她说她还是个孩子。把她当成孩子,这样相处确实更简单了。一晚上胡思乱想,早上起来想着找个机会跟她解释,可是一见面,看见她开心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把好的气氛破坏掉,心里的那点不愉快也烟消云散了。吃完饭,我独自在狮子窝琉璃塔转了几十圈,一边走一边想,心里的涟漪一波又一波。洗净烦恼,祝身边的人都好。

收拾停当继续上路,计划走到金阁寺,然后打车去台怀镇。既然这样,那就不赶时间了,细细欣赏金阁寺的美景,第一次早晨的时间走入金阁寺,这才发现金阁寺原来是这么美。下到牌坊,一打听,到台怀镇可能查票。计划被打乱,看来只有到南台,然后下山。心一横,和S商量,直奔南台。走了一段,感觉赶不上汽车的风险太大,突然看到地图上有个清晰的轨迹,可以不登顶南台也可以穿越过去。于是,穿过大南庄的小树林,从检查站北边的路下山,一路走到村庄小路,再路过宽滩,回到205国道。找了个饭馆,点了几个菜,美美地吃完,打车到台怀镇。

中午,天气也有些热了,逛了逛对面的寺庙,S见到菩萨还是在虔诚地许愿。而我看着那些粘着铜臭的敬仰,以及即将要结束的旅程让我有些失落。最后找了个清凉的角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发呆、看小鸟。S坐在我旁边,无声也是一种美好。

我一直觉得是不是自己的自作多情,本来都决定要逃离的,却神不知鬼不觉告诉她我要去大五,结果她也积极响应。一路上,我们小心翼翼,一丁点肢体的接触都不曾有过。有几次,我伸手拉她,她却拒绝了。或许这趟大五之行,就是普通朋友的一趟出行,各自享受各自的旅行。她只是希望有个玩伴,是谁无所谓,而我该如何做到不要陷入感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