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男与11位女生的真实相亲经历(三个大龄剩女)

可可 548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先说一下男主角,91年的,双鱼座,个子169,朋友两句话评价长相“团队合作不好,五官拆开了都很好,合起来就一般了。瘦的时候还算帅,现在泡水了就不行了”,不抽烟、喝酒,无不良嗜好。本科学历,大学毕业后,没有去父母安排的机关工作,去了深圳自己找工作,从打杂做起,三年后觉得时机成熟,就拿着自己攒的10万块钱,回家自己创业,经过两年发展去年公司盈利20多万吧。父亲在机关工作;母亲机关退休,家里两套住房,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没车,没房,因为自己挣钱确实不够,赚了的钱又投入扩大再生产了。父母要给我买车,从毕业就没要过他们一分钱,现在也不想。只有每天骑车上班了。

A、水桶

第一个女孩90年的,是一个美国公司的HR经理兼翻译,长相属于知性美的那种,很有气质,也很干练,唯一不好是可能长期养尊处优,有点水桶腰。家里觉得蛮好的,也可以在事业上帮助我,而且我爸和她爸还是经常钓鱼的朋友。

相亲当天聊得还好,各自谈谈工作,后来约出来吃过一次饭,也是谈谈人生、理想、工作咯,她经常加班,有几次去他们单位楼下等她,想给她个意外惊喜,但没等到。后来有一次,看见她秋天没手套,就给她买了一套鄂尔多斯的手套和围巾,放在她家信箱里,然后买了把锁把信箱锁起来了,把钥匙放在信封里放在她家门口的地垫下面,晚上发短信给她,让她去找宝贝,她只回了“谢谢”。A总觉得对我很冷淡,若即若离的,所以很郁闷。很凑巧的是,她一个好朋友,竟然是我死党的女朋友(世界竟然这么小)。我托死党当卧底,结果我朋友说,其实她有男朋友,只是在外地,家里一直不同意,就一直让她在家里找一个,于是安排了相亲。真可悲,我的第一次相亲竟然是给人当了棋子而已。但我也觉得理解她,知道后也就不再联系了。

B、鸡犬不宁

是一个幼儿园老师,92年的,个子不高158吧,长相清纯,父亲在机关工作和我父亲认识,偶然提起子女,男未婚女未嫁就约出来了。

还是无聊的谈谈工作情况,业余爱好,她比较关心我家的情况,比如住在哪里,是否和父母住,公司产值怎么样?我虽然一一做答,但很反感被别人问这个。正好有人打电话给我,我就说公司有事情就先走了。后来中间人问我,碍于情面我说不太了解,再接触接触吧。后来中间人说,女孩子家里觉得蛮好的,但是她奶奶说我们生肖不合,“鸡犬不宁”。我真是太高兴了,正好给我个台阶下。

C、市侩的妈妈

是工商局的,93年的,160,圆脸,蛮可爱的。

约在一个咖啡厅,我提起十五分钟就到了,中间人提起五分钟到的,但是她和她妈迟到了半小时,我是自己做的,所以比较看重时间观念,还没怎么样就摆谱了,以后还怎么得了。进来的时候戴着耳机,听着歌,一看就是很自我、自恋的人,耐着性子和她们再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于是就是自由发问时间。我和她一句话都没说,都是她妈妈再问我,围绕的问题,无非是我的工作,父母的工作,家庭情况——她妈妈是会计所以什么都要量化的指标,比如她会问你爸爸现在是什么级别啊?你家的房子多大啊?——我偷偷把手机弄响了,装模作样的说公司有事,结束了煎熬。后来没有任何联系~

D、无名1

93年的,167,五官端正,时尚靓丽,父亲是开发商,弟弟在法国读大学。

她是和她另一个朋友一起来的,主要是那个女孩子在和我说,她就偶尔搭搭话,谈吐中感觉那女孩还是个蛮简单的女孩子,不太张扬和我一样也比较保守,现在看来那女孩还是不错的,但当时从内心就反感那些“啃老族”,反感那些靠家里有点钱就显摆的那种,所以后来也没联系了。

