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报复一个男人(三个女人报复老板的日本老电影)

心语 895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浑浑噩噩回到家的许昌,看着给女儿忙前忙后的妻子莲儿,他皱起了眉头,始终都说不出口,虽然内心仅存的良知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

但他实在不希望,骨子里冒出来的穷酸味儿,跟着自己一辈子。

看看莲儿那副被生活折腾得干瘪瘪,不像样的脸,再想想赵家小姐的温存样貌,许昌摸了摸被赵家小姐亲了几口的脸蛋,脸红了一半。

随即,他便下定了决心,拉着莲儿坐一旁,说,你自己带着女儿好好过吧,我要娶赵家小姐了。

说完,往莲儿的怀里塞了全部身家,包括赵老爷给自己的那些银子,顺便还拿出一份休书。

这场面毫无预兆,莲儿简直不敢相信,方才的那些话,竟然是从这个老实巴交的许昌嘴里说出来的,她整个人都懵了,一头雾水。

看着转身而去的许昌,才缓过神来,赶忙抱着即将迈出家门的那双腿。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不可以就这样抛下我们,当初是你说过要陪着我们娘俩过日子的。

许昌用力一甩,身后的莲儿被突来的力气,整个身子往后一躺,留下女儿和莲儿两母女,哭哭啼啼,连闹的机会都没。

哭过后,自知许昌决心已定,莲儿也识趣,第二天,拿着休书带着女儿回了娘家。

许昌看着母女的背影,他更加相信,这就是上天给自己的机会,他不能错过了。

当初为了能讨个女人跟着过日子,许家二老可谓是忍着痛,闭上眼,把小女儿卖给了一户姓张的有钱人家当姨太太,拿到女儿不少的卖身钱,这才让许昌有机会娶了莲儿。

看到儿子成了家,女儿也离了家,许家二老也深深地叹了口气。

但没过一年,许老忽然生病,加上年事已高,没多久便升了天,老伴儿也是挂念着女儿,又受了刺激,没过几个月,也随了许老。本就不富裕的家,安排了两位老人的后事,家里更是捉襟见肘。

许昌想起卖给姓张的那户有钱人家的妹妹,想去弄点钱花,却没曾想,看门的说,妹妹许小萍早就被赶出来家门,这让许昌碰了一鼻子灰,本来就是想要弄点钱,谁曾想是这结果,反正也是卖出去的妹妹,哪有心思去想她去了哪。

家里还有快满一岁的孩子和妻子等着开饭,许昌只好埋着头去找活干,集市上,看到镇上最富有的赵家正贴出雇佣男苦丁,赵家不缺钱,待遇可谓是苦丁的上等了。

许昌便去了,能进去也不难,就是站一排,让赵家小姐任意挑选,看上了的便留了下来。

许昌长得不赖,就是这么被赵家小姐选上的,许昌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进了赵家谋了个苦丁的差事,其实,许昌也就是在花园里修建花枝树干,但一个月得要小半月住赵府。

有次赵家小姐经过花园,唤着许昌让其摘了朵月季,许昌照做了,递到面前时,又让许昌把其别在秀发上,许昌唯唯诺诺道,不敢不从,慢慢挺了挺身子,双手捧着那朵月季花准备插到赵家小姐头上,赵家小姐便用手指戳了戳许昌的胸膛,细声道,真是结实!

许昌没听过如此细声腻语的女人说话声,近看赵家小姐,不仅声美,人长得更上一筹,简直把他的魂儿都勾走一半,只剩许昌留在原地,他是后来才知道赵家小姐名唤赵玥。

赵玥会时不时指定许昌给自己的闺房送饭菜,偶尔还负责夜间送点心,大晚上的,许昌想过作为有妇之夫不妥,但身心不受控制般,再说,他也只是在这里混口饭吃罢了。

来的时间长了,和赵家的其他下人也混成一片,其他下人见赵家小姐对许昌这般照顾,虽然眼红,却也只是时不时在许昌面前笑话他,有次半夜,丫鬟唤着许昌给送点心,过了好一阵子才回来。

