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口上的创可贴(心碎上面的创可贴)

爱学号 772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大四找实习那年,阿基和同专业的女孩儿一起奔波于各家招聘单位之间。他原也想和这个娇娇怯怯的女孩儿发生点什么,于是一路下来,额外照顾着。

从写字楼里出来,女孩儿跌跌撞撞地找了个地儿坐下,捂着脚腕说不行了。脱了高跟鞋,磨得厉害,破皮出血。但是没事儿,女孩儿从包里取出一包创可贴,对阿基调皮一笑,“我早有准备!”

阿基一愣,见女孩儿把创可贴贴在破皮的地方,穿上高跟鞋,又生龙活虎地说赶紧去下一家。

地铁上,两个人挨得很近,但阿基看着她脚踝处隐隐露出的创可贴,一时竟沉默起来。

女孩儿犹然还没察觉阿基的不对劲儿,还以为阿基是心疼她呢,脸一红,“没事儿的。虽然受伤了,但是创可贴一贴,隔两天就好了……说起来,创可贴真的好神奇,也不知被它盖着的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反应?”

阿基别过头,看着黑漆漆的窗外,好似回到了记忆的深处。

曾经有个女孩儿也和他说过类似的话。

他刚入大学时认识的第一个女朋友,外校联谊时,他俩一见钟情。

霍佳佳,他没有忘记她的名字。

那次他送她一束玫瑰,她的手被刺割破了,他领着她买了一包创可贴,细心地为她贴上,“很快就好了!”

她的脸笑得绯红,她说:“创可贴好神奇啊,也不知被盖着的地方,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反应,不多久,受的伤就好了。”随即眼珠子一转,又笑吟吟地说,比手画脚地说,“你说,如果往身上狠狠地砍上一刀,再用超大的创可贴贴上,那么伤口会不会也能好起来?”

阿基不由一呆,这个玩笑对于他而言有些阴森。不过热恋的男人总是甜言蜜语,他随即抱了抱她,“有我在你身边,你怎么会受伤?”

霍佳佳的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

“不过,热恋中的人总是眼瞎的。其实她根本不适合我,你知道吗?我以为她只是偶然开个阴森森的玩笑,但她其实就是个阴森森的人!你懂我的意思吗?再给我举个例子,出去逛街,好可爱的小猪存钱罐,她居然说,‘如果我也能在你的心口划开一刀子,每天往里面丢进我的爱,就好了!你会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沉到,你再也离不开我……有时,我真觉得被她压得喘不过气……还有创可贴……喂喂,你有在听吗?”

阿基不知为何,最近总是会想到早已分手的霍佳佳。想到把旧日的好哥们阿辰叫出来,两个大男人坐在咖啡馆里聊天,聊着聊着,他自然提起霍佳佳。像竹筒倒豆子,他喋喋不休起来!

阿辰却心不在焉,他新交了女朋友,正微信密切。“啊……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喘不过气,什么创可贴……”

“你可以认真听我说话吗!”阿基摇了摇头,“我是说,霍佳佳,我那怪里怪气的前女友!”

“霍佳佳?”阿辰却陡然一愣,手机也放下了,“喂……你怎么忽然提到她?”

“不……不知道……”阿基是真的搞不懂自己了,“可能,是想她了吧。”

“喂,你别这样!这时候提她,多晦气!”阿辰的脸却白了白,正色道。

“什么意思?”阿基不明白,“晦气?”

“霍佳佳死了,就在不多之前,你不知道吗?”

霍佳佳死了,那个动不动就说什么心口来一刀,让你离不开我的,阴森森的霍佳佳。

阿基原以为,她才该成长为一个变态杀手,双手沾血呢!却没想到,居然是她死了。她是被男朋友杀死的。

阿辰告诉他,那个男生很爱霍佳佳,在佳佳和阿基分手之后,他穷追猛打大半年,终于在一起了。

在霍佳佳失踪了三天三夜,校方和她的父母报警了。警察查到最后和她在一起的是她的男友,男友却意外地淡定,告诉所有人,“就是我杀了她,可是,我不会告诉你们她在哪里。”说着,便冲到窗边,毅然跳了下去。

所有人都楞在了当场,直到那“砰——”的一声传来。

兴许是白天听到了太过震惊的消息吧,那一晚阿基睡得很糟糕。

迷蒙沉浮中,他居然见到她,不知蜷缩在哪个肮脏的角落里,一身血污,满目痛苦,正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她哀哀地喊着,颤抖地伸着手,好似在索求着什么,“好疼……好疼……好疼啊……阿基你曾经说过,有你在我身边,我是不会受伤的……啊对了,你早就不在我身边了!”

