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樱花树下的约定(那年樱花树下的约定小说)

爱学号 754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郊城以北,盛开着一丛妖艳的樱花,时至春末,满坡的樱花开的缤纷。隔着阳光,那抹鲜红灼伤了她的眼睛。她在郊城生活了整整十九年,每年暮春,都会有大片大片的樱花红遍郊城。时日不长,便都匆匆散尽,她常拽着爷爷给她讲樱花的故事,一个一个唯美凄凉的故事,自小便驻进了她的心里。每每想起,伤心欲绝。

她叫苏妍,比烟花更寂寞的女子,却拥有一张别致的面容,一双深黑色的眸子里,有让人看不穿的忧伤。自打父母离开后,她跟着爷爷在郊城相依为命的生活了十九个年头。十二岁那年,她上了初中,炎炎夏季,她找到了梦想绽放的机会。校园的一隅,她轻轻而过,孑然一身,细数花落几许伤。那个时节,校园里流行穿吊带裙衫,配合着她高挑的身材,缓缓而过,总会惹得一些男生竞相回头。也是在这一年,她认识了陌晨。干净的男生,笑声里有挥之不去的爽朗让苏妍无法抗拒。

搁浅在记忆最深处的,内心无法逾越企及的,也随着这个季节的光亮愈来愈明媚。陌晨是苏妍隔壁班的班长,时常穿着黑色的小西装在苏妍的班门口朝苏妍挥挥手,然后对着她绽放一个大大的微笑,明媚的着实让人心疼。在未来的过往中,青春的日记,多半是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印烙出一个坚实的痕迹,然后用年老的时光尘封回味。当所有的情感一无所置,何处才是天涯尽头。

又待樱花开,芬芳系故里。初二那年,苏妍和陌晨相恋了。还未失童真的他们拥有多么纯真的笑脸,似乎陌晨那一脸微笑融化了苏妍的冷漠冰霜。那年,郊城小镇上,阳光出奇的明媚。课后,陌晨为苏妍遮着伞,意念里俨然是一对形影不离的情侣。夕阳西下,光线聚焦在郊城北坡上的那片樱花簇,那么美,美的凄寒。陌晨跟苏妍总会来这片樱花树下聊天,小小时光,印刻着无法抹去的记忆。

“晨,你看,今年的樱花开的分外鲜红。”不远处,苏妍指着那片樱花树。

“记得妈妈跟我说过,樱花树下的亡灵越多,开出的樱花越红。”陌晨拉着苏妍的手,对着阳光,他们是多么可爱的精灵。

“为什么树下会有那么多亡灵。”妍扭过头,稚气的问陌晨,那一双深黑的眸子,却让陌晨看的心疼。

“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春末之际,会开出白色的花朵,煞是好看。可是武士们选择了在樱花树下剖腹,用逝去的生命来证明他们人生的辉煌顶峰,勇士们的鲜血浸染这片土地,从此樱花越来越红......”陌晨说这话的时候,苏妍侧着头,静静的听着,可心里早已是泪海翻滚。

此后的时光里,苏妍依赖上樱花里悲痛的传说,每每经过这片樱花树,总有难以言说的情感在心头激荡。这么久来,她心里盛开过一朵樱花,吸取着她的血液在心里滋生蔓延。年幼的记忆中,她将这些青春寄托在樱花树下的灵魂里,连同她的爱情,痛苦般纠缠,却依旧路途遥远。

“妍,以后我娶你,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拉着苏妍的手,陌晨一脸稚气的说。

“晨,你看这片樱花树多美啊,我想永远守着它。”妍微笑,而眼里的悲伤一显而尽。

夕阳下,他们消失在樱花尽头。那片印染天际的樱花,盛开不过七日,当开到绝美的时刻都簌簌凋零。这个时候,苏妍总会哭的一塌糊涂。

枕着冗长的回忆,三年一晃而过,初中毕业。懵懂中稚气未脱的她们似乎随着年轻的增长也有了微微变化。校园的光景就这样匆匆而过,唯一见证成长的是郊城北坡的那树樱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反反复复。

“妍,我走了,等着我回来。”北坡樱花丛,陌晨的告别。

“晨,记着,樱花树下的约定,莫离莫弃。”妍一脸的无奈,微红的双眼,疲惫的身躯,一切是注定,她无力改变。

背起行囊,陌晨头也不回的朝与家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苏妍站在路的中央,哭的撕心裂肺。

又一年的春末,细雨滴滴答答的下着,洗尽世间一切尘埃,苏妍回头,那一树樱花经过雨水的洗涤,更是鲜红欲滴。苏妍蹲在路口,她不知道,陌晨离去后,再次相见又会是何时。她担心的不仅仅是陌晨一个人在外的闯荡,更多的是,多年之后,她还是否会是他的她。那晚,她守着爷爷,一夜无眠。

