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们怎么分手了(上)(亲爱的我们怎么了歌名)

coco 482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毕业即分手,这几乎是一条铁律,然而徐小璐决定打破它,铁律在遇到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面前也是没辙的,不是吗?

徐小璐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楚,那年春天,当她坚定的表达了自己要跟随李长安到北方城市工作时,父母在轮流劝阻无效之后,使用了恐吓,威逼,哭求等技能,徐小璐不改初衷,万分坚决。

她说:“妈,他是我认定的男人,这辈子,我非他不嫁,所以,我必须要和他在一起。”和李长安在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那是上天的安排,相爱的人应该在一起,没有什么能阻止,真爱至上,这是徐小璐的信念。

妈妈气得一巴掌甩在徐小璐的脸上:“那你以后永远别回这个家,我没有你这个女儿!”“那你就等着后悔吧!”徐小璐捂着脸,丢下一句狠话就离开了家。

人这一辈子,遇到你爱他而他也恰好爱着你的人,几率是多少呢?

徐小璐记得自己看过一个公式,据说,地球上虽然有60亿人,但你一辈子能认识的不过区区3000人而已,除掉你的亲人,朋友,同事,同学,仇人以及老弱病残孕和同性,在你情窦初开的年纪,出现在你身边的不足一百人。

这一百人里,有你不喜欢的,也有不喜欢你的,还有属于别人的,遇到一个你喜欢,而且他也刚刚好喜欢着你的人,概率不足万分之5。

万里挑一的爱情啊!

若阻止这份真爱,简直就是天理不容,不是吗?亲手埋葬自己的爱情?那更是愚不可及,她徐小璐才不是那种蠢女人。

20出头的年龄,还有什么比爱情更动人更可贵?

当李小璐拖着行李出现在学校门口时,李长安十分兴奋的搂着徐小璐的肩膀:“璐璐,你妈妈怎么说?”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李小璐吸了吸鼻子,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妈妈说,我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就好。”

“太棒了!”李长安一把抱起她,在大部分人都离校实习的空旷校园里转了一个大圈,满脸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真怕你妈妈不同意,璐璐……我那么爱你,我舍不得和你分开。”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表白,徐小璐微微动情,她落在原地,踮起脚尖深深的吻着李长安。

“李长安,你给本姑娘听好,跟你去山西,这辈子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是敢对我不好,你敢背叛我,或是伤我的心,本姑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李长安眯起眼睛大笑,毕业即将实习,心爱的姑娘就在身边,人生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时刻吗?

他忽然慷慨激昂的对天发誓:“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娶徐小璐为妻,苍天为证,如违此誓,天诛地灭。”徐小璐掩住他的唇,翻了个白眼,“你神经病啊!国产剧看多了吧你!”李长安也不生气,嘿嘿一笑,一把打横抱起自己的姑娘,就好像拥有了整个天下般的志得意满。

两个穷学生,没钱买卧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硬卧,在火车上,他的膝盖就是她的床,她睡得很踏实。

走下火车,甬道里刮来一阵冷风,徐小璐紧了紧外套,“这才夏天,怎么就这么冷。”

“忘了告诉你,北方的夏天绝对不用开空调,晚上睡觉还要盖薄被子,这下你就不怕热了吧?”李长安笑嘻嘻的提着两个人的行李箱,左右两胳膊还挂满了各种包,活像农民工进城。

那个样子,很囧,但是在心爱的姑娘面前,他像个最勇敢的男人。

“嗯,夏天是凉快了,冬天咋办?”徐小璐不由得开始为她在北方冬天的生活担忧起来。

“冬天有暖气啊,笨。比你们南方那冬冷夏热可要好多了。”终于回到家乡,李长安话也多了起来。

他说的没错,北方的冬天有暖气,很暖和。可是,有暖气的房子,他们根本租不起。

一转眼,徐小璐在这座距离京城仅一小时火车的小县城,工作生活已经三个月了。

这期间,长安已经在他父亲的家族工厂里,从基层管理开始接手工作。

而徐小璐因为学的是广告设计,在这座小县城根本就毫无用武之地,薪水期望从4000到3000,到最后,只求能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

一个月后,她找到一份打字员的工作,月薪1500。

这是个小店,店面不足十平米,店里有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老板和老板娘有时候还替人拍证件照什么的。