E、同学的孽缘

外资企业 90年, 169,时髦,精明,干练,有思想,居然是初中同学。

见面时,不敢相信居然是失散多年的初中同学,于是谈的都是同学的情况。后来,经常打打电话,发发短信,还经常出来打羽毛球,谈到吃饭总是说再喊上“那个谁谁吧”,于是,就叫上一个同学一起,每次都像是同学会。E表妹大学毕业,E托我帮她找工作,我帮她介绍到一个朋友的公司,E就说觉得她妹妹和我蛮适合的,想把她妹妹介绍给我,我当然不会要了。大家工作都很忙,出来的机会也很少,就一直这样拖着。

后来,她家的房子要装修,因为我们公司和一些装潢公司、建筑队打交道,再加上就在我们公司路对面。于是,我就帮他联系了装潢公司免费设计,以成本价谈妥了装修。每天我们都会打很长时间的电话讨论施工和设计,还有第二天的分工,如何推进等等。为了省钱,瓷砖和地砖进场的那天,她从单位调了一辆别克专门运瓷砖,由于是轿车,瓷砖要分两趟才能运完,再加上她是上班时候偷偷跑出来的,于是分工是:她从市场拉过来,我卸下车,她们再去运第二趟。她负责运,我负责搬。我花20块钱从周围工地借了辆三轮车,等瓷砖到了先卸下车,让她们再去跑第二趟,我一个人再搬到三轮车上,推到楼下电梯口,到楼上整齐码好,再到楼下。

后来她妈妈来了,要帮忙,怎么能让老人家动手呢,再说也是个表现的机会啊,总共50多箱瓷砖,都是我一个人搞到12楼的。后来她和她妈妈都赶着上班,在他们的注视中我搬完了所有的砖,精疲力竭的回了家,从小到达,就是再学校party员劳动去耕过地,其余时候哪遭过着罪。过了几周,又找人帮她家买了全套电器,50寸等离子标价14000,只卖10500——代价是请我朋友去五星的酒店吃了一顿。

装修完,似乎故事就一下子没了,大家还是照旧每天很忙,原以为可以修成正果的,反而归于平淡了。还是依旧偶尔联系,出来还是“同学会”,觉得她始终在保持和我的距离,即使再近也不会让我突破好朋友的界限,所以到现在还只是好朋友。

F、无名2

外贸公司文员,94年,163, 面目清秀,有点气质。

感觉一般无所谓好或坏,家里觉得,她家是县区的,还有个妹妹,父母也是农民,以后可能负担比较重,由于没什么感觉也就没联系。

 

G、兄弟的仇人

大学老师,硕士,91年,158,圆脸,笑起来蛮甜的。

对此人感觉一般,相亲的时候,闲谈中知道她竟然和我的一个死党是一个学校的,还是一个系的,强忍着好奇心,相完亲在回家的路上,就给我死党打电话。G原来和我死党竟然是一个办公室,听完死党对她斑斑劣迹的控诉,我已经丝毫没有一点想法了,满脑子只有她打小报告、搬弄是非、八卦、精于算计。第二天晚上,竟然收到她的短信,很直击的问我对她的看法,说她还觉得我不错想和我交往,我借口文化程度不高,拒绝了她。

H、自恋的富家女

外企业务经理,94年,158,身材很好,满身名牌,长得也不错,建筑承包商的女儿。

相亲是两个人约着在咖啡店见的,我骑自行车去的,她开车的,她第一眼就感觉很鄙视我,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说话也很冲,和我大谈企业管理和古典文学以及哲学。感觉像是给我上课一样。很不好意思的是我曾经听过一段时间的MBA的课,只是没学位,另外我还有个让我从小背唐诗三百首和蒙学精萃的哲学硕士的老爸。现在还记得,她和我谈道德经时,听我大段大段的背原文时她惊诧的表情,那时候别提又多爽了。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和她又聊了聊《论语》、《金刚经》、《易经》,她最后不情愿的说了句“看不出来,你来是个儒商啊”,真是大快人心。我看着她小车尾巴冒出的白烟,我踩着单车很得意的回家了。

没想到,第二天她居然还约我吃饭,我就去了,又去探讨一下文学问题,这次主要是聊了一下现代文学,又很爽的回家了。开始喜欢和她吹牛的感觉了,因为每次都像在看表演,她每次都想打倒我,她的攻势都被我化为无形。后来,她约我出来看过一次电影,还吃我一次饭,晚上冷,我把外套脱给她了。我们现在还经常出来“论战”,但都知道不可能了,因为我不喜欢那么强势的女人,整天在家斗嘴玩,而且也不接受她的“小资”的那套,她也不想找个整天斗着没成就感的男人,也不会找个“土鳖”。她说,我们是来着两个星球的,一个是金星,一个是土星。呵呵,我想我肯定是土星。

