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日记(8)记录这些年我相亲过的那些男人(相亲记上篇)

歌黎 420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和A终于还是翻脸了,撕破脸了,成了仇人了。我真的不希望大家最后落得这个样子结束,我甚至直到现在也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我话说的过分了,还是他做人太过分了,太不知廉耻了。

其实我对他一直是念念没忘的,我希望我们今天能平静的分手,偶尔一起吃个饭喝个茶,让日子平淡地流过,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情到正浓时,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能不能把持得住。但是他,他实在太急不可待了,分分钟都想要,想要,想要,直接击碎了我的美好的向往,对他的美好的向往。

说到底,我并没有多么高尚,我就是我,一个对爱情毫无抵抗力的人,面对爱情,我会当仁不让。但我和A,终究没能成为我所希望的那样。他是干柴烈火,我是文火慢炖,我们不在一个频道。

那天他明明说好不再主动给我发信息,除非我主动给他发。可是,才过了几天,我还在想自己会不会哪天坚持不住给他发信息,他的信息就来了。

下午正在上班,正忙的时候,他发来一张照片,是一张分外宜人的海天一色的照片。一定是关岛。上次分别时我记得他说过下周他要去关岛。

他问我这几天忙么,我说忙。他又问我现在中国是几点,我说北京时间下午4:03分。接着,他沉默了。我继续投入工作。

“下周五我想见你。” 沉默了良久之后,他说。“不行。” 我当时真的很忙,没时间多解释。“好,我能忍住。”他说。

听到他说他能忍住,我立刻不淡定了。什么叫他能忍住,他能忍住什么?那一刻,他说过的种种的露骨的情话,我俩在车里做过的种种,全都翻腾在我脑海里面了,我发现自己竟然愤怒了。

“什么叫你能忍住?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已经在极力控制情绪了。“不聊了,再聊就难听了。” 看来他也在极力控制他的情绪。

可是已经晚了,我已经控制不住了:“忍不住你去找你老婆啊,找我干什么?再说你说好不给我发信息的,不是我要求你的,是你自己说的,才这么几天就食言了?什么忍得住忍不住,你拿我当什么了?泄欲工具吗?”

他终于全面爆发了:“就算是泄欲,也不找你,拿你当朋友,看你摆那副德行。”

好吧,面具终于扯下来了。

我不会吵架,我很想吵,但我不会吵。只觉得话已经讲到这么难听的份上了,再继续下去只能越来越不堪入耳。我实在不想在继续接听那些难听的话,手疾眼快在他发下一条信息之前把他拉黑了。

对话停止了,但心情却久久无法平复,愤怒之余,还有心寒。我没想到他能对我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是我provoke 他的吗?是我先开始的吗?他说能忍住,也许只是单纯地忍住想要见我,而不是别的什么?

虽然已经把他拉黑了,但我拼命地还要想要转还,继续是不可能了,但能不能结束得好一点,优雅一点呢?我这么想着,在手机里的黑名单中找到他的名字,想把他拉回我的通讯录,不为别的,只想把我们的结尾修改得好一点,让我给他道歉都行,这样难看的结束我觉得太难受了,太难以接受了。

一边想着,我按下了“添加到通讯录”的按键,才发现无法实现,因为对方已经把我拉黑了。我愣了好久,一切都这样结束了吗?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虽说他实在不算是我生命中多么重要的角色,但他还是毁了我周五的晚上,整个晚上都在为这件事别扭。刚好网上有一个人想要见面,我也实在想转换一下心情,就答应了。

他叫X,上海人,自己开了个公司,做基建的。离异一年多,孩子跟着母亲。

我们面对面尬聊了半个多小时,我提议点些甜品吃吃,不是肚饿,是想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他一上来就不掩饰对我的好感,而我正好相反。我相信相由心生。我不喜欢他的眼睛,一种想用眼神把对方看透杀死的感觉,他一定自以为犀利,但我却厌恶得很。

上来的吐司、水果和冰淇淋他一口没吃,我全吃了,因为我不想看着他,不舒服。

我们大致了解了彼此的前段婚姻、工作、生活,我问他为什么离婚,他说前妻又凶又犟,不好相处。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脱身的好理由,就说自己其实也是又凶又犟又不好相处。可他说什么都不信,说看我的样子和言谈举止不可能是那样的人,他愿意赌我不是。他隔着桌子拉起我的手的时候,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浑身觉得不舒服。又聊了一会儿,他提议一起去买菜然后回他家做饭,还建议我不要循规蹈矩做事情,要大胆一些,跟着感觉走。

我真想当场回复他:我拒绝你就是跟着感觉走的结果。当然这话我是说在心里面的,表面上,我还是委婉地拒绝,说下面还有事,必须要回家。

他送我去地铁站的路上,一直紧紧攥着我的手,还把我的手往他的裤子上蹭,还不停地说什么你的手好软啊,你好女人啊,我好久没和一个女人这样手牵手走路了。

我们走在过街天桥上的时候,他提议说站住看看桥下的车流,我刚停下脚步转身看下面,他就一把抱住我的腰,说天啊,你的腰怎么这么细啊,来一阵风会不会把你吹走啊?

好吧,到这个时刻,我对这个人是一点点好感都荡然无存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气愤得把他的手推开吗?我觉得那样只会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好在地铁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再坚持一下下就到了。

最后的这段路程,他继续牵着我的手,喃喃地说:你要走了,你就要走了,你要离开了.....

他一直说,一直说,竟还把我说得有些感触了。他虽然不够绅士,但终究是一个孤独的男人,他说我要离开了,我是真的要离开了,而且不会再见他了,而他还茫然无知,还在说以后我们一起生活了要怎样怎样,什么时候去他家,什么时候来我家......

我在地铁站跟他道别,我们不会再见。

我心里好烦躁。我想我对相亲也快有阴影了。

我忽然觉得爱情不再有。那就奔钱吧。让我嫁个有钱人(如果我的性格允许我的话)吧,我真想嫁个有钱人。

我自己养活我自己,可是我要用他的钱,设立好多好多流浪动物救助站,我真的好想好想帮助街上的那些流浪猫。

如果它们能得救,我愿意放弃爱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