赵府里一个上了年纪的男苦丁语重心长地叮嘱许昌,要把握分寸,自己可是有家室的人,赵家小姐不一般哪!但仔细追问下,那人却欲言又止,此事便也了了,许昌没当一回事,这么多男丁中也就自己有这姿色,许昌内心还是雀跃得很。

又是半夜,赵玥的丫鬟来唤着许昌,说是去厨房拿点点心送过去,许昌过去那会儿,一身睡袍的赵玥,喊许昌关了门,许昌愣了一会儿,但还是照做了,关好门一回头,竟发现赵玥褪去了松蓬的睡袍,露出了肚兜儿。

还一把拉了许昌过来,快手解了许昌的腰带,褪去了一层层衣裳,许昌显然是被这场面惊呆了,不过作为男人,他没有大叫,吃亏的又不是自己,再说这可是她送上门来的。

赵玥剥光了许昌的上衣,害羞一脸,轻轻地踮起脚尖亲了几口许昌脸,许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抱起赵玥,三步并作两步,转战床榻上,梦幻一般就差最后一层肚兜儿,就在许昌伸手那一刻,门被踢开了,进来的有赵老爷还有几个壮丁。

许昌懵了,扑通一声跪了下地,神情慌张,正想着拿什么来解释,赵老爷就开了口,但并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这完全出乎了许昌的意料,只是让许昌回家休了妻子,然后娶了赵玥,不然传出去对谁都不好,要是一走了之,他唯有转给官府处置。

许昌跪拜都还来不及,抱得美人归,还能享有荣华富贵,不过是休一个妻子。

许昌想了很多,身上仅存的最后一丝良知被打败了,他最终还是决定休了莲儿,并很快娶了赵玥,赵家提出,只有赵玥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必须要做上门女婿,许昌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很快就同意了。

两人成了亲,赵老爷对许昌也是另眼相看,白天让他跟着学做点生意,晚上许昌便对着妩媚的赵玥,许昌别提内心多快活儿了,想想前半生过得那憋屈日子,连讨个妻子都要靠卖妹妹才能勉强讨到,终于让他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得意了好久。

他很感激上天能给与自己这么一个好机会,还庆幸自己没错过这个机会。

许昌也很是用心,白天都把时间花在老丈人的布料生意里头,一次布料样板拿回家研究,忘了带回店里,刚好又有人想看这颜色的布料,许昌赶忙回家去取,经过厢房时,许昌发现赵玥的丫鬟都站在门口,眼神东张西望的,像是防着什么人。

许昌想要进去,被丫鬟拦住了,没说什么理由,就是双手拦住不给进,越靠近房内,那呻吟声就越是清晰,许昌硬是使了蛮力,才得以进去了,但房内的一幕,让许昌心都凉了,头上有顶绿色的帽子在飘过。

屋内一男一女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到许昌怒吼一声,才缓缓停歇了,男的看着面生,女的是自己的妻子赵玥,一整个屋子里的人,还有跟在后面的丫鬟,只有许昌是惊愕的表情,许昌觉得自己受了很大的耻辱,质问赵玥为什么。

赵玥还在床榻,不紧不慢地披上一件衣物,一脸不屑地说着,你都看到了,我就不瞒你了,我就是这点爱好,和你们男人也差不多,爹说了,只要嫁了人,这事他就睁只眼闭只眼,你能娶到我也是你的福分,你日后当作不知情便好,上门女婿还是你。

赵玥也没了兴趣,打了个哈欠说,要换衣服了,让全部人都出去,许昌的脚从未有过的重,也不知道怎么抬出了房门。

许昌强忍着刚才看到那幕龌龊等事,莲儿虽然长得没赵玥好看,身家也不如赵家,但至少结婚这么久,都中规中矩守着妇人该守的,做着妇人该做的。

许昌觉得在赵家头都抬不起来了,从前没发现,现在时刻都觉得所有的人都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现在想来,那个老男丁说的,莫非就是这等见不得人的风流之事了吧!