她每天早上8点到店里,剩下的时间,就等着顾客上门打材料,这些材料从诉讼离婚,到公司成立,以及泣血上告书,五花八门。

李长安的父母为了阻止他找个外地姑娘,出动了七大姑八大姨轮番说教,李长安只有一句话:我要娶她,我要对她负责。

父母于是就越发讨厌这个外地姑娘了,未婚同居,这能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

况且,税务局局长的女儿欣欣,就住在他们家楼上,两家父母从小看着这俩孩子一块儿长大的,多般配啊。

为了阻止儿子不切实际的“爱情”,爸妈甚至不让长安在家族工厂工作了,长安烦透了父母的说教,头也不回的说,那我离开这个家,我能找到工作养活我们俩。

他妈说,站住,你把身上的银行卡和钱包掏出来。

掏就掏,没钱还不能活了吗?长安把父母给他的银行卡、信用卡,还有钱包里的钱,一股脑儿倒在茶几上,梗着脖子出门了。

他妈在身后拍着大腿哭丧着说,这小子就是被那个狐狸精勾了魂,我就说那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是两个月之前的事情了。长安学着他妈的口气给徐小璐听。

徐小璐听得哈哈大笑,挠着他的胳肢窝说:“我就是坏女人,你怕不怕?”

长安一把搂住她:“怕,就怕你这么有魅力,被别的男人勾搭上,所以我才要把你看紧一点。”

徐小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晃荡着两条光溜溜的小腿:“你要是对我不好,我才不要你呢。”“你敢!”长安一把拎起她,假装要揍她屁股,心疼地把她楼进怀里,问她冷不冷,徐小璐摇摇头。

两个人就凑在一起,把口袋里全部家产拿出来数,还剩下四百三十二块五毛钱。

当时两个人都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去租房子时,只好找了一间最便宜的小屋子。

没有暖气,窗玻璃破了个大洞,每个月八十块,水电费另算,一个月交一次。交完了房租,又买了锅碗瓢盆牙膏洗发水等日用品,两个人还剩下两百七十三块整。

徐小璐掰着手指头说,我们必须在十天之内找到工作,就算一个月以后发工资,每天还剩下六块八毛钱伙食费,可以屯好多方便面,够吃一个月了。

长安没有说话,抚摸着姑娘乌黑的长发,第一次有些心酸的想,原来爱情真的不能当饭吃,心爱的姑娘跟着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他必须努力。于是第二天,两个人轮流出门找工作。

十天以后,徐小璐对于能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绝望了,看到那家“打字复印”的小店门口贴着红纸,写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招人”时,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亮明学历,打开电脑啪啪啪打字。

老板娘喜出望外的说,原本她只开得起1200的工资,但是自己马上就要生孩子了,店里顾不过来,如果徐小璐能顺便做饭打扫卫生等,她愿意付1500。

尽管徐小璐从未下过厨房,但为了那多出的三百块钱工资,她还是很高兴的答应了。

李长安就比较悲催了,他学的是管理学,这门功课应用到实际工作中,可说是一无是处,再加上他一心想找一份工资高的工作,结果十来天过去了,还是毫无进展。

那天晚上回到家,徐小倩做了两个菜:一个番茄炒鸡蛋,一个醋溜土豆丝儿,都是长安爱吃的菜。不过,……番茄都炒烂了,土豆丝儿黑糊糊的冒着一股焦糊味道,尽管厨艺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长安还是吃得很开心。

“璐璐,不是说每天只做一个菜吗,怎么今天有两个菜?”长安一边大口扒着饭菜一边问。“庆祝我找到工作呀!”徐小璐笑嘻嘻的说,“而且鸡蛋三块钱一斤,一斤鸡蛋有7个,分开可以炒三次菜呢,我是不是很贤惠?”

“嗯,贤惠……等等,你是说你找到广告公司啦?太好了!我就知道我老婆是最棒的!”长安夸赞起来。

徐小璐脸上的表情凝滞了一秒钟,才慢腾腾的说,只是个小广告公司。主要负责帮人打印租房卖房广告,她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李长安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如果知道自己为了留在这个小县城,连最喜欢的工作都无法从事,他一定会难过,徐小璐不得不撒了个小谎。

这并不算谎言,一旦有收入了,再慢慢找广告公司的工作也不迟,她想。

长安却感觉到了另外一种紧张,如果自己再找不到工作,岂不是成了吃软饭的?他暗暗发誓,明天,明天只要能找到工作,不管是什么工作都不挑剔了。

吃完了饭,小璐去洗碗,长安看见她手上的冻疮,心疼地责备她为何不用热水壶烧热水洗碗。

“可是,一度电要一块钱,我刚才看了一下电表,我们才住了十五天,已经超过30度电了,房东好坑啊……我不想烧热水。”小璐委屈的说。

长安从她手里接过锅碗,默默的去室外的冷水池洗碗,小璐靠在门框外,看着自己的男人,露出傻笑。

洗了碗,长安带着小璐,去巷子里的十元店,花十块钱买了一双毛线手套,还买了一笼小璐最爱吃的蒸饺,徐小璐带着手套呵着白乎乎的热气,笑道:“你这个笨蛋,又超支啦,再这样下去我们都撑不到发工资……”

“没关系,我来想办法。”长安宠溺的笑说。

第二天,李长安就找了一份网吧网管的工作,工作时间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和徐小璐工资一样,每个月1500。

