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设计逼我婚内出轨,还偷偷勾搭我老公(闺蜜设计陷害)

沐阳 127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阿楠打来电话:下周同学会,你打扮漂亮一点。再这么黄脸婆下去,当心黄竹海不要你了。

我听了不由得叹气,黄竹海是我老公,在他面前,我哪怕翻出五年前的旧衬衣,对那个家伙说是刚买的新款,他也会机械地点点头,嗯,好看。眼光却定在电视屏幕上不动。

婚前,我以为婚姻是两个人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可是,黄竹海要看书,看电视,下载程序装软件,他大多数时候叫我闭嘴。

婚姻的实质,就是吃饭和闭嘴。我明白的时候,已经当了五年的家庭主妇。

我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就觉得面熟,阿楠介绍说,说,这是周一平,你们应该认识吧。我才恍然大悟。周一平,那个大学里的学长,面目清俊,阳光洒脱。十年过去了,周一平的眉眼神态,与大学时代毫无二致。

周一平的眼睛看着我闪闪发光,我的心便跳了一跳。那天的同学会,周一平只请我跳舞,把阿楠这个女主人都晾在一边。周一平搂着我的腰,我不自觉地挺胸收腹,周一平说,你身材真好。

临走时,我给周一平留了电话。整个晚上,我都想着周一平的话,反复咀嚼。

周一平离过一次婚,并没有孩子。同学会结束后,他频繁地约我,不断送我礼物,称赞我的每一件衣服和饰品。这些,都是我过去在黄竹海那里得不到的。我甚至想,如果有一天黄竹海知道了我和周一平的事,他也不是完全无辜,谁叫他忽略我忽略得那么彻底。

而且周一平太热烈了,简直是脚跟脚地追随着我,不放过任何跟我在一起的机会,他说他爱上了我,想要时时刻刻跟我在一起,我很开心。

但是当周一平要求我和黄竹海离婚时,我还是狠狠地吓了一跳。

黄竹海是个好男人,他热衷于看足球和玩电脑,对美女注目的时间不会超过三秒钟,给我足够多的零花钱,他就象个超厚型的安全防护网。这样的男人,我要是丢掉了,谁来为我的后半生买单?周一平习惯了流浪,他怎么能让我和他一样天马行空呢?

周一平的话却说得更加动人,周一平说,我前半生的流浪就是为了在后半生遇上你。

周一平的表情象个被爱情伤害的少男,目光灼热,我陷入了恐慌,激情的游戏并不那么好玩。

我准备撤退。

我不再接周一平的电话。天天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黄竹海居然注意到了,说,你最近怎么跟修女似的?我忽然感到全身的神经绷得太紧了,我扑进黄竹海怀里说,抱抱我。黄竹海无知无觉地推开我说,别闹了,再闹成疯婆子了。

看着黄竹海慢慢踱入书房的背影,我想这些不解风情的话,我听一辈子都愿意,只求让一切归于平静。

然而周一平却不打算让我平静,他疯狂地找我,我不接手机,他就打我家里的座机,黄竹海接起来就没了声音,我接起来,周一平便在电话里虚弱又倔强地乞求,说着疯狂又热烈的话。他就一个意思,求我离婚,没有了我他就不能活。

我感到自己快崩溃了,我向阿楠说出了一切。

阿楠是一名心理医生,坚强,独立,离婚后一直单身,阿楠也没想到周一平会如此疯狂。她陪同我找到周一平谈了话。周一平仍毫不妥协,他说自己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就是因为他太爱前妻了,可是那个女人不识抬举,视他的爱为累赘。

这次的谈判不欢而散。因为周一平摔了一只茶杯,然后吼叫着对我说,我的心都给了你,要想收回,门都没有。

隔一天,阿楠给我打来电话,说她查了纪录,周一平有严重的偏执狂症。他不是离异,他的妻子,是被他疯狂的,没有空间的爱逼得自杀的。

悔恨每天都在啃噬着我。这样的后果,是我没有料到的。身边的朋友,不乏在婚外寻找激情的,可狂潮退去后,她们便象早晨的露珠一样清透干净,没有谁象我这样将自己弄得万劫不复。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周一平的疯狂没有停止,他开始直接找上门了。他礼貌周全地对黄竹海介绍他是我的大学同学,还递上名片请黄竹海多多关照。黄竹海和气又不失分寸地接待了他,每次他都在我家的客厅坐上几个小时,沉默,发呆,看着我微笑。黄竹海的客气慢慢失去了弹性,因为周一平的频繁拜访显然过头了。我绝望地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心跳已经麻木。

我从心底里恨这个男人,刻骨的。

我送周一平出门,周一平爱怜地抚弄我的头发,说,我只想证明我的爱。

我没有躲开,我说,明天我去找你。

周一平的眼睛一亮。

半个月后,三辆警车开到了我家门前。我的脸变得比身后的墙壁还要惨白。

有人在北郊公园的深潭里发现了周一平的尸体,警方顺藤摸瓜,锁定了我。

阿楠闻讯赶来,我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我想上前拉阿楠的手,阿楠却受了惊吓一般后退一步,脚下一个趄趔,站在后面的黄竹海条件反射地抱住了她。

两个女警,一左一右押着我上了警车。我的脚下仿佛是棉花,每踏一步都又飘又软。我忽然回头冲着阿楠大喊,阿楠,你早就知道周一平是偏执狂,你故意让我们相遇,你想夺走我的丈夫!

身后,阿楠和黄竹海的脸刹时变了颜色。

一个女警喝斥我,到这时候了,你还胡说什么!

我惨然一笑,我看着那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警,凄凉地说,如果你看到自己的丈夫扶住别的女人的方式和表情,还猜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那你就白当女人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