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的爱情,我有一个最怂的前女友(大学校园的爱情是最单纯)

coco 464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夏天到了,大家都比较燥热,燥热就容易产生很多不满的情绪,就容易吵架。

这是钟露露得出来的夏天小规律,所以每到夏天的时候,她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做一个安静的美女子,你问我为什么?因为钟露露做人太怂了,不敢跟任何人有冲突,即使是对方有错,钟露露也会愿意自己道歉息事宁人。

即使钟露露已经这么怂了,还是跟别人起了争执。

这真不是钟露露的错,事实上,每一次跟别人有争执99.9%都不是钟露露的错,那天钟露露买完水果准备回宿舍,迎面跑过来一个风风火火的小姑娘,直接撞在了钟露露身上,水果掉了一地不说,那个小姑娘也摔在了地上。没等钟露露说话,小姑娘就站起来指着钟露露的鼻子说:“你走路没长眼吗?见人不躲躲吗?”钟露露本来想说是这个小姑娘的错,但是话说出口就变成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小姑娘见钟露露服软了,更咄咄逼人:“你说我要是摔出个好歹来你咋办?你就是想看我笑话吧?”小姑娘一直不住嘴,钟露露也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其实她挺想把掉在地上的苹果捡起来的,但是又不敢。

正在小姑娘说的起劲的时候,一只手把钟露露掉在地上的苹果捡了起来,跟对面小姑娘说:“你丫有病吧?我都看见是你先撞得人家了,还在这里叨逼叨,有意思吗?”说着拿起手里的苹果就往小姑娘身上砸,小姑娘直接蒙了:“你有病啊??”对方也不甘示弱:“我就打你怎么啦?你弱你有理啊?再说了,你弱吗?”

这就是钟露露跟钟仁的认识过程,认识之后钟仁总是恨铁不成钢的跟钟露露说:“你能不能不这么怂,太给我们姓钟的丢人了。”钟露露也只能沉默不语。熟悉钟仁之后,钟露露知道钟仁是特别急的性子,能动手绝不逼逼,能逼逼绝不沉默。恰恰跟钟露露相反的性格。不过性格相反并不会影响钟露露跟钟仁成为朋友,而且跟钟仁出门的时候,钟露露觉得自己腰杆都直了一些,不再畏手畏脚了。

后来,钟露露跟钟仁在一起了,钟仁告白的时候也不忘记损钟露露:“你怂的要命,看来我只能牺牲自己给你壮胆了,在一起怎么样。”从小到大钟露露第一次被告白,怂到不能自己,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但还是同意了。

跟钟仁在一起之后,钟露露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性格的反差,钟仁经常跟别人吵架,经常因为一点小事要跟别人撸袖子干起来,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钟露露总是想躲进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钟仁已经是自己的男朋友了,又不能撇下他不管。

钟仁比钟露露大一届,已经准备实习了,联系了几家企业,都收到了面试通知,虽然钟仁性子急一点,但是专业技能还是很好的,即将走向社会的钟仁最不放心的就是自己怂到上天的女友钟露露,反复叮嘱钟露露好几遍:遇到事不能怂,不能怕!

其实钟露露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倒是觉得钟仁的性子可别在社会上吃了亏,钟露露猜得没错,钟仁去面试第一家企业的时候 ,就听出了对方工作人员一味地想压缩成本,让实习生干最多的活,性子急的钟仁怎么能受得了这个,当场就跟对方吵了起来,最后被赶了出来。跟钟露露说这个的时候钟仁语气轻松,好像自己刚刚打了一场胜仗一样,钟露露急在心里,但又不敢多说什么,因为她说再多遍,钟仁都不会改的,就像钟仁说了很多遍让钟露露勇敢点,钟露露都不敢。

好在钟仁运气比较好,还是面试到了一家比较好的企业,开始了自己的实习生涯,钟露露还是在学校里慢悠悠的过日子,日子一天天过去,也不是很慢,钟仁会时不时的来找钟露露吃饭约会,就这样,过了半年。

半年后,钟露露放暑假,钟仁来接钟露露,顺路开了朋友的车来,没想到刚到校门口就跟人吵起来了,原因是因为钟仁进校门的时候车比较多,钟仁开的急,蹭着了一个男生,这个男生也不是什么好惹得主,跟钟仁吵了起来,开了一路比较疲惫的钟仁没心思跟这个男生吵架,一拳头就打了过去。

后来接到钟露露的时候,钟仁半开玩笑的跟钟露露说了这个事,钟露露小心翼翼的说:“以后性子不要这么急,再说了,本来就是你不对。”钟仁一下子火了:“我这不是着急接你吗?还成我的错了?”钟露露不敢说话,钟仁也不说话,只是把车速提高了许多,到火车站的时候,钟露露拿着行李,准备进火车站,想了想说:“钟仁,我们还是分手吧,我觉得我们不合适。”钟仁第一次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你再说一遍。”钟露露少见的没怂,说:“钟仁,咱俩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性格差异太大了,还是分手吧。”钟露露以为钟仁会发火,但是钟仁少见的很平静,他点点头,同意了。

那个暑假钟露露学了驾照,每天把时间耗费在驾校,也就没有什么时间想钟仁,两个人本就不是一届,更是很少听到钟仁的消息。钟露露偶尔会怀念跟钟仁在一起的时候,但是她又觉得自己实在无法忍受一个脾气暴躁的男朋友。

开学的时候,钟露露一下火车站就遇见了钟仁,钟仁还是开着朋友的车,一见钟露露就打开后备箱:“我来接你的。”钟露露也没多矫情,就坐上了钟仁的车,快到学校的时候,钟仁说:“咱俩真的不可能了吗?”钟露露依旧硬气:“对,不可能了。”钟仁想说什么,但只是摸了摸钟露露的头,什么都没说。

进学校门口的时候,钟仁放下车窗,没想到正好遇见接钟露露时跟自己有冲突的男生,男生也认出了钟仁,不过钟仁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钟露露下车的时候,钟仁思考再三,还是说:“以后遇事要勇敢,不要怂。”钟露露点点头:“你凡事要冷静,不要遇见什么事就要吵架。”,然后走进了公寓楼。

钟仁看着钟露露的身影消失在公寓楼里面,叹了口气,准备离开,走出学校门口的时候,钟仁突然想抽烟,他把车停在一个僻静的小胡同边,点起了一根烟,还没抽两口,就被人从后面打了一拳,钟仁回过头,发现是那个起冲突的男生,钟仁吐掉嘴里的烟就想动手,却突然想到钟露露说的话,就在钟仁思考要不要和平解决的时候,男生拿着手里的刀就刺了上去。刺完第一刀的时候男生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吵架?”钟仁来不及说什么,男生又刺了第二刀。

钟仁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想,自己刚才已经能冷静的思考问题了,不知道钟露露还能知道吗?

钟仁的葬礼没人通知钟露露,钟露露也不知道钟仁死了,只是听说学校附近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件,是学生犯罪,还死了一个人,但是不知道杀人者的名字,也不知道受害者的名字,学校方面只是严重警告学生要保护好自身安全。

钟露露有时候会觉得奇怪,觉得钟仁真的就突然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QQ微信也没见钟仁的动态。不过她现在遇见事情的时候,真的像钟仁说的那样,已经没有那么怂了,会讲道理,甚至学会了吵架。

只是有时候她会想,现在钟仁的脾气改了吗?还是那么急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