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倩倩姐的青春爱情故事(青山女朋友倩倩)

心语 63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那天一对男女在我们身后吵了起来,男的扇了女的一巴掌。披头散发的女子捂着脸摊在地上嚎啕大哭。我要跑上去,倩倩姐姐拼命拉着我,不许我去干涉。

黄绿色的野草草摇曳,灰色的水泥灰和红色的砖石。历经了风雨的小鹿还仰着头。倩倩姐姐白藕般的手臂箍着我的腰,我侧头看见她焦急的脸,睫毛忽闪忽闪的,长发扫过我的手臂。

我能感觉到她的心跳传到我的胸膛,两颗心,扑通扑通的。以及柔软的身子传来的力量。

后来她没再说起这件事。我提及了,她说怕我做傻事,那个男的其实并没有下重手,她在街口还见到女方和另外一个男的拉拉扯扯。

我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摸摸她的头,远处的男子已经拉起了坐在地上的女友抱在怀里。

倩倩姐姐又问我是不是在她面前逞英雄,不然她当时怎么可能轻易拉得住我。我当然不可能承认。只说还不是因为要听你的话!话一出口,倩倩姐姐就笑着打趣我“弟弟是应该听姐姐的话!”

我哼了一声,故作生气扭头不理她。怎么可能是因为“姐姐”这个原因。

倩倩姐姐就又笑嘻嘻地凑上来捏我的脸......

我和倩倩姐姐分别了近四年,中考那年她悄无声息地离开,高考未结束她才回来。中间一点消息也没有。但是这不影响我对她的感情。

我从小就依赖倩倩姐姐,父母总是忙忙碌碌,为了家以及其他追求。父亲经常不回家,我妈和倩倩姐姐的妈妈不一样,她是典型的高智商低能力,公司里她是高管,可家里的一切都要靠家政打理。她喜欢给我报各种兴趣班,所以我不喜欢周末。我也曾经很渴望自己是倩倩姐姐的弟弟,这样她的爸妈也就是我的爸妈,倩倩姐姐的妈妈亲手会做好吃的饭菜,倩倩姐姐会陪我看电视给我讲故事。她们的家庭虽然不富裕,却让我羡慕。

而倩倩姐姐却总是羡慕我有几大箱的玩具,一书架的故事书。所以她也会经常往我家跑,我不惜放下男子汉的尊严去买整套芭比娃娃的道具,为了让她多陪我一会。我没有兄弟姐妹,我妈和父亲一方的亲戚闹的很僵,爷爷奶奶虽然说很疼我,但是我很少见他们。除了学习和兴趣班,我唯一的期待就是呆在倩倩姐姐身边,看她静静地翻书,听她对学校唠唠叨叨。

到了初中,这种依赖就慢慢的变成了离不开的爱恋,我开始不愿意叫她姐姐,喜欢捉弄她,看她急的跳脚的可爱模样。我不喜欢老是缠着她说悄悄话的女同学,不喜欢故意接近她引起她注意的男同学,不喜欢给她布置很多作业的数学老师。不喜欢她找各种借口不来我家玩。

但是还没有等我把喜欢说出口,她就悄悄地离开了。我想打电话给她,想上QQ找她,却都无果。

我以为我们就会这样再不见面,或者十年,二十年,都已经变成了陌生人的模样才会再相遇。

想到这些我就会迫不及待地去完成未完成的梦,而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倩倩姐姐拉着我的手四处绕圈。开始只轻轻拉着我的手臂,走了不一会就又把我当做那个小男孩了,她的手还是那样的柔软,细滑。只是拉着我的手掌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包裹着了。我纵有心思,也没有去反握她的手,只是轻轻浅浅搭着。

古人也说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欲速则不达。

我听着身边的女子叽叽喳喳地累述着从前的人和事。回忆的幻影从每一个街角,每一座院子,每一栋楼后中钻出。

三年时间,能改变一个人的容貌与性格。但是时间无法改变过去的事。过去了的永远藏在亲历者的心里。发霉或发酵。成灰或结果。

倩倩姐姐带着我七拐八拐,拐到一个破落的胡同里,,指着一家倒了半边门的破房子,兴奋道“这里从前是一家买豆腐脑的是不是?他们家的豆腐脑又便宜有好吃!”

“不是在你初三那年搬走了吗?”我看着裂得差不多了的门板,看起来脆脆的,黄色也已经褪去变得有些发白。

买豆腐的是对中年夫妇,有一个和倩倩姐姐一般大的儿子。三四岁时跟着倩倩姐姐来买豆腐脑吃并不觉得怎么样,上了四五年级就有些抗拒了。

店里的卫生引起了我的注意。

好像从来不洗的蒸笼,扎边的铁丝泛着黑。煮豆腐脑的大铝锅泛着黄泡泡,豆皮似的东西粘在锅子上边沿。摆着脏碗的桌子,地上横七竖八扔着一次性筷子和纸巾。

还有老板藏着黑垢的指甲,一边撒着紫菜,一边接过钱抿着。

来的人也是末流,闹哄哄的,反正我没有好印象。我妈是个要阿姨一天打扫三次马桶的人,也许是受了她的影响。

倩倩姐姐已经放了我的手,还透过半边门往里瞧,仿佛期盼着什么似的。

其实整间屋子已经被搬的空空的了。拆迁的也把屋顶掀了一半。在门外就可以对地面上的垃圾砖瓦一览无余。

我心里有点小失落,捏了捏还有些热乎的手掌。就对着倩倩姐姐的背影道“要不我们去吃点什么吧。”

“没想到....”倩倩姐姐慢慢的回头。我看她皱着眉,在思考以前的事。

她抬起头问我,“你还记得海——就是这家人的儿子吗?我记得他写文章可厉害了!”

“......还在市里获过奖的好像。”

我和倩倩姐姐并排向外走,视线不经意瞄过她细细的锁骨,喃喃道“我也在市里获过奖.....”

“是不是数学?还是,还是物理——你理科好!”

“作文也有。五年级的一次全市征文大赛,题目是——”

“啊!对!”倩倩姐姐惊呼起来,“你原先作文我怎么教也写不好,怎么就突然大爆发还拿了市里的大奖呢!那次,是写什么来着?我最......”

倩倩姐姐笑起来还是暖暖的,眼角弯弯的,眸子里全是亮晶晶的星星。她一会仰头对我笑,一会东张西望问我话。

我悄悄揽着她的肩推她走向大街,她频频左顾右盼。

我问了倩倩姐姐近来的情况。知道她大三提前出来实习,特地调了故地,回来看看。倩倩姐姐说,想不到我变化那么大。

我问她,那你后悔回来吗?

风拍打着窗帘,外面的树叶在沙沙作响。

我隐约听见她问,那你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