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教的例子名人,来中国支教的外国人(支教典型案例)

瑞幸 964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媒体报道过两位外国人,他们志愿来中国支教。

美国人丁大卫,五十岁,出生在一个富裕家庭,曾就读于著名的威廉玛莉大学,获得了古典文学硕士学位。

1995年,丁大卫前往甘肃兰州,作为外籍教师应聘到西北民族学院,学校给他开出的工资是每月1200元。

他打听了一圈后,知道这个工资比一般教师要高,于是赶紧找到学校,要求把工资降到900元。学校不同意,坚持要付1000元,丁大卫觉得“四位数”还是太高,几番争执,最后定在了950元。

要求降工资,这也不是丁大卫的第一次。

1994年,丁大卫在珠海恩溢私立小学任英语教师时,为了降低工资,为了和其他老师一样,不住带空调的房间,也和校长发生过一次相似的“斗争”。

当时,学校外面是一个市场,丁大卫指着市场里民工住的地方对校长说,你看他们,那么多人住在一个帐篷里,很闷很热,冲凉也不方便,他们就是这样生活的,我比他们已经强很多了。

这位校长后来到处和人说,这个丁大卫,老和民工比。

在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主持人问大卫为什么会一直随身携带着中国国旗?

大卫解释道:“因为我现在身处中国,我要多说美丽的中文,如果有人来到我的房间,看到我挂的五星红旗,那么也会缩小我们之间的距离,而且这面五星红旗还可以提醒我现在是一名中国教师,也可以激励我多为中国教书育人”。

台下观众听到后,鸦雀无声,让我们由心底对他产生尊敬。而大卫也是因为上了这个节目之后火了起来,许多节目都开始邀请他,并且许多名牌大学也都向他开出了非常高的待遇。

但大卫仍然不为所动,并且又独自一人前往了甘肃省著名的贫困地区东乡县支教。

到了东乡,条件更为艰苦。没有暖气、没有电视、没有洗衣机、没有抽水马桶,“他们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生活,我有什么不行?”他说。

来到这里后,大卫为当地的教育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而且他也很幸运的认识了一个家乡的女孩,这个女孩也是从美国来到中国支教的。

目前,大卫在东乡自治县担任教育顾问,并协助出版了东乡语和普通话的双语字典,并且大卫还在当地筹款建设了11所学校,这么一位大爱无私的人,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的尊敬!

有这样一个德国人,年纪轻轻跑到中国广西偏僻山村支教,一待就是十年,这一举动感动了无数人,可是他却说不想感动中国……

无独有偶。

2001年7月,广西东兰县坡拉村林广屯来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他在村里以每月10元的价格租了房子开办学校,给当地失学的孩子上课。

当时的林广屯不通电话,也不通公路,当地人大多只会讲壮族方言。

人们觉得这个外国人真是一个怪人,不好好待在自己的国家,却跑到中国农村来给学生上课,还不要工资。

几天后,村民知道了这个外国怪人名叫卢安克,是德国人,不吃肉、不喝酒、不抽烟、不赌博。当地人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外国人会自愿到山里给孩子们上课,并且不要钱。

在村民眼中,德国怪人卢安克就是洋雷锋,是来帮中国人搞教育的,老人和小孩都亲切地叫他“卢老师”或者“老卢”。

卢安克1968年出生在汉堡,是一对双胞胎中的弟弟。中学毕业后做过帆船厂的工人、帆船教练,当过兵,后进汉堡美术学院读工业设计。

孩子们把卢安克当作最值得信任的玩伴,而卢安克也是最了解山里孩子的人。

卢安克和孩子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爬树、挖泥鳅、在泥地里打滚。白天,卢安克与学生一起去放牛,去干农活;晚上,孩子们在看电视剧,而他则在一边翻译他的书。

卢安克与孩子们的关系很亲密,不少孩子会爬在卢安克身上介绍:“他是卢安克,我们都叫他老卢,老卢就是我爸爸。”

他翻译了上百万字的教育论著,并且把他的研究成果和心得在博客上贴了出来,只求对别人有所帮助。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德国人,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所做的。

主持人柴静不止一次采访他,她说“对卢安克的采访让我崩溃”,“面对他,我土崩瓦解”……这位德国人无形中成为柴静的精神导师。

在中国山村义务支教10年,躲记者成为卢安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当有记者来采访,他就会远远地躲到学生家里,等记者走了,再回到学校。

他说:“媒体会把我塑造成名人,我只想做好我的事,我不想出名,做名人只会影响我的工作和生活。”

“我很害怕去感动别人。2006年,有人推荐我参加感动中国人物评选,我吓坏了,赶紧给评选委员会写信,让他们别选我。我不想感动中国,只能是中国感动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