“佳佳,你在哪里?”阿基焦急。

“不知道……好疼啊……好疼……”佳佳的声音渐渐远去,随着太阳的升起。

阿基醒来的时候,意外地,眼泪打湿了枕头。他愣愣地坐在床头,原以为他早就已经淡然了霍佳佳的一切,放下了他们之前的感情,他们之前的过往。但是,却不包括她的死亡。

犹然记得他们分手的那一天,霍佳佳靠着他的肩膀,说:“阿基,你说,如果我们分手了,几年之后,你听闻我有了新的男友,甚至有了孩子,成了个妈妈,你会怎么想?”

那时的阿基已经隐隐有了想和她分手的想法,心中突突地跳,“我……我会祝福你。”

“可是,我不要你的祝福。我要你记住我。也许几年之后,你忽然听到我死了,被人杀死了,你会吓得睡不着,会一直一直记得我吧……阿基,你是不是想和我分手了?”她说完,抬起头,眼睛清亮地望着他,直望到他背脊发凉……

“阿基,你是不是被吓得睡不着?你的脸色好差啊!”阿辰见他,大白天却像见了鬼,“我原以为你和霍佳佳也就那样了,没料到,你还挺深情的。”

阿基面容惨淡,充耳未闻,沉默不语。

霍佳佳的葬礼上,几个和她玩得来的朋友都被她的父母请来了。

说是所有的朋友,其实不过寥寥几人,连阿辰这个只和佳佳聊过几句的,都被拉来充数。

是因为她得母亲哭着说:“我也不瞒你们了,棺材里只有佳佳的一些衣物,她的人到现在都没找到……警察说最坏的可能,可能一辈子也找不到了。我们想给她一个仪式,好好地让她去吧……我希望你们都来,佳佳可以走得热闹一些……”

一颗慈母心,阿辰不会拒绝。虽然他和霍佳佳只是点头之交,但是肃穆的黑白世界中,他拿起一小束白菊花走到霍佳佳清秀的遗像之前,不自觉地也被感染上几分哀伤。

“天呐,我居然不自觉就哭了……”阿辰回到阿基身边,擦了擦眼角,看着阿基也拿起一束白菊花向前走去。

相框里,霍佳佳秀丽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阿基,黑白分明,宛若依旧在世。阿基的后背似乎又有些发冷了。

但,他知道,也许这个女孩子是这辈子唯一一个,能让他“不寒而栗”的女孩儿了吧!

她做到了,他永远会记得她。

“好疼……好疼啊……”他仿佛听到佳佳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他于是垂下头,献上花,搁在那空空的棺材之上。

谁也没有察觉地,他在花朵之间偷偷藏了一片创可贴。

是送给她的,佳佳,不疼了吧。

那天晚上,他睡得终于安稳了一些。

虽然他还是梦到她,但却见她摸着心口,抬头,淡淡地朝他笑,“阿基,谢谢你。”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杀了她吗?”跳楼之前,那深爱着死者的凶手面对警察,淡淡如是地说,“是因为一片创可贴。”

半个月之后,霍佳佳的尸体被发现在一片废弃的工厂里。

被残忍杀害的她,躺在一片早已干涸的血污里。满地血泊里,有一片被狠狠撕下来,丢弃在地上的创可贴。

“她的胸口,一直贴着一片创可贴。她说她的心受伤了,伤口很大,总也好不了。但是创可贴是神奇的东西,也不知被盖着的地方,会发生什么奇妙的反应,不多久,受的伤就好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