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和我商量在哪办婚礼,一个女人把电话打到我手机上(男友和我商量在一起睡觉)

不朽 304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在一次聚会上,我认识了陆昊,聚会结束后,他坚持要送我回家。

女人一生要明白的138件事里说,男人是件奢侈品,没有也能活,有却最好。现在这件奢侈品活生生地出现了,我该怎么办?

我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他一边说爱我一边和前女友在宾馆开房。分手时我们大打出手,然后我到书店买了一本爱情守则,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我在一夜之间修炼成了一个爱情专家,从此习惯从理论的角度剖析男人与女人的关系。

我没想到陆昊竟把屋子收拾得这么空旷,看不见一件多余的摆设,台灯是没有灯罩的,窗帘是冷冰冰的木制百叶窗,毫无生活气息。爱情守则告诫我,男人的房子如果太过整洁,则他活得没有热情,无心经营自己的生活和感情。

可是我仍然在这冰冷的房子里和陆昊突破了最亲密的关系,因为我喜欢他。

不过我并没有在他家住下来,我有我的工作。书上说了,如果工作与男人的约会档期相冲突,请选择前者。因为工作不会辜负你,而男人会。

我们经常约会,彼此都很合拍,只是有一件事我无法释怀,我们曾经不止一次路过陆昊父母的家,可是陆昊从来不提一句,上去坐坐。

直到有一天我们去郊游,途中坏掉了一只轮胎,陆昊镇定地打开后备箱,取出工具和备胎,干净利落地更换起来。

夕阳把他的侧影镀上了一层金色,爱情涨满了我的胸腔,可是我做了许多关于他的爱情测试,没有一份答卷是及格的。

更要命的是,我并不甘心独自消化这种情绪,所以我说,我就是你人生中的一只备胎,时时面临被换掉的危险。

我知道此刻的我,简直就是琼瑶附体,讨厌得不能再讨厌了,陆昊眉头皱了一下,然后他问,为什么你不问问我爱不爱你?

基本上,我是不问男人这种问题的,因为书上说,别逼男人撒谎,他会恨你,别逼男人说实话,你会恨他。

陆昊终于爆发了,他说,你能不能不要讲这些愚蠢的狗屁理论?

这是陆昊第一次对我这么不客气,我决定把他忘掉。我甚至不允许自己为他失眠,因为书上说,没有任何人值得让你过了午夜十二点还苦想不睡。

两个星期后我让朋友安排了一次相亲,那个男人十分符合我“专业”的眼光,不秃头不肥胖不委琐,我还想怎样?

只是现实比我的理论更加坚硬。那个看上去非常稳妥的男人,跟我商量订哪一家酒店举行婚礼时,一个女人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她说我要想和这个男人结婚就得先从她的尸体上跨过去。

我落荒而逃。陆昊说得对,我的爱情理论,在现实面前狗屁不通。

我没有想过再去找陆昊,自从分手后,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过,他的自尊比我更加坚挺。

我没有想到的是,陆昊失踪了。

陆昊失踪的事是他父亲告诉我的,那个老人来敲门,我立刻就知道他是谁,因为他的脸和陆昊就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可是陆昊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叫过父亲了,因为他恨他。陆昊本来有一个慈祥的母亲,甚至还应该有个妹妹,可是她的母亲遇上难产,需要家属签字时,他沉溺赌博的父亲不见踪影,于是母亲与还没来得及出世的妹妹双双死去,陆昊也从此不与父亲说一句话。父亲天天在家煮好了饭等他,却一直等不到儿子的原谅。

我想起陆昊那个如水般冷寂的房子,书上说,这是一个没有热情经营生活的男人,可是书上没有解释为什么会这样。

我还想起了他常常关掉手机,我曾经断定他肯定有些没有处理干净的感情,其实只是为了躲避父亲的电话而己。

我在一刹那间想通了很多事,爱情守则里最后一条说,记住,你只能活一辈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