自从许昌发现了这事后,赵玥待他也没从前的妩媚热情,甚至还把一床被子放在了偏房,许昌也就只能每天看着进入赵玥房内的,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他只能叹息。

他不可能休了赵玥,作为一个不待见的上门女婿,有什么理由休了赵玥呢?

许昌也想过报官,但又想了自己的身份,只能摇头,作为没爹没妈的孤儿,有什么势力能和赵家对抗?

什么都没有的许昌,他只有抓紧留在赵家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就是西街上那家布料生意,他想去和赵老爷商量,想掌管这家布料生意,到了房门,他听到屋内传来的女声,他怔住了,脚不听使唤,下意识地继续听着那把熟悉的声音。

那可不是莲儿的声音吗?许昌一头雾水,对那个被自己休了的莲儿,做了赵老爷的三姨太的事毫不知情,这事还是花了点银子,从赵老爷的一个跟班嘴里套出来的,因为其他姨太的意见,所以并没有敲锣打鼓进门。

许昌也不觉得很奇怪了,自己可以为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休了她,那她也是可以找一个老头子过日子的,谁不知,那是为了钱?

许昌想了下,又冷笑了几声,以前还当莲儿是最守妇道的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许昌还没来得及和赵老爷说掌管西街布料店的事,就和莲儿碰面了,就在西街布料店!莲儿没有和他相认,只是眼角瞄了他一眼,就离开了,随即,就打听到,莲儿当了布料店的掌柜!

许昌这下急了,不仅是莲儿当了掌柜,他还发现,赵老爷不再让他跟着一起学做生意了,不管是进货算账,还是出货等等所有的一切,身后都有莲儿跟着!

许昌算是知道了,莲儿不仅是为了钱,她是在报复自己!因为她把自己留在赵家的最后一根稻草,都给收割了。这下彻底成了在家被下人笑话,在外被他人笑话的倒插门,还是头顶有绿帽的。

许昌寻了个机会,想找莲儿说说情,看在曾是夫妻一场,好歹给条路走。莲儿笑着跟他说,自己并不是真正把他推下山崖的人,而是许昌的妹妹,许小萍。

许昌眼睛瞪得老大,两手不停在比划,一脸的不解。那个妹妹,不是说被赶出去张家了?

得知真相之后,许昌大腿拍得啪啪响,还撞了几下房门,话也说不利索。

原来自己的妹妹许小萍并没有赶出张家,是许小萍特意吩咐下人,只要是自己家的人来找,一律这个说辞罢了。而许小萍自从被卖到了张家,也算是被好生伺候,养尊处优得不得了,还经常和一些富有的小姐太太一块儿谈天说地。

就这样,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和赵玥做成了好姐妹,两人无话不聊,一次串门让许小萍发现了在赵府谋差事的许昌,赵玥得知后,极为痛恨许家卖女儿娶儿媳的做法,便安排了这么一出。

莲儿把女儿放在了娘家,随后便去了赵府,想找赵玥说情,没曾想许小萍也在,而莲儿被自家丈夫休了,回了娘家也没脸,自然同意当这个所谓的三姨太了,三个女人的报复戏,就这么开始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且这台戏是演给那个贪财的负心汉看的而已。赵玥也并非所谓的风流女人,都是逢场作戏给许昌看。莲儿不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反而觉得很是痛快,在这个年代,被男人休了如寡妇一般,还不如做个姨太,享受上等人的生活。

当然,支撑这台戏的角儿,还得数赵老爷了,他非常同情莲儿的遭遇,三姨太的事是真的,真心想要报复许昌这样的男人也是真的。

许昌也唯有撞房门撞墙角,他哪有资格让她们原谅,一个是被自己下了迷药卖给了别人,一个是自己写休书送给了别人。

他痛恨自己的良知被金钱覆盖,赵府他是待不下去了了,疯疯癫癫地背着个包袱,一路向西跑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