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找我要30万,还逼我卖房子(我的前夫三百块)

瑞幸 590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出来了,我想见见你。”看到薛勇信息时,在忙着收拾的周婷放下了准备扔的旧衣服,几个小时前的信息,周婷拿着手机在纠结,要不要回复。薛勇像是远处窥探着周婷,连命催似的又发来好几句。

他们约在周婷小区附近的奶茶店。薛勇毫不留情,开口就要钱,30万。周婷说,我不是你爹妈也不是提款机,老找我要钱有意思吗?

薛勇鞋子搭在对面的椅子上,房子还在你手里,不找你要钱找谁要?你可别忘了,建房子的钱也有我爸妈一半!当初可是从你口中说出放弃房子所有权的,而且你爸妈也没找我要那笔钱,我不可能给你,死了这条心吧!

周婷说完就走,后悔当初没让薛勇签下白纸黑字,拍照证明,眼看现在房价猛涨,薛勇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四年前,周婷要和薛勇结婚,和家里人闹得翻天覆地,几乎断了来往。

父母说,薛勇是外地人,三十多岁的男人还没有正经工作,嫁过去肯定受苦,父母不舍,但还是拗不过周婷。

最后在周家姐妹和薛勇父母的支持下,在周家附近花20万买了一套房,勉强扯了证,婚后生活很知足,每天盘算着小金库,乐不思蜀。

偶然的一次机会,周婷发现辛辛苦苦攒的两万块,卡里余额显示只有两百块,这时薛勇告诉自己,那钱被他看病了。周婷问,什么病要花这么多钱?肝癌,发现2个月了。薛勇一脸轻松地说着,就好像对闻风丧胆的疾病释怀了,但周婷却陷入了深深歉意。

薛勇早出晚归,孤单一个人去做检查,周婷骂他,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们不是一家人嘛?为什么要独自承受?我帮不了还有我家人你家人啊?周婷和薛勇抱头痛哭。

很快,周婷告诉了家里人,个个声泪俱下,在电话里哽咽,年纪轻轻就得癌,你可怎么好?后来,周婷姐妹说认识省医院的专家,这么重大的疾病需要重新检验,薛勇被周婷拽着去了。

主任一脸正经地说,这就是普通的脂肪肝,哪个医生说肝癌?庸医害死人啊!

在周婷父母和姐妹看来,这并不是庸医这么简单的事,断定薛勇就是一个十足的骗子,不仅骗钱,还骗感情。

周婷妈一把菜刀横在脖子上说,你要是不和薛勇离婚,我今天就死在你面前!以后就当没我这个妈!眼泪一滴滴掉在菜刀上,若周婷不认,粘在菜刀上的就是周婷妈的血。

无奈,周婷忍痛和薛勇离了。

离婚后,薛勇没要房子的那一半钱,主动送了周婷,在周婷看来,他们离婚是给周婷父母看的,他们还是相爱的,那张单薄无情的纸禁锢不了他俩的爱情。

但打脸来得很快,事实远比周婷复杂得多,警察很快带走了薛勇。

周婷不敢相信,薛勇竟敢冒着生命危险去给人带“货”,在进关口之前,把药吞进肚子里,结果却被机器检查出来。

根据薛勇的陈述,这类事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这之前关口还查得不严,奈何薛勇心怀侥幸屡次想蒙混过关,谁知关口突然新增了人体全身扫描检查。薛勇好赌,十赌九输,他身上背负着十几万的债,本想干完最后一单金盆洗手的,结果……

薛勇被判了5年,周家包括周婷都惊出一身冷汗,好在离婚得早!

薛勇在狱中不停写信给周婷,话不多,就是要钱。周婷念旧,基本都满足了薛勇要求,不禁感慨人到死都是需要花钱,在狱中也不例外啊。

离婚之前,薛家知道这件事对不起周婷,发生这档子事后更惭愧,房子就当是给周婷的补偿吧!

得知这一消息的薛勇,隔三差五就找周婷要钱,周婷给了。

4年后,薛勇提前出狱,重见阳光的第一时间,就是找周婷,还是要钱。

周婷受不了,拿起桌上的白开水直接泼向对方,要钱的话就别谈了!我们现在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再见!

你和那位邓先生要结婚了吧?真是太可惜了,因为你们是结不了婚的!薛勇发出一声冷笑。周婷愣了,什么叫结不了婚?你调查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一个卑鄙小人?