陌晨自小就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功课优异不说,能力也很强。初来这个陌生的城市,他未感到一点落魄,相反是他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要在这里找份工作,挣钱娶苏妍。是的,在未来的三年里,他没有背信过誓言。隔三差五,他都会给苏妍寄信报平安。每每苏妍收到晨的信,总会潸然泪下。她爱的如此刻骨,在一旁的爷爷也为她流泪。

终于在陌晨离开郊城的第二年中,他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待遇不高,但晨足以衣食无忧。这时,他会把积攒下的钱给苏妍买衣服、化妆品,或者一部分给她捎回家去。他就是这么细心的男子,虽然年小,但有韧力。在他的房子前栽种着一棵樱花树,春去秋来,他细心照料。

半年后,由于陌晨工作出色,被配到其他地方实习。也是在这个时候,陌晨认识了婉蓉。跟苏妍一样有着姣好的面容,深黑的眸子,透过她的眼睛,陌晨看到了苏妍的影子,那个他朝思暮想的青梅竹马。他们在一起实习了五个月多,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学习,也使得陌晨多了份情感的寄托,可是依旧代替不了苏妍在他心中的地位。

那年郊城开出了美丽的樱花,苏妍截了一枝,轻柔的装进了信封,期盼着陌晨能够看到这朵娇艳的花,会忆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光。然后,信寄过去三个月之久,没有回音。然,正好赶上陌晨外出学习的时日。苏妍慌了,整天整夜的胡思乱想,她不相信陌晨不要她了,可是消失的音讯不正好填补了她的那份担心吗。终于,妍按捺不住心里的那份担心,决定去寻回晨。凄凄月季,冷若冰霜,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告别了爷爷,踏上了开往延州的列车。那时的樱花早已散尽,时日已久,妍没有去看过那片樱花树。

延州火车站,苏妍一脸慌张,她不知道下一步该迈向哪个方向。突然想起陌晨给她的地址,掏出信封,她问了好几个路人。终于,拖着疲惫的身体,着一身凌乱不整的衣裳,找到了陌晨的公司。路的对面,她欣喜若狂,几近无言。妍终究是没怎么见过都市,繁华的让她觉得有些诡异。她抬起头,用力呼吸了下,她能感觉到,在离心最近的地方,有个男子的声音那么的清晰。她屏住呼吸,怕这微弱的呼吸声吹走了连日来思念的声音。

半响后,她用手整理了下衣裳和凌乱的头发,准备去见她朝思暮想的陌晨。马路对面,人出人进,就是没见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边走边望着对面的公司。时间刚刚好,陌晨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兴奋之极,欲开口时,却看到了和陌晨从车里走下来的另一女子,端庄、高贵,和陌晨四目相对,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柔情。而路中央的苏妍,这场合着实刺伤了她的眼睛。她甚至不敢相信,那就是她的陌晨,三年未见,却是今天这番情景。马上中央,车飞速的行驶着,突然,眼前一阵黑,苏妍倒在了血泊中,这场景,看的路人一阵心惊。听到一道仓促的急刹车以及一声撕心的惨叫,陌晨和婉蓉回过头。霎时,陌晨眼前发晕。

“晨,你寄来的这身衣服好漂亮,哪天有机会了,我穿给你看。”信里,嗅到了苏妍甜美的笑声。

就是这身衣服,深深的刺痛了陌晨的双眼,当他跑过妍身旁时,妍安静的躺在地上,手里紧紧抓着陌晨送给她的衣服。晨几近疯狂,他抱着妍,奔向医院的方向,他穿行在车辆间,好想就此与妍长睡不起。他看着她已支离破碎的面容,哭的撕心裂肺。妍的笑语回荡在他的脑海,如今却像一个魔咒让他痛不欲生,可是,一切都晚了。妍依旧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冰冷的颜面,僵硬的身体.......

爷爷打来电话,嘶哑的声音让陌晨证实了自己这三年来对妍的疏忽。他爱苏妍,即使有高雅的婉蓉在身边,她依旧记着流年里印刻下的爱的烙印,这一生都不可磨灭。可是,为什么,还是葬送了他最爱的人。他辞了延州的工作,再次回到郊城,确实如此一派凄凉景象。不禁黯然伤神,看着爷爷微弱的身体,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痛苦他一个人担着。他甚至不能原谅自己,这三年来,他几乎没与妍相见过。他身在万花丛,却惟独丢失了那朵最美丽的花。

苏妍葬在了那片樱花树下,永远安静的躺在那里。严冬时节,每逢下雪,陌晨默默的来到这片樱花树前,为苏妍清扫道路,也为自己扫开思念之路。每逢暮春,这里会开满大片大片的樱花,摘下几朵,安放在苏妍的坟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陌晨一直都守在这座坟前,像是在赎罪,像是在忏悔。可是,错过的终究是错过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