为了庆祝,当天晚上两人破天荒的下馆子,各点了一份水饺。那个时候,他们的每一天,都是算计着口袋里剩下的钱,过着紧巴巴的日子。

可是每一天,只要下班回家,见到对方的笑脸,就觉得再多的辛苦都是值得的。这样的生活,是他们全部的快乐。

尽管节衣缩食,到了月底,钱还是不知不觉花光了,前几天还能每天煮一袋泡面分着吃,现在连泡面都买不起了。

幸而,小璐的老板娘答应预支三百块钱工资,两人才不至于要向家里人低头。

第一个月发工资的时候,长安兴奋的买了一辆自行车,“这样,以后我就可以每天接送你上下班了!”他拍着自行车后座对徐小璐说。徐小璐兴奋的跳上自行车后座,搂紧他的腰:“起驾,回宫!”

第二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他们添置了一些冬天御寒的棉衣外套雪地靴,还有两床厚厚的棉被,修补了那个破洞的窗户,这样,在下着雪的北方,风呼呼刮进来的时候,长安就不必背对着那个破了洞的窗户受凉了。

虽然工资已经所剩无几,但是长安还是在小璐生日的时候,跟同事借钱,带着她去吃了一顿丰盛的火锅。

第三个月,长安用省吃俭用的钱,外加从同事那里借的钱,给小璐买了一部手机,方便两人随时联系。

第四个月,某一天,长安骑着自行车载着小璐回家,小璐在后座上大笑着说:“老板娘说给她女儿取名叫团子,因为长得团团胖胖的好可爱,哈哈,老公你不知道小女孩有多漂亮,我们以后也生个女儿好不好?”

长安面带微笑吃力的蹬着自行车,北方的雨雪天实在不好走,何况这辆二手自行车也不是那么好伺候:“我喜欢儿子。不过,只要是你生的,不管是儿子女儿我都喜欢。”

小璐歪着脑袋想了想,忽然又说:“不对,生个女儿你一定会很疼她,到时候我会嫉妒的,那还是生儿子算了。”

到了家门口,长安停下自行车,小璐也跳下来,长安笑着摸了摸她脑袋:“要是你对别的男人好,我也会吃醋的,哪怕是我们的儿子。”

“嘻嘻,你这个大傻瓜。”李小璐幸福的骂他。

“长安。”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奔驰车里探出一张阴沉的脸,那张脸孔和长安如此相似,以致于小璐一下子就猜出了来人,脸色苍白了几分。

长安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小璐却是怯怯的喊了一声叔叔,那人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小璐就接过长安手里的自行车把手,让他过去,自己先进了院子里。她把自行车锁好,然后上楼回房,洗菜做饭。

忐忑不安的等待了半小时之后,长安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上楼了。

他说,父母在讨论之后,还是决定让他回去接管家族的工厂,但父亲也说得很直白,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接纳了小璐的存在。

小璐的心里有一股不妙的预感,可是长安说,他只有回到家族工厂里,才能为他们的将来争取一丝机会,小璐就不好再反驳了。

他们的生活渐渐宽裕起来,三个月后,长安买了一辆电动车,可是,忙于工作的他,却没有时间接送小璐上下班,而且,争吵也渐渐多起来。

比如,小璐做的饭菜不合口时,他再也不会夸她贤惠,而是皱眉说,想吃面条,北方人爱吃面食,然而徐小璐却是怎么都无法适应。

再比如,徐小璐坚持天天都要去澡堂子里洗澡,长安却说那很浪费水,他们一周才洗澡一次,从前没有钱进澡堂子,小璐可以克服,可是现在如果不去澡堂子,就觉得浑身痒痒。

那天深夜,他们为了要不要去澡堂子洗澡,第一次爆发了战争,长安说自己上班已经很累了,小璐说那我自己去,争夺中,长安把她收拾好的衣物和沐浴露洗发水都摔到了地上,小璐无声的哭起来。

最后,长安还是载着她去了澡堂子。

路上,经过小卖部时,一个男人在小卖部用公用电话打着电话,声嘶力竭的喊着:“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不爱我了……”然后喊着我错了,求你不要离开我,一边啪啪的扇自己耳光。

小璐看得心酸,长安一边开着电动车,一边为了逗她开心,笑着说:“老婆,你看那个人像不像个傻逼?”小璐沉默地想着,长安啊,我们千万,千万不要走到那个地步,好不好?

徐小璐后来无数次的想,如果没有那个叫做欣欣的女人出现,或者他们的关系不会恶化得那么快。

又或许,在贫穷的日子里,相爱的人可以相濡以沫,但是爱情要考验人们的,从来都不是饥寒交迫和生死相依,而是,生活本身。(未完待续)

亲爱的,我们怎么分手了(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