邓海彬是名医生,周婷和他谈了2年,正计划年内结婚。

薛勇不慌不忙拿出一根香烟,又不紧不慢地点着。待吐出一圈圈迷雾,薛勇才道,周婷啊,别说我没提醒你,我们还没有离婚呢!你们要是去结这个婚那可是犯罪啊,再说也不可能。

周婷僵住,你说什么?我们的离婚证是没有盖章的,你肯定没发现吧!薛勇脸上露出邪恶笑容。

离婚证没盖章,那就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国家不承认!薛勇再次补充。

都离了这么多年,原来都是周婷自认为的离婚,法律上俩人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关系!薛勇的话犹如天打五雷轰,雷霆般的声响,噼里啪啦正中周婷。周婷极不情愿返回到沙发上,那你想怎么样!

我不是说了吗?钱啊!薛勇不耐烦道。钱钱钱,我月薪两三千的除了吃用哪来多余的钱给你!周婷哽咽。

那套房子还在吧?现在房价可不得了,怎么着也值60万,把它卖了不就有了?我知道你们住在里面,不卖也行,让你的未来老公给钱,总不能让他白住!沉默许久,周婷说,让我考虑下。

邓海彬压根不知道房子的来由,都到结婚这节骨眼了,此刻再提出来,怕是要生事端,周婷不希望这段感情黄了,但又毫无办法,上哪去借30万?周婷心里装了事,连邓海彬回家了也没察觉,一晚上的魂不守舍下来,邓海彬已经发现不对劲。

咋了,你这是得了婚前恐惧症吗?让我来给你治治……邓海彬口中跑出来调戏的话竟然带刺,扎得周婷满脸直泛红。

身边人都知道周婷是二婚,但却不知,周婷现在还是薛勇的合法妻子,听来真是滑稽,周婷决定去查个清楚,总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

民政局,工作人员给的答案含糊不定,直接说,那你跟你现在的对象来一趟就知道能不能扯证了呀……

周婷气结,她就是不希望给邓海彬知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邓海彬还是知道了那事!

周婷受不了薛勇夺命似的催着卖房拿钱,走东家奔西家,问这家问那家,反正能借钱的对象她都没错过,最终凑了10万。

其中一借钱的朋友,刚好也是邓海彬的熟人,就这么一来二去,邓海彬知晓了。

邓海彬说,你缺钱怎么不管我要呢?咱们都是要结婚的人了,还拿我当外人么?

周婷一听这话,如同寒冷的身体突然被注入一泉热饮,然后又从眼里流出滚烫的两行泪。

接着,邓海彬很不客气怼周婷,你是有多看不起我老邓家,把那房子卖了吧!没这房咱们还可以租房住,现在房子多得到处是,!你也不受人家的气!赶紧把房卖了,要不然我就要成黄花菜了!

邓海彬知道,其实他全都知道。

房子在中介那挂了3个月,以低于市场价5万元终于卖了出去。

薛勇拿到钱后很是兴奋,随后180度大转变,忽然变得眼眶湿润,从未在周婷面前犯难的他哭了,还是像个孩子一般。

周婷,我,其实那离婚手续是入了系统的,当时要盖章的时候你去上厕所了,我拿着证书就跑了……

以为上面没章,我们还会是我们,但经历了这么多年,我真的输了,没有输给任何人,只是输给了自己……

周婷,我祝你们幸福!

然后,薛勇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不能告诉周婷的是,他要拿着这笔钱给自己看病,他必须要让周婷卖掉房子,而且,还不能让周婷知道这件事。

薛勇能够提前一年出狱,除了狱中的良好表现,还有自身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他得了肺癌,硬生生拖到了晚期。他知道周婷的热心肠,不然不会每次都愿意给狱中的自己寄那费用。

一旦让周婷知道这事,必然担忧,卖掉房子不止,还会跑来照顾自己,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对前夫呵护不止?那周婷就真的结不了婚了。

薛勇不愿看到周婷过得不幸福,医生说了,癌细胞还没有转移,马上手术还是有活下去的机会,虽然时间不长,但薛勇还是想尝试。

他不希望在一个女人面前转弱,只能扮狠,让女人记恨他吧!这样也了无牵挂。

周婷是在结婚后才知道,薛勇原来是拿着那笔钱治疗用,无意间,她和邓海彬聊起薛勇的事。

邓海彬叹了口气,你说我这个当医生的,怎么会不知道那个是病人?周婷问,你们俩见过面?

邓海彬假装意识到说漏嘴,故意打岔道,今天你做的菜真是色香味俱全哪……

周婷抢过他的筷子,你别打哈哈,说你们是什么时候见面的?

邓海彬无奈放下手中的碗,我去监狱看过他一回,我总得见见上家吧,瞧他那脸色苍白还特意提醒他去看,谁知就真的……

周婷狠狠拧了男人的胳膊,引得男人喊疼,呀呀呀,现在你的上家都不希望你操心,你就多关心关心现任吧!

打住打住,别再提这个人了!周婷把筷子横放在男人的碗中。

希望互不打扰能换来各自安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