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咖啡:苦在舌尖,甜在心底(爱情的苦咖啡)

一点 586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陈总,喝杯咖啡吧。”我轻轻地回头,是小张。他的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手里的咖啡黒得像镜面,倒映着我面无表情的脸。

“你老实说,里面是不是放糖了?”

小张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收回手:“是的。”过了几秒,他一下子记起来要为自己挣扎两下,忙补充道:“黑咖啡太苦,我怕您受不了。”

他总是这样。

我苦笑了两声接过小张手里的杯子,抿了一口,加了糖的咖啡就像冲泡型感冒药,不甜不苦蛮怪的。

其实小张从前是个非常得力的助理,但是自从三个月前的车祸后,他的记性一下子差了许多,尽管我提醒过他很多遍:我一点也不喜欢加糖的咖啡,他还是不知悔改地往我的咖啡里放糖,而且一次比一次多。

我真的是无语了,可是一看到小张无辜的眼神,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又啪嗒一声软了下去。

不得不承认,小张是个帅气的阳光大男孩,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格外让人心动。

但是我堂堂职场浪姐,什么靓仔没有见过,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一点点颜值而屈服呢?!

对,他这个龟孙下次要是再敢给我放糖 我就开了他!一直到晚上的应酬,我都这么气鼓鼓地想着。

生气的人脑子总是迟钝一点,我很快在不知不觉中被灌了一瓶茅台,不得不由小张扛回去。

他的肩膀软软的。喝得醉醺醺的我马上就睡着了。

我好不容易才把陈伊扛到了床上。她好沉,一如既往的沉。随后,我没有打算马上离开,而是坐在她的床沿,一路下来,肩膀怪酸的。

都三个月了,果然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吗。

我按了按太阳穴,头疼得很,却让我想起了那场车祸纷飞的碎片和陈伊最后惊慌的眼神。自从我认识她开始,她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经济危机的时候也是,被我突然表白的时候也是。

不幸中的万幸,车祸后的她和我都活下来了。

但可笑的是,她苏醒后什么都没有忘记,唯独忘了交往两年的我。

“哦,小张啊,我的助理我怎会不认识呢。”看到我,她说。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回想她说那句话时冰冷的眼神。

我其实尝试过唤醒她的回忆,比如,不断地给她加糖的咖啡。

她讨厌这种味道,所以我故意刺激她。

可是,每一天堆出的笑脸换来的反应永远都是嫌弃与无奈的标配。甚至今天早上,我还发觉她明显是想要开了我。

是我追的她,理论上我完全可以再追她一遍。可也许是泡在恋情中太久太甜蜜,我根本没有做好应对这一切的准备。

面对眼前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我不知所措,我手忙脚乱。

绝望之中,我不由得想起了陈伊从前对我说的话。

“咖啡是苦的,爱意才是甜的。如果两者颠倒,那还有什么意义存在呢。”

我自嘲地笑了笑。既然你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一个我,那我还是离开吧,给你一份解脱,也给自己一份结局。回头看了看酣睡的陈伊,我感觉鼻子有点酸。

三个月来的第一次,也是两年来的最后一次,我爬到了她的枕边。她的嘴唇上,有唇膏的蜂蜜味,烈酒的辛辣味,还有一点点咖啡里的砂糖味。

但这是我最后一次品尝这种很不和谐的味道了。

最后一次走进她的厨房,我认真地为她煮了一杯黑咖啡,一粒糖都没有放的那种。最后一次,我悄悄地把咖啡放在她的床头,悄悄地走出了大门。

我睡得很浅,趁着混沌回忆起了很多事情。

模糊的记忆中,一个男人对我很好,他尽管没我有钱,学历没我高,却是全天下唯一一个懂我的人。譬如,很多人都知道我不喜欢加糖的咖啡,但是只有他,会去研究我喜欢的黑咖啡,浓度在哪里才是恰到好处。

不了解我的人从来都以为我只是喜欢上了一个很帅的“高级咖啡师”。或许只有我知道自己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吧,可是待在他的身边,再乱的心绪也会被抚平。

最迷茫的时候我曾经告诉自己,他对我这么好,仅仅因为我是他的上司。

为此我不敢向他表白,只敢偷偷地欣赏他泡咖啡、整资料的模样,只敢悄悄观察他为我解释行程时小巧的嘴唇,只敢在他递过咖啡时小心地说声“谢谢”,只敢在节假日匿名送他礼物。

我没有想到,法国那次,夜晚巴黎下着雨的时候,他向我表白了。

那一刻,我的脸不自主地烧了起来,喉咙就像被塞住了一样,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喜欢的人,居然也喜欢我。

所以我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扑了上去。

嘴唇上一阵温热,然后.......嗒.....嗒.....嗒......是熟悉的脚步声。

随着轻轻一声啪嗒的响,记忆中的咖啡香飘入鼻尖。嗒.....嗒.....嗒.....脚步远了。

朦胧中睁开眼睛,眼前是那个印着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的咖啡杯——伦敦行的纪念品。杯身映着暗黄的灯光,使雪白的陶釉温柔起来。

记得很多个夜晚,捧着这个杯子的手总被另一双手捂着,对面永远都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可可爱爱地讲着话。

慢慢的,我的手贴上了那个还热着的杯壁,心却在碰上的一刹那悸动了一下,

仿佛触到了另一个掌纹。

梦境的碎片与现实的残影一帧一帧飞快地重合!

是小张!不,准确地说,是我的爱人。

来不及犹豫,我衣衫不整地冲出房门。

凌晨两点下着雨,我看不清前方有什么,干脆打了把伞就冲进了雨里。裤脚很快就沾上了水和泥,我却越跑越快。

雨渐渐小了。我拨开额前湿透的头发,看见远处有一个小小的人,路灯下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是他,喊他小名,向他跑去。

我回过头来。

苍白的灯光下,陈伊跑着跑着就扔掉了伞,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双有力的手就啪一下抱住了我。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伸手也抱住了她。

刚停下的雨又大起来了,细密的雨丝汇成水的幕布,哗啦哗啦的。

就像梦一样。

我们看不清对方,听不见彼此,所以我们,紧紧相拥。

原来这就是咖啡的味道,苦在舌尖,甜在心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