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初恋男友重逢,参加聚会的每个女人都有特殊身份(与初恋再次相遇)

爱学号 511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和闺蜜在自助餐厅埋头大吃,闺蜜碰碰我,那边有个男的一直看我们。我笑嘻嘻的说,哪是看你,明明是看我。然后我抬起头,立刻愣住了。

孙舸~

孙舸是我的大学同学,是我所有玫瑰梦里最绮丽的一个。那时候我们对彼此的心思心照不宣,却从未互相表白,就在这朦胧的你来我往中,品尝着欲擒故纵的乐趣,酸的,甜的,心悸,惊慌,过足了琼瑶的瘾。这要放在今天,我不会这么白痴,每每看到电视里一男一女猫捉老鼠般虚虚实实,我就忍不住恨铁不成钢。但时光不能倒流,我们还来不及正式牵手,孙舸就在大二那年被家人安排出国留学。

我们就这样互不甘心地分别了。这一别,就是八年,八年的光阴,我经历了许多次恋爱,直到遇上何杰,结了婚,我们的婚姻像是一杯白开水,淡而无味,却暖手暖心。何杰是个好丈夫,但我仍然记得孙舸,他是我一个无法了却的心结。

当孙舸走过来,对我一笑,我所有的记忆便都回来了。

孙舸领我去了他的房子,考究的装潢,却是满屋漫不经心的凌乱。我几乎条件反射地想去收拾满地的脏衣服和到处乱扔的塑料袋,孙舸阻止了我。孙舸说,别管,我习惯了。孙舸的眼神让我有点清醒了,是的,八年后的相遇,我们已经是一对尘埃落定的男女,不应该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我们的约会很频繁,但孙舸没对我说过“爱”字。当然,像我这样的身份,要求这个已是奢侈,但孙舸不说,我还是有点不甘心,仿佛自己仍是那个青涩未褪的初恋少女。

孙舸说,你真美!你真性感~你是一面湖水,微波荡漾,引人遐想。

孙舸的口才真好,我神思恍惚,无法抵挡。但我仍然固执地问,你爱我吗?

孙舸盯着我的眼睛说,爱不是我给得起,你就要得起的。

是的,此刻此景的男女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问题不在于他肯不肯给,而在于我能不能要。我无言以对。

我渐渐地开始不愿意面对何杰,看着他宽厚的背影,在电脑前无知无觉的忙碌,我的心会忽然被什么东西一把揪紧,难受得胃里翻江倒海。

唯一能拯救我的,是孙舸的拥抱和热吻。我呼吸着孙舸的气息,所有的恐慌都烟消云散。我越来越多地对孙舸提到了爱,我发现我们之间的缠绵和缱绻才是真正的爱,像何杰那样温吞水一般,天冷了给我披衣,咳嗽了拍拍我的背,在我撒娇时息事宁人地说,好了老婆,别闹。我忽然一阵心酸,我已经很久没对何杰撒过娇了,何杰整天弄着那该死的电脑,把我忽略得干干净净。

我知道,孙舸是个成熟男人,不会把感情完全倾注到别人的妻子身上,孙舸的理性多多少少让让我有些失落,但现实不是童话,我原谅了孙舸,人的一生,也许只能为爱情疯一次。

这一天,我去找孙舸的时候,孙舸正在一家会所和朋友聚会。

孙舸有许多朋友,他经常带我参加他们的聚会,那些男人也带着各种女人,有的性感成熟,有的青涩稚气,我夹在她们中间,混乱了自己的身份和心情。但这些女人,没有一个能做这些男人的妻子,妻子在他们眼里是个很重的词汇,不是轻易就能拿起放下的。所以,我不止一次在这样的聚会里,听到他们以轻飘飘的口吻谈到某个当时不在座的女人,包括内衣颜色和爱爱的叫法,他们的评价恶毒却漫不经心。

我就在这时审视孙舸,看着他和别人一样的不屑表情,心里象爬满了虫子。但有一点我是肯定的,就是孙舸绝不会和那些朋友调侃我的内衣款式和爱爱姿势,我和孙舸拥有超过8年的感情,是不能与那些在酒吧或歌厅随便结识的女人相提并论的。

我准备推开包间的门,心里带着甜蜜的归属感,但我的手停在了推门的姿势上,因为孙舸沉稳的嗓音从众人乱哄哄的气氛中尖锐地剥离出来,从门缝里钻进了我的耳朵,让我僵硬成了一块石头。

她结婚三年,想必老公不能给她激情了吧,我们不过是互相满足而己。已婚女人嘛,都是老房子着火……

我无声地离开了,越走越快,然后冲出会所的旋转门。

我回家时,何杰坐在电脑前,厚实的背影,仿佛可以抵挡一切。我站在何杰身后,将脸贴上去说,你会不会把我们的床上事讲给别人听?

何杰呵呵笑出声来,傻子,你是我老婆啊,怎么可能呢?除非没把你当爱人。

我的眼泪,一行,两行,顺着何杰的背流下来,打湿了他的毛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