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小三想和老婆离婚,老婆却让我再也做不了男人(小三想和我做朋友)

沐阳 708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马小俏今年21岁,是一朵还没有绽开花心的野蔷薇,她的青春与风情,是天生的,锐不可挡。

她喜欢背一个超大的LV,喜欢这个牌子的女人,通常宁愿为它饿一个月的肚子,可我的马小俏不是这样的,她背的LV是仿版的,因为是=这种包够大够结实,可以装许多东西。她还喜欢七浦路,因为可以淘到许多便宜货,即使在认识我之后,我给她住大房子,带她去私家菜馆,教她品尝法国顶级红酒。无论我怎么做,都不能令她从本质上改变,那种天真的,质朴的品质。

我真是爱死了这个女人。

晚上我回到家,左月已经睡了,我曾经像爱马小俏一样爱过她,可是自从五年前,我看到她和一个黑脸男人在车里缠绵时,我就搬出了我们的卧室。

后来那个黑脸男人不见了,我们也没有因此离婚。我们是成年人,而且共同拥有越来越壮大的事业,婚姻,便不再是爱或不爱那么简单。

马小俏的电话打来时,我正在睡梦中。

她从不在晚上给我打电话,她是个非常懂事的姑娘。左月已经睡熟,背对着我,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然后我来到阳台,外面起了风,阳台上被左月种了数不清的植物,牵牵绊绊。

马小俏在电话里颤抖着说,有个男人企图强暴我。

我赶到时,马小俏正坐在小区保安室的长椅上。她吓坏了,连家也不敢回。那个男人趁她用钥匙开门时,从后面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将她往屋子里拖,男人的劲很大,扼住她的脖子,粗鲁地脱她的衣服,她摸到了门边的一个花瓶,然后用力砸在门口的报警系统上。刺耳的警报声令男人猝不及防,然后男人扔下她逃走了,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如果你再勾引别人老公,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马小俏抖个不停,她说,今晚别走。

我当然不走,我抚摸着她小小的脑袋和小小的脸,然后抱住了她,越来越紧。

左月坐在客厅沙发上,穿着丝质睡裙,头发挽成一个髻,一如既往地优雅。然后她接了一个电话,左月的声音是那种略微沙哑的中低音,尤其在电话中听来,更具有一种成熟的诱惑力。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在电话里听过她的声音了,因为我们基本不通电话,我不回家吃饭,就是不回家吃饭,她从不多问一声;我回家就说一句,我回来了。然后她说, 哦,回来了。我们一头一尾地坐在巨大的餐桌旁吃晚饭,保姆烧的菜通常不合我的口味,她不关心,我也不抱怨,整个屋子只听得餐具和餐盘叮叮当当的声响。

我们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最大限度地在表面上维持了一个和平安定的家。

左月的脸色有点变,然后她换上紧身长裙出门了。

我知道她要去哪里,因为一周以前,我见到了她的旧情人,并且顺利地让他收下了我的支票。

如果不是她找人袭击马小俏,我本来可以继续维持这个婚姻。她应该学会容忍马小俏,一个男人一生中一定要拥有这样一个女人,她可以不美丽,但必须要忠贞,只属于这个男人自己。而马小俏,她既美丽又忠贞,所以左月实在不该去破坏我的世界。

我承认我对左月不是很公平,可是五年前,她对我也同样的不公平,不是吗?

我将一迭照片摔到了左月面前,照片里是她和那个黑脸男人,我说,你跟他走吧,我成全你。

左月不看那些照片,只是紧紧盯着我,然后她说,不。

我说,我将向法院起诉离婚,这些照片,将作为我们婚姻破裂最有力的证据。

晚上,左月端来一碗汤,轻轻地放在我的书桌上。自从我们谈好了离婚的问题,她便出乎意料地平静,甚至有一点温柔。她开始坚持给我煲汤了,保姆做的菜,只要我稍微一皱眉头,她马上就让人撤掉。

她这么做有些晚了,可是我还是有一点点触动。她穿着长及脚踝的丝质睡裙,这种料子很好地勾勒出她的身体线条。

我喝了汤,感觉有些热,便起身打开书房的窗户,左月却贴身挤过我身边,把窗户重新关好,她说,出了汗再吹风是要感冒的。

她化了妆,她的身体挨得我很近,近得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皮肤的灼热。然后,她慢慢地,却坚决地将脸贴在了我胸膛上,她呼吸很急,脸很红,她的呢喃,像秋虫一般微弱和绝望。她说,我爱你,达平,为什么不让我爱你?

我将这个瑟瑟发抖的女人,慢慢地搂进了怀里,说实话,我很想迎合她,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的身体安静如石,没有热血,没有澎湃,就像一尊石膏般冷酷且悲凉。

在这个女人面前,我已经不是男人。

然后我惊恐地发现,即使是面对妖精一般的马小俏,我的身体也开始变得像一块沉睡的石头。而这种情况,已经出现过好几次。

但我无法说出我的恐惧,只好粗鲁地推开她,我说,我累了,要回家。

我回家,左月却不在家,她走了。

她辞退了保姆,并把整幢房子变成了洗劫现场,零碎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大衣柜却空空如也,那些华美的衣服首饰连同左月一起,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书房里有一张纸条,左月在纸条里说,亲爱的,我想你一定想要质问我,为什么你的身体在她面前也不行了。记得阳台上那些植物吗?你总是嫌它们太杂乱,你不知道,那些是我精心种植的药材,它们有很多不同的品种,煲成汤后,有的可以让你比斯巴达勇士还威猛,而有的,却可以让你一辈子做不了男人。对不起,我只是不愿意你成为别人的男人,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因为我爱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