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漂亮女邻居和已婚男纠缠不清,这晚我向她表白了

不朽 503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楼上那个女人搬来时,第一个跳进我脑海里的字眼就是“狐狸精”。她穿着高跟鞋,将行李一件件移到楼梯口,很吃力。

像搬家这种体力活,身边应该有一个男人。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在背后叫住我,喂,可以帮我一下吗?

其实我有女朋友,或者叫未婚妻,只是她远在美国,只能在微信和电话里当一当体贴的女人,而这样的日子,我还需要过一年,直到她学成归来。

我替女人将东西全部搬到屋里时,并没有像电影里演的一样,被她邀请留下来坐一坐,或者喝一杯,她只是淡淡地说了谢谢,并且告诉我,她叫马倩。

当天夜里楼里响起警报,有户人家煤气泄露了,物管要求大家紧急疏散。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用最快的速度跑上楼,然后猛拍马倩的门。

马倩开了门,懵懂地看着我,我不由分说就拉着她往楼下跑,跑到小区外的空地时,才发现她没有穿鞋。

警报解除后,我从自己屋里拿来了药膏,涂在马倩脚上的伤口上,跑的时候太慌,她的赤脚被地上的玻璃碎片给划伤了。屋顶的灯光很暗,她的脚在我怀里,涂了鲜红的指甲,受了伤,却不安份地乱动。

那天回到楼下,我满头满脸的汗,似乎做了许多体力活。其实我只是停下涂药膏的手,对马倩说了一句,我回去了。

然后我就回去了,马倩一定不知道,走出她的门,我下了很大的决心。

马倩和那个男人争执时,我正在看碟,楼上乒乒乓乓的乱响,夹杂着一个男人的咆哮。

我跑上楼时,马倩正使劲把那个男人往门外推,她披散了头发,拖鞋也被推搡掉了。

我挡在了马倩面前,将那个中年男人手腕抓住,慢慢地拧,直到他的脸色变得紫胀。然后男人颓然将马倩松开,却仍然气势汹汹。他说,果然勾搭上新男人了,手段不减当年啊?

男人走了,马倩自顾自绾好头发,穿回拖鞋,然后指挥我说,水。

我倒来一杯水。

她说,他有老婆,承诺了离婚可就是不离,等我逃走了又想方设法的来找我。马倩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说,我二十岁那年就不相信爱情了,像他那样的男人,我碰到一个又一个,已经麻木了。

我邀请马倩到家里在作客,她把客厅里的照片拿起来,仔细地看了又看,然后说,你女朋友很漂亮。

她说,你应该乖乖地等着她回来,我是认真的。

在此之前,我已经等了两年,没有找过小姐也没有见过网友,靠做俯卧撑来消耗体力,甚至被哥们儿怀疑过生理机能。直到遇见马倩。

我说,我要和你在一起。

她说,我这里有一盒拼图,你要是能拼完它,我就答应你。

她放下拼图就走了,并轻轻带上了门。我在此刻有一点愤怒,这个女人像个幼稚园阿姨,当我小孩子般玩弄。

那副拼图就放在桌子上,我看都不想看一眼。马倩在我楼上,每天用棉拖鞋嚓嚓地蹭着地板,洗衣机则在卫生间轰隆隆地转,间或有厨房的水声淅淅沥沥。我睡在床上,像数羊一样认真地捕捉这些声音,无法入眠。

后来我终于开始了拼图游戏。没有对照图,只有一大堆碎片,红的绿的,杂乱无章。

我开了一盏小灯,席地而坐,一堆碎片在我脚边,左拼也不是,右拼也不是。

那个男人又来了,从最初的纠缠撕扯,到后来甩着车钥匙哼着歌上楼。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拼不出那幅图。无论我怎么猜,都猜不透马倩为什么会重新掉进那个漩涡。

女朋友在一个凌晨敲开了我的门。这个女人不打一声招呼就从大洋彼岸飞来。没有什么比实实在在扑在怀里的女人更让人满足的了。尽管在下一秒钟,她就打开衣柜,进到卫生间和储藏室,毫不掩饰地检查了我的忠贞。

马倩在另一个凌晨搬走。那个男人将她沉重的行李一件件拎出来,一件件扔进车里。她没有与我道别。女朋友在阳台上做瑜伽,往楼下望了一眼,然后问我,那个女人是谁?

她说,是个尤物。

拼图被收拾了起来放进书柜,女朋友却不小心翻出了它。然后她仔细研究起来,她说,这是两幅不同的拼图各取了一半凑在一起,永远也拼不出来的。

我的女朋友永远不知道那个叫马倩的,尤物般的女人,是如何捍卫了一段完美的爱情。作为一个狐狸精,她深深懂得男人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可是她希望看到奇迹发生。

我知道我应该沉默,可是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很想告诉女朋友,不是我对她有多么忠贞,而是,那个狐狸精放过了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