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养了一个小男孩,这晚男友不在家,男孩却突然站到我床前(我收养了一个小正太小说)

coco 77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29岁生日那天,我与洛南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我骂他贱女人的电话都打到家里来,他骂我养着个小白脸还有脸说他。

这样的争吵对情侣来说实在不堪,所以洛南摔门而去,他说他再也不回来了。然后小郁静悄悄上楼,默默地收拾一片狼籍的卧室。

我坐在沙发里一动都不想动,小郁把碎玻璃扫起来,又仔细地察看我的脚,看我有没有受伤。

他说,姐,你别难过。我问他,他说你小白脸,你不生气?

小郁蹲在地上,一边用手捡碎玻璃,一边说,姐不生气我就不生气。

小郁有时候像个女孩子,从来不高声说话,他被我从家乡带出来那年才14岁,我出钱让他上学,学开车,把他安排在我的公司做行政,对别人说我是他的表姐。

事实上他只是一个我认得的人的孩子。父母都死了,我在他家老屋找到他时,他正蹲在煤气炉旁边煮一锅面条。

然后他把面条端到我面前说,姐,你吃。

我决定把他带走。洛南开始不同意,我用分手威胁他。

后来洛南妥协了,却从来与小郁搞不好关系。他讨厌小郁,小郁也讨厌他。三个人的家,只要我不在,空气都能结成冰。

那一次,当洛南动手打我的时候,小郁冲上来,抄起一只花瓶,把洛南的脑袋敲破了。那次以后,洛南再也不敢动我。

我第一次和洛南商量分手的时候,小郁说,姐,我拖累你了。

我问他,姐分手你高兴吗?小郁纠结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地回答,高兴。

洛南从家中搬走那晚,小郁问我,姐,要不要我陪你睡?

我点头,他就自己抱了被子,铺到我床边的地毯上。

我们在黑暗中睁着眼睛聊天,小郁问,姐,当年为什么要收留我?

他说,我知道你并不是我爸的同事,他的同事都是些老头子,而你只比我大十岁。

五年来,小郁不停地问我这个问题,我从来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于是转移话题说,小郁,姐很难过,姐以后要一个人了。

小郁便从地上爬起来,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他俯下身子亲了我一下。他说,你还有我。

我吓了一跳,黑暗中,我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由他面庞上散发出来的炽热。

从这天开始,小郁从我床前的地毯上,睡到了我的床上。

我承认,对小郁,我没有幻想,但是有爱。当又一个企图追求他的女员工被我开除后,我逼着自己承认这个事实。

我爱他,就不能让他把19岁的青春随便掷在一个打工妹手上,他应该有更好的前程。

我要他好好学习,然后送他出国深造,出人头地,最好再也不要回来。

两周后,洛南竟然又回来了,他说,我不想和你分手。

我炒了两个菜,留洛南吃了一顿饭,还是把他赶走了。

洛南没有过多纠缠。他说,我恨你。当他走出门外的那一刻,我的心很疼。

那帮人冲进我的办公室,张口就要50万时,小郁恰好听见了。

他刚刚从工地上回来,晒得一脸黝黑。他很努力,正在慢慢成为我生意上的好助手。

他们刚说完,小郁便给了为首的男人一拳,然后一群人打做一团,我不得不叫来了警卫,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这天我亲手给小郁煎了牛排,一边做一边告诉小郁,你也该学学怎么煎牛排,将来出国生活会用得上。

小郁暴躁地说,我不出国。

我把平底煎锅砰地摔地灶台上。我说,你必须去。

小郁愤怒地与我对峙。然后他一字一字地说,那个男人我认识,他是我爸爸当年抓过的流氓。他为什么会来找你?你们是什么关系?

小郁的父亲,当年是一名警察,他才四十出头,办案能力很强。

那年我19岁,因为想买条昂贵的裙子,便答应和一个男人去开房。

刚进房间,就有一帮人冲进来,男人说,只要你帮我们做一件事,今天的事就放过你,我们不会告诉你的家长和学校。

他们要我做的事,是去拦小郁父亲的车,佯装找不到回家的路,让他送我。

然后,我再诬陷他企图强奸。

我成功了,当我嚷起来的时候,那群人适时从某个地方钻出来,拦住了小郁父亲的车。

那个看上去很正直的中年男人浑身长嘴都说不清楚。当我逃回学校时,我听说那个男人自杀了,丢了工作,儿子因为他出了这件丑事而患上抑郁症。

几年后,我在低矮的老屋里找到小郁。

我居然成了女企业家这件事让当年逼迫我的地痞兴奋不已,不趁机敲诈一番怎么行?这样的敲诈一旦开始就没有结束,除非我完蛋。

我必须在完蛋之前把小郁送出国,给他一个前程,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

4周后,小郁上了去英国的飞机,他将在那里的一所电子工程学院,完成四年的学业。

他是一个人走的,不要任何人送。他说,姐,我要忘掉你。

我说,好。

我也要忘掉小郁,带走小郁的飞机像一个句号,将终结我的过去,然后,重新开始一个未来。

本文章已加入话题小组#爱情故事#,AI系统已智能推送给感兴趣的小组成员,目前该小组成员们正在强势围观。点击此处前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