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男友不在家偷撬他的秘密抽屉,一回头他却站在背后(偷偷去男朋友家里被发现)

心语 1008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认识诸辉是在闺蜜叶子的婚礼上,那天我刚刚和男友谢历分手,被谢历甩了一巴掌,外加扭伤了手腕,所以我包着纱布出现在婚礼大堂上,所有人都向我行注目礼。

诸辉和我坐在同一桌,他投来关切的目光,我对他说,看什么看,都是你们男人干的好事。

我此时的样子像一个刻毒的怨妇,不过这一切都拜谢历所赐。大学里,我帮他抄了四年的笔记,做家教挣来的钱都请他吃了麻辣串,我们曾像泰坦尼克号里的男女主角那样爱过,却最终没有淹死在爱情的大海里,当我发现了谢历手机里的暖昧后,我们大打出手,八年的伟大爱情终于回头是岸。

分别时诸辉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

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整个婚礼,他并没有和我多说什么话,却极力怂恿我去抢花球,天知道那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可是诸辉说,抢吧抢吧,你会如愿的。然后我就真的去抢了,而且抢到了。

第一次约会,诸辉就教育了我一顿。因为在餐馆吃完饭后,我抢着买单,这是谢历带给我的习惯,不可以看着男人掏钱包而无动于衷。可是诸辉制止了我,说,买单是男人的事。

其实我对这场新的恋爱,一点把握都没有。诸辉为什么会看上我,我漂亮吗?很有魅力吗?不,连谢历都不要我了,谢历是一个没有房子,喜欢摇滚乐和有脚气的家伙,而诸辉,高大,温和,有体面的工作,甚至还有一辆越野车,他凭什么看上我?

我终于忍不住质问诸辉,其实把自己心虚的一面暴露给男人是不明智的,男人一旦抓住了你的心虚,便会有恃无恐起来。可是诸辉说,那天你手上包着纱布,楚楚可怜的样子,还见缝插针地控诉男人。你去抢花球,穿着高跟鞋,冲上去时几乎扭了脚踝,别人不过是做做样子,你却是真的奋力扑抢,我喜欢你的真实。

于是我翻出了自己从初中到大学的所有情帐,暗恋的明恋的勾引成功与不成功的,一一展示给诸辉看,这还不够,还加上和谢历交往时的帐本。我是偷偷记帐的,我花了多少钱 谢历花了多少钱,我恨恨地对诸辉说,那家伙就是个软饭王!

每当这时诸辉就拍拍我的头,说,现在你有我。

我如果知趣,就会见好就收,可惜我不是个知趣的女人,我不仅继续倾诉,而且还怀疑诸辉有什么事瞒了我,他不像我这样什么都说,通常喜欢别人真实的人,自己不一定就是真实的。

于是我干了一件事,我趁诸辉不在家时,撬开了他的抽屉,我想象里面会有情书,不良书刊,甚至离婚证。可是我正在撬锁的时候,诸辉竟回来了,沉默地站在我背后,我吓得一声尖叫,诸辉困惑地问,你到底有什么不放心?

诸辉打开抽屉让我参观,里面是他从小学到高中的日记,一大摞,其实都是些幼稚或偏激的文字,没什么特别。

我讪讪的,诸辉的大度让我羞愧难当。

我没想到谢历会再来找我,分手半年后的谢历,几乎变成了一个朋克青年,留披肩发,穿到处是洞的牛仔裤。原来谢历辞了工作,加入了一个摇滚乐团当贝司手。我知道摇滚乐团意味着什么,如果红不起来,那就是穷困与混乱的代名词。

谢历提出要借钱时,我无法拒绝,毕竟是好了8年的男人,我的积蓄不多,两万,咬咬牙,全给了他。

诸辉第一次对我发了火,他说,我不希望你是一个没有底线的女人。

我无言以对,只好尖刻地反击,又不是用你的钱!

诸辉气极,摔门而去,我坐在地上痛哭,但诸辉很快便回来了,将我搂在怀里说,对不起。

两个月后的一天,在诸辉的朋友聚会上,我说诸辉初中时偷过同学十块钱。那件事本来秘密地写在诸辉的日记本上,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不过是想开开玩笑营造气氛,可说出来以后全场沉默,诸辉脸都僵了,半天才说,我的车没有停好,我出去挪一挪。

他没有再回来,那天我一个人坐公交车回的家。

其实我心里明白,对诸辉,我是肆无忌禅到的,换成谢历,我无论如何都不敢这样做。男人的宠爱就像往银行卡里存钱,存得越多,女人才敢刷得越多。像谢历那样一分不存还要倒借的,女人作无可作,反而相安无事。

可男人的爱也像韧带一样,没有回拉的力量,迟早会断裂。所以在不久后的一天,我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看见诸辉挽着一个女人,亲亲热热地走路。女人并不太年轻,可和诸辉走在一起,却神态安然,看上去十分的协调。

良木缘咖啡厅的落地玻璃后面,我指尖冰凉,浑身颤抖,她拨通了诸辉的电话,快速地说,我们分手吧。等不及诸辉有所反应,我便挂断了电话。

与诸辉分手后我过着疯婆子一样的生活,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是离不了男人的,与谢历的分手并不怎样疼痛,是因为我在同一时间认识了诸辉,诸辉是那样的优秀。可恰恰是这样的男人,让我觉得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遇上。因为我一直在错,直到错过了一生中最好的男人。

谢历求我跟他复合,我答应了,我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借给了谢历20万。50平米的小户型,我辛辛苦苦供了5年。可是谢历欠了别人的钱,对方扬言要砍掉他的手指,我无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相处八年的男人被人砍了手指,所以我只好借钱。

可是谢历拿到钱后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我赶到他租住的地方,房东说他三天前就退了房。

我呆呆地走在大街上,竟然迎面碰上了诸辉,数月不见,诸辉仍是那种淡淡的样子,连眼神都没有变,可是我呢?我相信此刻自己的样子已经不能看。诸辉仍挽着那个不太年轻的女人。可是他介绍说,这是我姐姐。

我有些站立不稳,我没想到真相竟如此简单。可是结局没有什么不同,因为诸辉必定是一次次被我冷了心,所以才一句挽留都没有。自从分手后,他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过。

我很想对诸辉笑一笑,却没有力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