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的约会很完美,女友的味道却让我无法忍受(那晚的约会很完美的说说)

可可 846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梓桐林19号的甜品店每晚10点打烊。曾羊羊会在9点赶到,打包一个芒果班戟,一杯芒果珍珠奶,回家当晚餐。

罗味很不理解,他说你哪怕回家煮碗泡面,也比吃这个强。

罗味只是曾羊羊的同事,碰巧报了同一个商务英语补习班而已,所以曾羊羊完全用不着听取他的建议,她说我喜欢芒果,不喜欢泡面。

这天罗味问曾羊羊,你和史密斯很熟吗?

史密斯是教他们的老师,金发碧眼的外国男人,对女生比对男生亲切百倍。

曾羊羊说,一般。

罗味便毫不留情地说,可我昨晚看见他送你回家了。

罗味说,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也搬到梓桐林路了,今后很可能在任何时间,不小心与你们遇上。

下课后,曾羊羊叫住了罗味,她说,昨晚史密斯只是碰巧和我遇上,他也要去那家甜品店而已。

罗味说,我敢打赌,那老头的目的不单纯。你以为他是碰巧在甜品店撞见你的吗?他是故意跟踪了你。

曾羊羊半天没作声,停了好久,她才说,关你什么事?

在所有人眼里,曾羊羊都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女孩,她不吃泡面,不吃卤鸡爪,更不吃臭豆腐,只爱西式点心,习惯喝咖啡,不看中国小说,坐地铁的时候捧一本《英国戏剧史》。

她一个朋友都没有。

这天曾羊羊没来上班。罗味刻意晃到她的办公室,一问,才知道她请病假了。

下班后,罗味去了曾羊羊家。地址是从人事小姐那里得到的,他顺便从人事那里拿了一张表格,不过是公司例行的员工个人情况普查表,可罗味却看得很要紧,仿佛曾羊羊当天不马上填好,第二天就会卷铺盖走人似的。

拿着表格的罗味,敲开曾羊羊的房门时,便显得清白而正当了。

可是来开门的人并不是曾羊羊,而是那位史密斯先生。史密斯先生用地道得与隔壁老王不相上下的中文热情招呼罗味,嗨!

然后,曾羊羊才出现在史密斯身后,僵了几秒,罗味才越过史密斯,将表格递给曾羊羊,傻子一般说,再见。

就在他转身之际,他嗅到屋里飘出浓郁的芒果味。他仓惶逃走,还没走到电梯口,他便撑不住了,扶着墙,腹内翻江倒海。

罗味在公司过道堵住曾羊羊,他说,离那个史密斯远点,他不是好东西,专跟女学生套近乎。

曾羊羊脸上有嘲笑的表情,她问,你有什么证据?

罗味哑口无言。权衡半天,决定不要说出自己在那个补习班已经连上三期,仍然没有考试合格的事。

但是他的好意,曾羊羊居然领会到了。她忽然放软了声音说,谢谢。

看着她薄得像纸片的背影,罗味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他忽然喊道,晚上一起吃饭吧?

曾羊羊好象聋了一般,头也不回。

当天晚上,罗味出现在梓桐林19号甜品店里,当曾羊羊跨进门来时,他冲她得意地一笑。

下一秒,他便笑不出来了,因为史密斯先生阴魂不散地从曾羊羊身后冒了出来,热情地说,嗨!

这天甜品店唯一一张靠窗的桌子上,坐着三个沉默的客人。在曾羊羊散发出浓郁芒果气味的晚餐面前,那种翻江倒海,几欲呕吐的痛苦再度降临,罗味只好向二人告别,迅速逃离。

回到家,在卫生间洗脸的时候,罗味惊奇地发现,一团团红的紫的颜色,在他的脸上漫延。

两天后,补习班发生了一件大事:外教史密斯先生,把他的学生罗味揍得满脸开花。

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史密斯先生为人师表,居然暴打学生,至少这个工作他是保不住了。

当曾羊羊找到罗味,请求他撤销投诉,保住史密斯先生的饭碗时,罗味脸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但是他拒绝了曾羊羊的要求。

其实他很对她说点什么,比如史密斯真的不是个好人,罗味作为资深留级生,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老外是怎么勾引女学生,见一个爱一个的。

还有,史密斯并没有出手打他。只不过他去找史密斯的时候,故意吃了一个芒果,然后史密斯便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学生的脸变得五颜六色。

在亲眼目睹曾羊羊吃晚餐之前,罗味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对芒果过敏。

曾羊羊再度出现在罗味门口,这一次,她脸上没有愤怒,只有悲伤。

她说,你是对的。我去给史密斯送行,可同时出现的,还有班上另外三个女生。

罗味想安慰她,可是一靠近曾羊羊,比她身上的香水味更先袭击他的,是一股芒果味。罗味惊慌地跳开,他问,你吃芒果了?

曾羊羊点点头,说,我喜欢吃芒果。你怎么了?

这天曾羊羊心里一定很疑惑,她明明感到屋子里的空气炽烈得快要爆炸,可罗味偏偏装得像个君子,没有亲吻,也没有拥抱。

曾羊羊走的时候问了罗味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罗味斩钉截铁地说,我爱你。

第二天,罗味没有来上班,曾羊羊给他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没人接。后来总算有人接了,罗味说,我在医院。

罗味把自己关在屋里,连吃了七个大芒果,他想以毒攻毒,强迫身体适应了芒果,也许就再也不会过敏了。

曾羊羊又生气又难过,她哭着说,你直接告诉我你对芒果过敏不就行了,我以后不吃了呗!干嘛这么折磨自己?

罗味说,如果和我在一起的代价是你从此不能吃自己心爱的水果,这么自私的事情,我干不出来。

据说爱情会很大程度地改变一个人,罗味深有体会。因为恋爱以后,曾羊羊居然开始吃卤鸡爪和臭豆腐,这是罗味深爱的美食。

而且,她不再吃芒果了。爱情不是做加法,而是做减法,为了值得的爱,牺牲一些东西又如何。这是曾羊羊的计算公式,她曾经不明白,当罗味为了让她从史密斯这个烂坑里爬出来,宁愿住进医院时,她就明白了。

本文章已加入话题小组#爱情故事#,AI系统已智能推送给感兴趣的小组成员,目前该小组成员们正在强势围观。点击此处前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