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男友的时候他很穷,成功翻身后他告诉我一个秘密(被男友甩了之后)

心语 88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离开那天,只带走了一本比砖头还厚的书。

我的男朋友叫子杰,留很长的头发,穿破了洞的牛仔裤,除了画画,他一无是处。比砖头还厚的书是他卖出第一张画以后买给我的,这是他唯一送给我的东西。可惜书不能当钱用,因为我弟弟眼睛失明了,一直等着我拿钱回去做手术,所以我已经等不起这样一个男人。

当我走进那间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五个女孩子。她们都穿着短裙或短裤,画了五颜六色的妆,互相之间神情却并不友善。其实不过是竞争一个丝袜广告的腿模而己,所有女孩子都盯着办公桌后那个面容凌厉的男人,而男人的眼睛却盯着我。也许是错觉,但我决定抓住机会。所以当男人叫女孩们排成一排,同时把腿朝前伸一下时,我伸了三下。

我赢了,那个男人当即拍板要了我。他是丝袜厂的老板,拍完广告我就可以坐在男人的奥迪车里吃冰淇淋了,即使滴到坐垫上,男人也不生气。

我住进了男人租下来的小公寓,不显山露水,可是一应俱全。最重要的是,男人还答应给我一笔钱,为弟弟做手术。

总是会有女人走这条路的,我想自己不应该后悔。

我还是会想起子杰,想起子杰时心脏某个地方会有点疼。那本比砖头还厚的书,我每天晚上都会翻翻它,这是一本讲述鸟类的百科全书,我想自己也是一只鸟,却被囚禁在笼子里,无权渴望自由。

我还是忍不住去了子杰卖画的画廊。那里生意不错,可是子杰的画总是被放在最角落,落一层薄灰。我向人打听子杰,我很唯恐别人说子杰消失了,可是人家说,他每天中午都会来的,因为每天中午画廊会提供一份免费的午餐。

我无法忽略那人说这话时鄙夷的表情。后来我每周都去一次画廊,买一张子杰的画。其实我攒的钱并不多,幸好子杰的画卖得也不贵。我默默地将这些画带回家,藏进地下室,其实我从来不懂欣赏子杰的画,甚至宁愿他去做一个电话卡推销员,也许这正是子杰没有挽留我的原因吧。

这天小公寓的门被人敲响,我打开门,看见子杰站在门外,提着画框,丝袜厂老板站在门后说,是我叫他来的,来给我们画一张画。

丝袜厂老板坐在沙发上,对我说,来,跪在我脚边。又对子杰说,来,你就这么画。

我不能不听丝袜厂老板的话,就在刚才,我亲眼看见他写了一张支票,他说,他打算兑现诺言,为弟弟治眼睛。如今,那张支票就放在他的衬衣口袋里。

我沉默地跪在丝袜厂老板脚边,子杰却冷冷的看着我,不动,不说话,也不画。丝袜厂老板突然就暴怒了,他跳起来抓起我的头发往沙发扶手上撞。

然后子杰冲上来,和丝袜厂老板扭在一起,老板肥胖的身躯撞倒了椅子和茶几,子杰疯狂地拳打脚踢,好像老板是一只沙袋。

子杰被警察带走了,丝袜厂老板控告他入室抢劫。

一个月后,子杰从看守所出来了,我听说他来找过我很多次,可是我已经从公寓搬走,手机也换了号。

其实我哪里都没有去,我只不过换了个房子。不过不同的是,我必须在丝袜厂老板的授意下陪任何男人,作为交换条件,子杰没有被控告,他获得了自由。

我想我不应该后悔,开始我只不过为了那张支票,后来我得到了许多张那样的支票,弟弟已经动了手术,子杰也自由了,我的牺牲物有所值。

可是有一天,丝袜厂老板被判了刑,因为他为了谋取经济利益,利用手里掌握的多名女性行使贿赂。

我被赶走了,临走时我只带走了那本书和一张卡,书我已经许久没有翻动,所以保存如新;卡里有不少钱,揣在胸口。

在一个陌生的小城,我结了婚,丈夫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我租住了他的房子,那个男人每天都来找我聊天,聊着聊着就强行住在了这里。

我的心已经失去了知觉,他愿意娶我,我就嫁了,可是他却总是对我不放心,婚后没多久,他就撕去了从前温情的面纱,喝了酒总是会打我,但是他第二天醒了会道歉,日子也就这么过下去。

直到有一天子杰忽然出现。他还是那么瘦,剃了平头,穿了西服,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可是他说,他还是那样,画没有人买,也没有女人肯嫁。

那天我们在茶室坐了一下午。其实话说得并不多,沉默占据了大部份时间。可是心脏怎么会那么疼呢?像有只小孩的手,在揪着,揉着,一直疼到脉络里。

后来子杰要走了,却问了一句话,你一直没有把那本书翻到底吗?

我不懂他说什么,子杰走了,我忍不住向楼下张望,我看见他开着一辆宝马还是凌志,从隐蔽的巷口闪出来,消失在车流中。

其实子杰无须这样,我早就从杂志上看到过他的名字和他获得国际大奖的专题报道。我明白,他是专程来看我的,却不是专程来让我后悔的。

那天晚上我找出了那本百科全书,一页一页,直到翻到第839页,我看见了一张银行卡,夹在书页当中。

我去了银行,从打出的清单看到,卡里的开户金额只有十块钱,直到三年后,存入了四十万。正是那一年,子杰的画获得了大奖。

我将那张卡紧紧地捂在胸口,可是整个人就像被装进了抽走空气的玻璃箱,一览无余地绝望窒息。

有一种男人,穷到一餐饭也吃不起,却固执地要给女人一个爱的证据,只要女人肯等。

可是每一次的回眸,都是沧海桑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