I、会计,千金小姐

160,圆脸,长相可爱,有点婴儿肥,家世显赫,爸爸开了好几个厂,叔叔是我们小城中一个集团的老总。

人很老实、朴实,相亲那天,感觉还不错,但总觉得怪怪的,后来仔细一想,原来发现,虽然她身上满身名牌,但总觉得搭配有很大的问题,一个子“俗”,但我家里觉得很好,不是因为她家的家世,而是她阿姨和我爸爸是从小的朋友,觉得双方家里都蛮熟悉的,可靠一点。平淡的交往了一段时间,经常发着无聊的短信,见面谈着无聊的话题,每次都让我觉得难受。因为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谈不到一起去,她每天似乎关心的问题都是家长里短,看看电视,上上网,不敢想象以后面对这样的生活。后来就不交往了。我朋友说,我一年赚20万,就算人家只赚1000万,那我也少奋斗了50年,日子凑活着过算了。但我总觉得生活应该有点色彩,只有自己奋斗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J、音乐老师

165,无论脸蛋还是身材都是美女。

父母是医生,她爷爷文革时和我爷爷一起被打到过,有点渊源,开始的时候蛮好的,每天都发短信。有时候,我知道她早上导护,我还很早到她们学校门口等她,在学校对面静静的看着她站在校门口,迎着初升的旭日,学生从她面前走过,她对学生频频微笑,简直太唯美了。放学,我就在校门口等她一起走,我始终觉得不错,发展得蛮好。

但是,不久,我做了最后悔的一件事情,一下子把事情搞砸了 ,我在杭州出差,由于事情特别多,手机打爆了,我当时想叫她帮我充个值,回去以后换钱给她,再请她吃个饭,结过她帮我充了。我很高兴的回去了,还叫她吃饭,发现她不理我了,发短信也爱搭不理。我觉得是我自己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惹起了人家的反感。还买了束百合给她送到单位向她道歉,也没有挽回。我把钱给她充到手机里,我们也结束了。

K、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图书馆工作人员,166,大众脸。

有一天,忽然收到一条短信“你是****吗?我是****”,搞得我一头雾水。我回了条“对啊,我是,有什么能帮您的吗?”后来对方就不回了。弄得我云里雾里的。由于正好第二天要出差忙着准备,也就没理会,这件事情也就淡忘了。

等我出差回家的时候,我爸突然问我,有没有个女孩给我发短信。我说什么短信,没有啊。我爸说,那天遇到图书馆的馆长,聊聊子女的情况,他就说给我介绍个对象,就要了我的手机号,说让小孩们自己联系,我爸也正好出差也就忘记和我说了,等他回来,那个叔叔打电话给我爸,问我爸和我说了没,怎么那个女孩给我发短信,我都没回复的。我爸说我出差了,没来得及和我说,连连道歉。

我这才知道那个奇怪的短信是怎么回事。我赶忙发个消息解释,向她道歉。于是就开始发发短信联系一下。后来一个周末就约在KFC见的面,卷发,比较瘦。谈些什么呢?无非是彼此的工作、经历咯。她是在图书馆工作,无非聊些馆藏珍本、善本、典籍之类的。我刮尽肚子里的存货,连什么“四库全书”、“天一阁”、什么“黑水城遗书”、“敦煌学”,只要和书和古籍、文献沾边的一股脑都抖了出来。但人家毕竟是专业的,我突然有种想回去“充电”的冲动。心里暗想,找个才女回去也蛮好的,我英语还凑活,以后有了孩子,我就和他说英语,她妈妈就教他《百家姓》《千字文》;以后岂不是学贯中西,心中暗自得意。谈得还算投机,相完亲,我要送她回家,但她坚持不让。

后来发过几次短信约她,她都说比较忙,有时候,发短信也不回。我想我被PASS了吧。想着以后学贯中西的孩子没了,有点小伤感,觉得以后还是要加强文化修养的学习。至于为什么PASS我,我也不想猜测或者追问,因为确实自己本来就不是很优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衡量尺度。就像我们公司去招人,不一定是招最优秀的,只是招最适合这个岗位的。这次初试我就淘汰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