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TXL,结局反转太厉害了

心语 526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高中的时候,我喜欢上了班里的一个男生。尽管,他是个同。

在旁人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多大的事情,看了,笑了,祝福了,也就过了。可在我看来,这就是天大的事情。

不,比天还大。

因为这就意味着,无论我如何改变自己,如何不顾一切地去追求他,只要我还是个女孩,他就永远不可能喜欢上我。

在这个时代,一个男生只要和另外一个男生摩擦出了火花,这段可能并没有那么牢固的感情就会被周围的人当作保护动物一样保护起来,不允许任何外界因素打扰,更别说破坏了。

其实,那一段时间我对他喜欢得死去活来,然而全班上下也只有我的闺蜜莉莉知道这个秘密。所以,他和他的对象“官方撒糖”的时候,我还不得不掺和在人群中虚情假意地喝彩。

为此我特别想做一个男生,还偷偷去搜索了变性手术可不可以把女人变成男人。

我真是一个可悲的疯子。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喜欢我的。

他是数学课代表,每天早上都要抱着作业堆交到办公室里去。每当就要离开教室门口的时候,他总会回头,朝我的方向看一眼。

这一眼,造就了我少女时代对他的所有幻想。

直到那天的早自习之前,同学向我一语点破,他的男朋友小林,我的后桌,也是数学课代表,每一次收作业的速度都非常慢,他往教室里面看,只是为了等小林。

编织的粉色泡泡在一刹那全部破碎。

早自习下课,我没有像以往一样满怀期待地看向门口,而是直接扑进了身边闺蜜莉莉的怀里,还不停地抽着鼻子。莉莉马上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连连抚摸着我的脊背,安慰我说我还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我对这些客套话并不领情,反而抽噎得更加厉害了。

莉莉拍了拍我:“我刚刚看到他在皱眉头……哎呀你别哭了,不然他就不是对你没感觉,而是讨厌你了!”我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抬起头,把并不多的眼泪擦去。

或许一开始的我,是不甘心的,甚至想方设法地想要说服自己他和小林只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在全班同学的渲染炒作下,我终于再也无法欺骗自己,掩饰自己的自卑和恐惧。

他就是同。

他就是不会喜欢我。

失去少女梦之后,我对很多事情都随意了起来。比如,再也不会在服装自由日精心挑选衣服,只为了在他面前展现最时尚的自己,又比如,交数学作业的时候再也不会绕一大圈到他那儿去交,直接往后面一扔就是。

而且,“失恋”以后,我和莉莉的感情变得尤其深厚,聊天的声音几乎比以前大了八倍——这点她自己都感觉很奇怪。

或许这个原因只有我知道吧,我企图在一段关系中用力过猛来掩盖自己在另一段关系中受的伤。

也不能算是受伤,完全是我自作多情。

或许是我把从前追他的那股狠劲全部花在学习上的缘故吧,我居然考入了那个我梦寐以求的大学,和他还有小林一个学校。

放在以前,我可能会认为,我这么努力,完全就是为了大学还能够和他在一起,可由于当时成绩还远远不够,所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美好的梦境。然而现在,我真正考进了那所学校,我反而没有当初的那种热忱,甚至,感到有点尴尬。

同样考进这所大学的莉莉对我说:“挺好的啊,运气好的话你可以天天看到他。”

我倒不希望天天看到他,不,我甚至一次也不想看到他,因为虽然当初表面上爽快地放弃了,但是我一见到他,还有小林勾肩搭背地走,我的心还是会忍不住痛。

命运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我和他几乎天天都会在同一条路上碰见。总看见他搭着小林的肩,笑得很灿烂,可一路过我,满脸的笑意就立马收敛起来。

我知道,是高中三年来我对他的执着让他讨厌了我。所以这种时候,我总是以最快的速度转向莉莉,故意大声地讲话,企图掩盖内心的紧张与耻辱。

其实我扯着嗓子讲了些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四年后的毕业。我和他拍照的时候被安排站在一起。我故意把身子挪了挪,靠他远了一点,来给他和小林留空间。

真是可笑呢,其实那个时候,小林的位置离他十万八千里。

得知小林结婚的消息时,我正对着电脑敲打着明天就要上交的方案。当看到小林身边的新娘的时候,我手一滑,把刚好不容易写完的一段话给删了。

那是一条朋友圈。

“一生两人三餐四季。”小林写道。照片里的姑娘笑起来很好看,还有一对浅浅的酒窝。这位沉浸在幸福中的姑娘大概不会知道,自己被一个薄情寡义的同给骗婚了。

薄情寡义这个词,还真是便宜屏幕里的那个男人了。我颤抖着手刷到了他的点赞,还有评论:“你们一定要幸福呀。”

这时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他在屏幕后努力控制住泪水,极力遏制住自己因为气愤或是难过而不由自主战栗的手,费劲地敲下了这短短的一行字。

我知道这句仅有八个字的话背后隐藏着什么。

苦笑两声,我也在一群祝福下方评论道:“祝你们白头偕老。”实际上,我恨不得立马顺着网线爬到小林面前狠扇他一百零八个耳光。

很奇怪,明明不关我的事,我自己却气得跟牛一样。

更奇怪,我明明认真地气愤着,可一丝莫名其妙的高兴,或者说幸灾乐祸的感觉居然也悄悄地溜到了心上。

周日下午五点,凯利大酒店,216包厢,高中同学聚会。

我掏出了我的所有积蓄,为自己换上了一身的名牌,扭着别扭的姿势,忍着脚痛,走着模特步进了那个餐厅。

他坐在小林和林夫人的旁边,见到我,淡淡地笑了一下。我的嘴角也上扬了一下,作为回礼。大家似乎都很活跃,每一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向在座的所有人炫耀自己毕业以来的成就,我一开始也就和旁边的莉莉讲两句话,后来莉莉接她男朋友电话去了,我就在座位上一杯一杯给自己灌闷酒。

抬头看他,发现他正好也愣愣地看着我,我俩目光相撞的那一瞬间,他慌张地闪开眼神,问小林借了一根烟,还有一个打火机。

他就这样,自己走到阳台那边去了。

他该不会是想不开了吧。

我连忙跟上去,还好,他只是把烟点着,吸了两口而已。他看上去像是第一次抽烟,咳嗽咳得怪厉害的。

我也向邻座另外一个男生借了一根烟,他问我要不要火,我摆手说不要了谢谢,自己径直向阳台走去。我走近他,拍了拍他的手臂:“兄dei,借个火。”

他把打火机递过来,我点了两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抖,愣是没点着。他接过打火机,结果他也点不着。

好了,可算点着了。

我熟练地把烟叼在嘴里,一边吐着烟一边说:“其实我觉得你可以……”

没想到他先开口了:“我知道莉莉找了男朋友你心里难过,但是你……”

“唉呀这算什么,莉莉是我闺蜜,她有男朋友我难受什么。”我把烟从嘴里取了出来,说。他似乎对这个回答有点诧异,随后就是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

这时候我才突然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也许今天过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或许在明天的太阳升起时就彻底彻底成为历史了。

心底里有个声音对我说:你必须向前迈一步。

好吧,反正我都尴尬了这么多年了,迈一步就迈一步吧。

结果.........

我们俩同时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我呆住了!一时间,所有的惊喜和惊吓都不成比例地混合在了一起,我不知道我是该笑,还是该哭。

他看上去的表情更加夸张,之见他取下烟,夹在指缝间,他的嘴巴张了张,要说什么却又咽下去了。烟蒂的火星渐渐烧到他的手指,他也仿佛全然不觉。

半晌,他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他们不是说……你是百合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