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友交往半年我提出分手,女友却要我赔60万(和女友交往半年就没给我花过钱)

可可 650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一个月前,阿彩搬来住在了我隔壁,可是她交完房租就没钱了,家里断电断水,于是我请她吃了一顿饭,并替她缴了水电费,顺便帮她修好卫生间漏水的水龙头。于是阿彩就宣称爱上我了,然后就赖在我屋里不肯走。

我像拎一只小鸡一样把她拎了出去,可是只过了一天,我便被阿彩算计了。尽管我已经替她修好了水龙头,她仍然强行借用我的卫生间,而且洗完澡只披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作为一个男人,我无力抵抗。可是,我仍然没有办法爱上她,只是从此我家里多了一个人,她在我身后走来走去,哼着歌,日子忽然就这样被填满了。

我买了一只豪华的书柜,又买了许多又大又厚一辈子都用不着的工具书。我承认,作为一个男人,我时刻记挂着品味这件事。可是书柜其实是我生活里最不必要存在的东西,因为我还没有空调和洗衣机,尤其是洗衣机。以前我把所有衣服包括内裤都送往干洗店,每个月因此花费不少钱。而现在有了阿彩,于是整个冬天,我都目睹了她把手浸在冷水里泡得通红这个事实。

我承认我很忽略她,可是她好象不以为意。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我不富有,不体贴,昼伏夜出还有乙型肝炎,就因为我是一个男人吗?

阿彩说,你做的红烧鱼很好吃。

她刚搬来时,我请她吃的那顿饭,恰好做了红烧鱼,这是我唯一会做的菜。

可是红烧鱼对阿彩却意义非凡,她是个孤儿,她的母亲死前对她说,妈妈再也不能给你做红烧鱼了,以后想吃,就找一个男人给你做吧。

只是除了她刚搬来那一次,我再也没有做给她吃过。

阿彩因为红烧鱼而爱上我,我却无法像她一样爱得这么莫名其妙。她很漂亮,却粗糙,脑子里没有装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爱好。

我认识了沈小琴,她是别人给我介绍的对象。

阿彩不是我的理想,沈小琴才是,沈小琴端庄,大方,有大学学历,素食,喜欢歌剧和轻音乐。

我决定赶走阿彩。

我买了一副羽毛球拍和一盒球,我说冬天快到了,我们要锻炼身体。但那副球却一直都没有用过,阿彩整天追着问我,我们什么时候去打球?可是我哪有什么时间和她打球,我不是在上班就是在和沈小琴约会。

直到有一天我把那盒羽毛球找出来,我问阿彩,球怎么少了两个?

一盒球有十二个,而我当着阿彩的面数了两遍,都只有十个球。所以我质问阿彩,你和谁去打球了?

阿彩百口莫辩,直到被我问到发疯。我将球一个个丢到她面前,丢一个问一句,你和谁去打球了?阿彩只有一句,我没有我没有。

我对阿彩说,你滚。

阿彩不哭也不闹,她冲进厨房,拿出一把刀子,然后对准自己的手腕对我说,你要赶我走,我就去死。

我换了个办法,我告诉阿彩,我要去外地出差半年,房子租期快到了,事实上房子是我自己的,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她。然后我叫了一辆出租车,把阿彩的东西拉到通州的一处民房里,就和她告别了。

我离开的时候阿彩抱住我,她可怜巴巴地攀在我身上,说,等你出差回来,做一次红烧鱼给我吃吧。

那一刻我居然开始心疼,不由自主地抱紧她。

我没有再去找阿彩,虽然我知道她可能在通州的民房里等我等得很辛苦。

沈小琴一来就将我的房子进行了一番大清扫,丢掉许多东西。这些东西都是阿彩搬回来的,比如一个铁架子,一个木箱子,她把它们改造成花架,茶几,倒是别有情趣,可是真没什么用。

