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十年全职太太,直到一场变故降临了我的家庭(做了十年全职太太现在不知道找什么工作)

爱学号 95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小时候,妈妈问我长大后的理想是什么,我说,当一名全职太太!这个答案差点没把妈气死。别人家的孩子都说要当什么科学家,画家,音乐家,怎么自己养的孩子就这么没出息?

可是我从小就习惯了妈妈作为一名职场女性的艰辛,要上班,要进修,要升职,还要做家务,照顾丈夫和孩子以及父母公婆。我对妈妈的印象就是一个累字,却还落不了好,一个疏忽,在单位就被同事排挤了,或在家里就被丈夫埋怨了。

妈听了我的话,感概了半天,然后郑重地说,可世上有能力并心甘情愿养着女人一辈子的男人不多。

妈说的话是对的。我从22岁开始相亲,很多人一听我表示结婚后就要辞职的想法接受不了。当然,他们说得冠冕堂皇,女人总要自立,才能实现作为一个人的价值。

可是这堂皇的理由背后,不过是个坚硬的现实:想让我养着你?对不起,没这能力,也没这耐心。

遇到钟生,我眼前一亮,因为钟生说,我的理想就是想找一名甘愿做全职太太的女人,不需要她做别的,只要她在我背后加油打气就好。

三个月后,我们结婚了,开始所有人都不看好这一对,认为我太天真,好歹211大学毕业,读了十几年书,到头来给男人洗衣服做饭烫袜子,真不划算。钟生事业发展势头极好,人也长得帅,厌弃黄脸婆是迟早的事。

可是所有人都估算错了,转眼间我们结婚十年了,我没有出去工作一天,可是我掌管着家里所有的钱,闲时就做做瑜珈,练练书法,每年定期出去旅行,国内国外跑了不少地方,从不过问钟生的行踪及应酬内容,可是钟生每走一步,都要打电话向我汇报,出门上街,我们还会手牵着手,宛若一对热恋的情人。

连妈都说自己当年太过武断,好男人是很少,可不代表没有。

可就在我和钟生刚刚度过十周年结婚纪念日的第二天,钟生对我说,我帮你报了一个会计培训班,你以后每周抽两天时间去上上课吧?

我大为惊讶,我没说要学会计啊?

钟生说,闲着也是闲着,学点东西总不会有坏处。

我不想去,为了向钟生示威,我在应该上课的时间,带着六岁的女儿开着车去郊游了。看着在小沙滩上开心奔跑的女儿,我觉得,这才是幸福。

可是当天下午,我接到钟生的电话,钟生因为我没去上课而发了很大的火.气愤之中,钟生还说了一句,你这么不学无术下去,将来可怎么办?难道就指望我养你一辈子吗?

这天我在沙滩上呆坐了很久,女儿玩累了,吵着要回家,我也充耳不闻。

妈说得对,世上果然没有心甘情愿养女人一辈子的男人,当他爱着你的时候,给你作牛作马都开心;可当他看腻你了,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坚持了十年的幸福,在这个下午灰飞烟灭。十年来,每每与女友聚会,那些在职场拼得面红耳赤的女人总不忘同情她,当初她认为,人家是在妒忌,可现在想来,人家不过是对她的不屑和担忧罢了。

这天晚上,我带着女儿回到家,我说,我明天去上课,你放心吧!

我妥协了。令人难堪的现实是,在这个男人手里要饭吃,不听话还能怎么办?

结婚十年,女儿六岁,我的身材因为生孩子走形了,长久与社会脱节,和钟生的交流也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了。于是,这个男人终于如人们所预料的那样,违背了当初的承诺,厌弃我了。

这晚钟生睡了后,我在卫生间照镜子,看着眼角细微的纹路,以及越来越深的法令纹,我深吸了一口气。

第二天,我便去上课了。课程很枯燥,但我咬牙坚持着,上了几次,也听出了些兴致,觉得会计学不像我想象的那么难。

就在我完成初级会计结业考试的时候,钟生又说,你一周只上两节课,还有些空闲,要不再去报个工商管理进修班吧,这本是你大学的专业,可现在扔得差不多了,完全可以再捡起来。

