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疏于防备,他就会入梦(对你毫无防备)

沐阳 45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不是个爱玩的姑娘,长长的假,选择在家里静静地煮水。

月光暗哑,深秋里的气温时暖时凉,无法深度入睡的夜晚,他就来了。

接连好几日都是相同的梦,梦见我爱的那个人,他在我家。我又带他回家了,十分奇怪,一天天地每场梦内容一致,只不过场景不同。

每一天都是父母与他都在的温馨画面。

一天一个梦。

第一天母亲接风洗尘,为远道而来的我和他下厨,琳琅满目一桌子美味,我吃得少,他却很配合地空盘。我们没有对话,只静静地笑。

第二天,去了山里,爹在开车母亲用不太熟练的普通话解读风景,或徒步涉水在瀑布下面氤了一身水汽。我没有说话,他也只是听着,津津有味。我们依旧没有对话。

第三天父亲找他聊了聊,单独。我并不想知道内容,一瞬间,甚至忘记了带他回来的目的。只觉得疲惫,疲惫地在床上很快睡去。

醒来他就在床边,仿佛在等,不知道那个姿势维持了多久。抱了抱我顺势躺了下来,在我身旁。

家里静悄悄的,好像一个人都没有,窗外风扫过那棵折枝了的桃树,他终于开口说话。

“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你爸爸没有反对,但也没有被完全说服。现在怕是在等你的意见?”我偎在他怀里,伸手紧了紧胳膊。

还是一言不发。

他看我不说话,转身将我压在身下,很突然地吻过来。回来三日朝夕相处三日,有父母在,他睡书房,没有条件轻举妄动。现在仿佛一只断食已久的饿狼,在食物面前没了思考。可又是自己答应过的,半年不能碰我,这仿若一个诅咒让他吻到我的脖颈又停下来。

睡着时候想起非常多事,我的任性,他的辜负。

多少年了,我们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但这一天终于即将尘埃落定,此刻内心却只剩下无限恐慌。想起他总会突然改变决定的习惯,想起他的婚姻,想起我们并不合拍的个性和过分合拍的身体。

血液从心底一直凉透到神经末梢。

我刚想开口说话,那个人却滑到被子里去,把脑袋放在我的小腹上,睡着了。

梦里的记忆是不真实的,思念一个人,以及现实世界中得不到的经历,都会在这一片片虚妄中呈现。就好比我希望他已经离婚,诸事多在我的角度思考,也做到曾答应过我的任何事。所以,我会将两个人的行为习惯对调。

着急的变成他,一直沉默的是我。

他已是孑然一身,除了我,要不了其他任何女人。

我早该能想到沉默的感觉是如此的好。并不是不爱眼前这个人了,只不过有时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得不再多花点耐心。

客厅的花架上放着一只绿萝环绕图瓷碗,是从前我和他逛超市时候默默看中,却一直没有带回来那只。

因为我跟他没有家。

这厢不知是母亲与我异地心有灵犀,才买回来的。

还是他悄悄早已看穿。

总是疏于防备,他就会入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