沈小琴很好,她经常和我谈到未来,比如我们将来要买一辆什么牌子的车。她和阿彩是两个极端,一个是云端,飘渺而虚空,一个是大地,结实且丰盈。

只是男人的思维很奇怪,我在如愿和沈小琴在一起后,竟开始想念阿彩了。

不过我仍然竭力疼爱她,她是一个好女人,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我说将来有钱了,送你一套房子。于是,她马上就从床上爬起来,找来纸和笔,换算好一套房子值多少钱,然后让我打上欠条。

那个时候我们刚刚看了刘德华和蔡卓妍主演的电影《再说一次我爱你》,阿SA扮演的小妻子就习惯把老公作出的每一个承诺都认认真真记在纸上,不管它能不能实现。女人总是相信实在的,白纸黑字的东西。

只是有一天晚上,我和沈小琴吵架了,因为她竭力游说我联系一个差不多二十年没见面的初中同学,而她的理由是那个同学现在是大学老师,将来我们有了孩子要上学时,可能会用得上人家。

我觉得十分荒唐,所以我们在阳台上争执起来,然后我一低头,就看见楼底的路灯下,有个孤独的身影,似乎已经在那里伫立了很久。

阿彩,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隔着遥远的距离和夜色,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分明能感觉她的目光,凌厉地穿透了我的身体。

阿彩后来再也没有来过,我却不再获得安宁。有一次我甚至忍不住去通州找她,她却已经不在那里。

沈小琴却日复一日地变得面目可憎。其实她没有变,变的是我自己而己。张爱玲不是说过吗,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两个女人,得不到的是白月光,得到的就成了蚊子血。

我越来越受不了沈小琴的精打细算,她提出来房子应该加上她的名字,因为她为我付出了青春和感情,可是她的话在我听来的意思却是,她的身体应该算做一种投资,所以要有所盈利。

她甚至还帮我算了一笔帐,列数她和我住在一起后,我省了多少交通费,她为我洗衣做饭,我又省了多少生活费。

她原来根本就不喜欢看歌剧和听轻音乐,她说女人一旦安定下来就不需要那些东西来撑场面。

每当沈小琴在我面前算帐的时候,我大脑都是一片空白,只看见她的嘴不停地开合,我承认我是个务实的男人,找个女人只想好好过日子,可是日子过得这么累,是我没有料到的。

我向沈小琴提出分手时,满以为她会把门一摔就洒脱离去。可是沈小琴不慌不忙,她拿出一张欠条说,在分手之前,把欠我的钱还了吧。

原来那部电影教会沈小琴的,不止是温馨和浪漫而己。当爱情不在了,就得抓住最实质的东西。一套房子的承诺,沈小琴换算成了60万人民币。这张欠条明显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我就是变卖所有财产也还不上。而且她居然郑重其事地打算与我计较到底。沈小琴说,你根本就不爱我,只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所以你必须付出代价。

我爱上了喝酒,我有乙肝,医生说绝不能喝酒。可是不喝怎么办,一夜之间,我欠下了巨额债务,沈小琴不会放过我,而我混成今天这副德性,就连自己也不想放过自己。

我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反正意识都已经模糊了,哧溜一下就滑到桌子下面。这是间黑暗的小酒馆,人影混沌,电力不足。这样很好,没有人注意到我的狼狈。可是我看见了阿彩,她拼命掐我的人中,把我从地上抱起来,细瘦的手臂充满力量。

当我再一次醒来时,已经在医院里,阿彩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我。

阿彩照顾了我三天就走了,走的时候她对我说,有空来娶我。

警察来找我做笔录,我才知道阿彩去找了沈小琴,她用刀子逼着沈小琴交出了那张欠条,然后当着沈小琴的面,一口一口将欠条吃了下去。

这就是阿彩,这就是她处理问题的方式。简单,直接,凌厉。就如她对我的爱一样,不懂得收和放,却如一枝竹箭,稳稳地刺中我的心脏。

阿彩以挟迫罪被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可是我去看她时,她却兴高采烈,她的头发被剪短了,露出额头和闪闪发光的眼睛,她用手抓住铁栅栏对我说,别忘了,有空来娶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