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脏了,还能要吗?(脏了的爱情)

沐阳 782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洛洛蹲在洗衣机边,一件一件把脏衣服丢进机器里。巨大的滚筒好似一只晶亮的眼睛,默无神色地凝视着她。洛洛没由来地一阵儿心慌,垂下头。手边的衣服,有自己的,有亲爱的他的。

有的沾染了圆珠笔的痕迹,点点淡蓝色连成一线。她想起,他们同居之前,他还曾浪漫地喜欢给她写情书。

有的沾染了片片水迹,好似一圈圈涟漪荡漾在白色的衬衣上。她想起,他们同居之前,他还曾体贴地在雨夜的路口等她,护送她回家。

终于,他们住在了一起。从此,衣服上还会染上柴米油盐的痕迹,沾染上彼此香水或者剃须水的气息,又或是在夜深时分,被暧昧地揉成一团……

他回来时,洛洛犹然失神地蹲在洗衣机边,托腮望着滚筒一圈一圈枯燥地转动。

他脱去外套,不动声色地白了一眼:“这有什么好看得?”

她回过头:“这台洗衣机洗得特别干净,我不明白,所以想看看有什么神奇的魔法?”

男人苦笑了一下。觉得女人呀,有时候真是天真得可笑。但他不明白,洛洛说的是真的。这是一台,不一样的洗衣机。

“有什么神奇的?这台洗衣机还是二手的呢!特别便宜,便宜得让人都觉得,是不是有什么问题……”男人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又不再深究,疲倦地钻进厨房找吃的。

洛洛却想起了初初住在一起的时光,穷得口袋只剩一张红票子,站在家电用品店的门口,懊恼地说:“还差一个洗衣机,怎么办?”

怎么办?却是忽然有了办法!有人愿意卖他们一台二手的!

唯一得条件就是莫问出处,便宜好用,还包送上门。只要一百。甚至洛洛觉得,她若是还价,店主也是肯的。好似店主就是急于出手似的。

但是贫穷的人,哪还有那么多计较,欢天喜地地买回了家。洛洛还惊喜着这台机器居然这么好用,少少一点洗衣粉就能洗得这么干净!却渐渐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太干净了,干净得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她依稀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因为他的衣服上,沾染了另一个女人的唇膏印。

深深的艳红色,衬得衬托和他的脸色都显得苍白。他无力辩解,无法狡辩这是女同事无意之为——因为这颜色太艳,太深,甚至带着一股刻意的脂粉香气,似含着一股深深的执念……

洛洛揪着衣服,又哭又闹,哭闹得看着她的男人沉默不语。爱情脏了,还能要吗?但最终的结果,就是哭肿了眼睛的洛洛,依旧得为他准备晚餐,得为他铺床,得为他洗衣服。

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是一个“命”字呢?

而那一次,她失魂落魄,把衣服赌气地塞在巨大的眼睛里。她甚至不敢看着它,觉得连一台洗衣机都含着深深的同情在望她。多可怕!

直到衣服洗完,她才想起,她甚至忘记放入洗衣粉!

她担心这台二手机器的表现,慌张张取出来,却意外地觉得干净。

太干净了。一展开,白得耀眼,连那一星半点脂粉气都不见了。好似抹去了一切龌龊,好似回到这件衬衫刚被买回家的样子!那时的他和她,还是那么要好……

她查了机器的型号,只是普通的型号,网上甚至有很多差评,说洗不干净。

她告诉自己的朋友,各个说她白日做梦,做主妇的朋友趁机还唠叨起了自己洗衣服的心得。

只是一件小事,谁听了都不放在心上。她的朋友,她亲爱的他。

只有她一个人深深地记挂着这个秘密,一台可以让衣服“宛若新生”的洗衣机,多么让人欣慰!

世间,能有多少事情可以重来?爱情?青春?或是任何美好的事物?没有。唯有这台机器,是她的魔法。

渐渐的,唇膏的艳和脂粉的香在他的衣服上肆无忌惮地蔓延着。她吵不动,也懒得吵了,从声音沙哑,到沉默不语。

每天下班,他木着脸脱下衣服给她洗,她便照单全收,蹲下身,把一切不想看见的统统放进那巨大的眼睛里。

大眼睛滚啊滚,转啊转。洛洛也蹲着身,跟着看啊看,膝盖麻了,都浑然不觉。

她好似看见无数双柔白色的小手从漩涡的深处中蔓延出来,搓揉着污秽不堪的衣服,手手相帮,一点一点粉碎着另一个女人的丝丝痕迹。

是她看错了吗?赶紧揉揉眼睛,小手们消失了。衣服洗好了。

出来,便是从头来过。洛洛微笑地晾晒着一件件白衬衣,一件件白T恤。纯白的衣服,纯白的心情,纯白色的小手们。

洛洛好似看见了初初相识时的那个他……

可那一天,洗衣机却是卡住了。

眼睛不再转啊转,好似吞了什么不该吞的东西,它惊恐万状地愣住!

洛洛心疼地检查了一番,才发现,丢进洗衣机的衣服里,混进了一件女士的贴身衣服。陌生的颜色,陌生的款式,陌生的衣服。但却又是熟悉无比的,有着一股淡淡的脂粉香气。

“洗衣机坏了。”晚饭时,洛洛对他说。

“哦。一百块的机器,坏了也正常。”他回答。

“你不问问它怎么坏的吗?”她不甘心。

“哦,怎么坏的?”他敷衍。

“里面有一件陌生的衣服,女人的衣服。它便坏了。”

它可以洗去那女人留在他身上的痕迹,可如今,那女人登堂入室,几乎要取代洛洛的地位!连机器都在狐疑,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女主人。

“坏了就再买一台。现在也有钱了。”他慢条斯理地说,“不过一台机器而已,旧了就不要了呗。”

不过一台机器而已,旧了就不要了呗。不过一个女朋友而已,旧了,是不是也不要了呢?

她突地一下站了起来!久久崩在脑海中的那一线,瞬间断了。她几乎凶神恶煞地看着他,看着他,一步一步逼近他……

他愣住了,不知道跑,几乎无法动弹……

恍惚之间,他居然觉得她凶恶的眼睛似曾相熟。对了,就像那台洗衣机的滚筒,转起来时,也是这般默阴冷……

你说,最后,她如何处置了他?众说纷纭,也就是,谁也不知道吧。

因为在那个夜晚,只有那只巨大的眼睛,目睹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那个小家,一夜之间就散了。

房子还给了房东,房东把家居家电都处理给二手商店。尤其是那台洗衣机,他说有腥味,不知之前的住客都用它洗了什么……

洗衣机默默地躺在一处新家的卫生间里。外面是新的男女主人争执不断的声音,怕得躲在卫生间里的小小孩子,却渐渐被这只大眼睛迷住了一般。

他好奇地伸出手,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洗衣机里面好像有一只只小手在搓衣服?”

一只只小手,有增无减。其中有一双,指尖沾染着点点猩红,似血,也格格不入,似是新来的。

没关系,互帮互助,其他小手们纷纷慷慨地为它搓揉。

动作轻柔,洗去一切的龌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