这一次,我已经完全不反抗了,默默地接受了钟生的决定。我大概明白了,钟生只是不喜欢我整天在家里闲着。如果下班后,看见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在卧室睡觉,眉头就会皱起来。可如果碰巧我在电脑前做题或者查资料,那欣慰的表情,就像女儿考试得了一百分似的。

平时我一旦露出厌学的意思,钟生的脸色就不好看。为了验收我的学习成果,他还将公司里的帐目带回家,让我实际操作,一有失误,他便会发脾气。

钟生越发不是原来的那个钟生了,越来越频繁地为了学习的事和我吵架。每吵一次,我的心就伤一次。可是,就算学了这些东西,仍不能改变自己是个年老色衰的黄脸婆的现实,钟生这是想要得到何种慰籍,我不得而知。

可是,我不得不承认,学习并不是一件绝对痛苦的事,特别是当我取得中级会计师资格证,又成功考过工商管理MBA学位时,一股当了十年家庭主妇从来没有过的自豪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这天钟生给我打电话,说在喜来登酒店订了烛光晚餐,为了庆祝我成为一名工商管理硕士。

钟生举起酒杯说,两年来,辛苦你了。

我也举起杯子来,与钟生轻碰一下,然后在唇边轻啜一口。

钟生笑起来,你看,MBA就是不一样,举手投足都是落落大方的,和两年前比,气场足了不少。

我冷笑一声,是吗?看来你很陶醉自己的培养成果啊?下一步,你是不是要求我去攻读博士学位了?

钟生愣一下,然后说,你是不是在恨我?

我摇头,我在心里怨过的,可要说恨,还真没有。因为我不得不承认,这两年的学习,自己成长了不少,胸中的那种底气,真不是围着锅碗灶台能培养出来的。

然后钟生说,还好一切都过去了。我要向你宣布,现在我们可以回到过去的日子了,你从此可以每天睡懒觉,看韩剧,四处旅游,一不开心就刷爆我的卡了。

我挑挑眉毛,你的目的,不过就是想要一张老婆的学历证书,好向别人炫耀罢了,现在目的达到了,我的价值利用完了,然后就可以滚回家睡大觉了?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我越说越生气,站起来就要走,钟生拉住了我,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慢慢递到我面前。

我定睛一看,是一张健康检查报告。我心里一凛,赶紧抢过来,焦急地越过一大串自己看不懂的符号和数据,最终在报告末端看到医生写下的结论:一切正常。

我吁了一口气,然后盯着钟生问,这是什么意思?

钟生顿了顿,才缓缓地说,两年前,我怀疑自己的肾有点问题。医生也说有点问题,要观察一阵子。

他说,我怕自己有一天会突然离开,你什么都不会,什么能力都没有,专业丢光了,又几乎没有工作经验,到时候怎么养得活自己和孩子。

我呆住了。

钟生继续说,于是不得不逼着你学点傍身的技能。每次看到你学得那么痛苦,其实我也很痛苦,因为我承诺过要养你一辈子的,却面临时时失信的危险。还好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可以继续履行承诺了。所以,你也不用那么辛苦了,每次看到你挑灯夜战,背英文单词背得舌头都大了时,我其实,很心疼……

话还没说完,我就哭了,你这混蛋,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混蛋,混蛋!

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能完全回到过去了。我发现自己根本舍不得辛苦攻克下来的成果,迫不及待想去社会上实践一番。

现在的我,再也不惧怕和女友们的聚会了。无奈的是,人们又有别的话要说,比如:钟生不是说要养你一辈子吗?结果还不是半道就出来工作了?

每每此时,我想要解释一番自己的心路历程,以及钟生的良苦用心,可惜信息量过大,嚼舌根的人大约也没耐心听完,于是我只能说一句,我高兴,你管呢!

而心里真正想说的却是,他爱我,我知道。

本文章已加入话题小组#婚姻故事#,AI系统已智能推送给感兴趣的小组成员,目前该小组成员们正在强势围观。点击此处前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