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让感情和性别成为一种有价的商品(金钱与情感)

一点 229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坐在KFC店,只要了一杯热饮牛奶,一看便知我只是个占地休憩的主儿,为了等待学画画的儿子,我已在商场、书城转悠了一大圈,实在是无聊得无奈,不得不钻进人满为患的肯德基店,浪费时间的那种煎熬让我孤独又难受。于是发了个短信给朋友:“水不孤独山孤独,所以水把山围住;树不孤独鸟孤独,所以鸟在树上住;人不孤独心孤独,所以心被梦牵住,事实是我在KFC捱时间浪费又孤独。”

烫嘴的牛奶实在无法下口,搅动着乳白的液体,眼睛注视着小本本上不知何时留下的记录摘抄:“什么样的生活都得过,与其愁眉苦脸的过,不如痛痛快快地活,能伴随自己的唯有心情。”读着这段话心头不知为何又泛起朋友的话语:“你就准备这样安于现状了吗?”朋友不止一次提及此语,我均无言地回避了,面对现状我能说什么呢?我又该说什么呢?我说的别人能接受吗?回避又一次让我真正地成了“已默”。

比两点一线的女人多一点的我,也没有太丰富的生活内容,平静而安逸地活着,在稳定中享受温馨,在细节中体验幸福。在孩子中混了十几年,学就了孩子般的心性,天真淘气带点马哈的生活方式,已让先生接受并欣赏,因此只觉得活得很真,活得很纯,需要改变这个现状吗?我不由得扪心自问。

我的现状就这样简单,稳定的工作为我提供了一份自立的底气,不可能有大起大落的薪酬让我不再有渴望丰厚的冲动,固定的丈夫,不变的儿子,唯一不同的是别的女人很顾家,而我把屋子当成旅馆;别的女人爱孩子胜过爱老公,而我更关注的是自己身边的男人。

我曾经匆忙过,但是我的匆忙没有能让我有丰裕的物质成果,于是静下心来细细琢磨,我到底该怎么过?在调整自己生活的过程中读到这样一篇文章,大意是:“倘若累死累活都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何不lasy(懒洋洋);倘若不干就要被抛入社会底层,怎敢不busy(忙忙叨叨);倘若一辈子的大事小情都已被安排妥帖,又有谁不愿意easy(轻轻松松)呢?”于是我明白生活是可以选择的。

欣赏着同学聚会的照片,感觉着时间和人的变迁。“我们是无车族,难以与四个轮子的一起碰。” 这是一个同学拒绝参加聚会的理由。餐桌上大家无语,各自体味着那句话,不过这句大实话倒也表征着一大群人的心态,也给我的心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

在经济至上的商品社会和消费时代,金钱的巨大威力已经使精神空前的贬值,也使感情和性别成为一种有价的、可以交换的商品,是喜是悲,各人的衡量标准肯定是不一样的。

总喜欢静静地坐在角落里,体味真正属于我的一切,在安逸中寻找自己人生的价值,主动谋求高于物性的需求,不入流的我只懂得了一点,不让时间悄然溜过,不让生命在无意识中度过,让自己在拥有的时间跨度中少作一些无聊的事,或许就对得起我所拥有的“生命”了吧?

至于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状态,好像不是最重要的。也许我是一个纯粹的过程主义者,是不重视结果的异类,因此不断遭人批评,言我不求进取,全像我这样社会就不会进步了,使我不得不审视这样的一个问题:是世界在我的眼前倒退了,还是我在这个世界里落伍了?

眼前又跳出第欧根尼的一段话,“我们一生所追求的事物,有的可能追求到,有的不可能追求到,有的不必要,有的我们本来就已经拥有。”我们本来就已经拥有,是啊!细细挖掘或许还颇为丰盛,只是我们可能忽略了太多。

物质,精神,依旧会不断碰撞,碰撞,碰撞。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