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上门约我女朋友吃饭,她做了一件事就逼得女友自动退出(如果小三找上门怎么办)

心语 519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看着静一在一排排书架间穿梭,好像在认真选书,可是她的眼神左飘右飘,行动诡异。

她空着手走出去,我拦住了她,朝她身上斜挎着的大包看两眼,说:“拿出来。”

静一就乖乖拿出来了,我检查她试图偷走的书,然后收了起来。

静一临走时对我鞠了一躬,她说:“谢谢你没有告发我。”

过了几天,静一又来书店找我。她说她偷书是有苦衷的,她跟另一个女生抢男朋友。那个男生对两个女人的争抢不置可否,谁约他,他都出去。

她之所以偷书,是因为和那个女生打赌。两个人说好,谁做不到对方叫她做的事,谁就退出这场爱情角逐。

静一叫那个女生吃生肉,她以为她不敢,谁知那个女生面不改色地吃下去了。

那个女生叫她偷书,听上去比吃生肉容易。事实上,如果静一失手,遇上的又不是我的话,她将背上小偷的名声,被大学开除。

我看过那个男生。静一走在他身边,努力做出小鸟依人的样子。可是静一很高,几乎与那男生齐平。

另一个女生我也见过,爱穿紧身衣,顶着一对大胸。以普通男人的选择标准,静一真没什么竞争力。

静一经常来找我,有时候我请她吃火锅,她吃得热情高涨,好像八辈子没吃过肉了。

她的生活费都贴给了那男生,自己连泡面都买不起。她边吃边说:“以后你常常请我吃饭吧!”

我说,“凭什么?”

静一想了想便说:“我可以被你带到你的朋友圈子里,冒充女朋友。”

好像还真是一桩福利,我的朋友五花八门,开店的、修车的,他们都没有一个大学生女朋友。

我忽然没了胃口,把筷子一扔,说:“你和他分手吧!”

静一白了我一眼:“凭什么?”

我想了半天才说:“他吃碗凉皮都让你掏钱,什么玩意儿!”静一有些难堪。

其实我还想说,我看过那男生和吃生肉的女生在一起,那个女生的福利比静一好太多,小吃街的东西,她从头吃到尾,都是男生买单。

吃完饭,静一忽然站起来,走到我身边,俯下身亲了我一下。

静一说:“这是火锅钱,还你。”

隔了一天,那个男生忽然找来,直截了当地问我:“静一是不是和你好过?”

我回答:“是。”“上过床?”男生又问。

我不再回答,转身去整理书架,嫌男生挡路,一肩膀把他挤开。

静一在傍晚时分冲进书店,大叫我的名字,然后一个耳光从天而降。

我挨了这一下。静一的手都煽疼了,红着脸,噙着泪,抚摸麻掉的掌心,然后就转过身哭着跑了。

静一毕业后不知去向。我最终攒够钱,向老板顶下这家生意惨淡的书店,改成小酒馆。

我交了女朋友,有一天我们去游泳,我怂恿她穿一套只能勉强遮住三点的比基尼。

女朋友成为全场焦点的时候,我很满意,大笑着将女朋友推下了水。

女朋友在水里挣扎,撒娇叫骂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人在远处定定地盯着我。

静一,静一是这个游泳馆唯一的女救生员。

那天静一把我的女朋友从水里捞起来,女友进了更衣室。静一忽然说:“你不爱她。你爱她就不会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穿那么少。”

静一再次成了小酒馆的常客,女朋友终于感觉到危险,她把静一堵在门口说:“今天打烊。”静一一巴掌就把她推开,说:“我是来找他的。”

看着两个女人争斗,我恍如隔世。好像就在昨天,我看过同样的剧情,只是那一次,我是打酱油的。

这天喝了酒,我把静一拽过来,问:“你爱上我了吗?”

静一不回答这个问题,反问:“你能让她离开吗?”

我不能,女朋友又没做错什么。

静一盯着我说:“你知道的,我这一生就没有当过主角,你让我当一回行不行?”

我的女朋友离开了,因为她惹不起静一。静一把一砣黏乎乎的玩意儿搅进她的粥里,等她喝了才告诉她,那是生猪催肥灵。

女朋友走后,静一留了下来。她说:“你早就教过我,不被爱的人应该退场。不然只是浪费时间。”

其实静一根本不爱我。她只是看不惯我欺负那个女孩子,所以帮助女孩逃离苦难。就像当年我对她做的一样。

我再也没有见过静一。她辞了救生员的工作,再次不知去向。

一年后我的小酒馆来了一个男人,我想不记得他都难。那个男生,当年因为我的一句话,选了吃生肉的女生,而放弃了静一。

事过境迁,男生已经不记仇了。他大方地对我打招呼,要一打啤酒,坐在吧台慢慢喝。

男生说,我后来才知道,你和静一并没有在一起过,你骗了我,她也骗了我。

男生当年并不像我所判断的那样,两个女生比起来,他更喜欢静一。

在他质问我的当晚,他到处都找不到静一。因为静一被那个吃生肉的女生堵在水房里,给静一跪下,求她成全她的爱情。

她还说,她和男生已经上过床了。

于是静一就退出了,等男生终于找到她时,她没有否认我的话。

男生苦笑着说,我根本就没有跟那个女生上床。她是个疯子。

男生这话并不是在骂人,那个吃生肉的女生在成为他的妻子后,就真的疯了,病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送去了精神病院。

男生喝完了所有的酒,离开的时候对我说,你和静一,你们欠了我的。

这晚我不停拨打静一的手机,其实那个旧号码,我并不确定能打通。

我盯着手机屏幕,迫切地想要听到静一的声音,因为,我有两句话要告诉她。

第一,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回到那个男生身边。

第二,如果她愿意,她也可以回到我身边。

第三,不管静一怎么选择,都可以确定一件事,这一回,她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被爱情围绕。

本文章已加入话题小组#爱情故事#,AI系统已智能推送给感兴趣的小组成员,目前该小组成员们正在强势围观。点击此处前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