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的人都不想结婚(揭露几千万单身女性现状)(为什么现在的人都那么污)

沐阳 243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按照百度百科上的定义,女性超过27岁未婚,就成了“剩女”。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天经地义的事。

然而近年来,在不少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尤其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里,却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女性未婚群体。

他们大多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稳定的经济收入,身材和容貌也都不差。就是这样一群在旁人看来条件出众的女性,却迟迟未能走进婚姻的殿堂,成为人们口中的“剩女”。

根据官方数据,中国目前剩女数量在3800万左右。而在深圳这个传说中女多男少的城市,女性的婚恋问题尤为突出。

相关统计数据表明,在已超千万的深圳市常住人口中,适婚青年达到70%以上。一些人笑称深圳目前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就是剩女现象。

那么数量庞大的剩女群体,是怎样形成的呢?她们面临着怎样的处境,又对此抱有什么心态呢?

这部由李波导演的纪录片——《中国剩女:一起来看看她们是如何被剩下的》, 揭露了几千万中国大龄单身女性的迷茫和无奈。

影片走进三位深圳女性的日常生活,拍摄时间长达一年,讲述了三个单身女人的择偶故事。面对婚恋的压力,她们到底在坚持什么?又该何去何从呢?

1、“为什么要随随便便的嫁人?”

黄文娟,29岁,来自福建。她毕业于名校厦门大学,毕业后交了一个男友,并跟随他来到了深圳,成为一家日企的财务经理。

工作的繁忙,加上日常生活的琐碎,让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发生了太多争吵。在一起同居多年的他们,最后还是分手了。

眼看就要迈入而立之年,家里人催促她早日嫁出去,迫于压力,黄文娟工作之余选择到婚介所相亲。

不过几个月下来,文娟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对象。她自己也说不清原因在哪。

如同许多20 的女人的一样,这一年龄段的女性并没有特别心急。往往还是等待和观望的心态,相亲只是给亲友和自己一个交代,她们对爱情抱有美好幻想,相信甜蜜爱情终将在未来某一天到来。

周末,文娟去城中村看望朋友阿丽。阿丽正在坐月子。文娟和阿丽年龄相仿,几乎同时来到深圳,几年后阿丽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刚满月的儿子。

看着好朋友迟迟未婚,阿丽劝文娟:「不要太追求完美了,两个人相互迁就一下也就过来了。太追求完美的话,那你永远都找不到了。」

下班后,文娟回到一个人住的出租屋。母亲打来电话。他劝女儿不要挑了,找到合适的就赶紧嫁了。

文娟反问:「本身女孩子就应该挑,为什么不挑呢?为什么要随随便便的嫁人?」

黄文娟说自己一直介于那种要结婚,但是又觉得想等待那种感觉。对爱情抱有幻想,不想随随便便就把自己嫁了。

自从在婚介所缴费以后,文娟半年的服务就要到期了。她最后一次相亲的对象叫陈友军,约文娟吃过一次饭。

不过两人并没有从对方身上找到心动的感觉。此后极少联络。

当初红娘问黄文娟再接触一下,她说感觉一般。对于为何和黄文娟没有进一步的发展,陈友军是这么看的:「她性格比较内向。感觉她假如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可能也不会主动,那别人怎么会知道你的心思呢?我觉得这就是她没有找到男朋友的直接原因。」

「再有一点,就是高标准高要求导致的。她觉得自己很优秀,我是名牌大学毕业,长得也漂亮,为什么我找不到那种高富帅呢?」

「你相中高富帅,高富帅能相中你吗?人家愿意找你的,你又不去找别人,高不成低不就,这不就剩下了吗?找一个中意的不好找啊。」

文娟不觉得剩女的生活有多么不堪,相反她认为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自在。如果不是家人催促,她并不急于改变现状。

影片最后,文娟的朋友们又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但依旧没有感觉。

她说,「接下来的几年,她打算走遍世界上那些从小就想去的地方,充分享受单身生活才有的精彩。」

2、“只有男的讨不着老婆,哪有女的嫁不出去,现在搞反了。”

第二位女性,何珊,37岁,老家江苏,是一家港资公司的职员。

她与一个叫阿丰的男人暧昧了几年,两人一起共进晚餐,一起谈天说地,阿丰还向她求过婚,但她就是不想更进一步发展。

为什么呢?一是,她看不上这个综合实力差自己一大截的男人。二是,她也不愿投入过多感情,害怕受伤。

阿丰比何珊小一岁,来深圳也有10多年了。谈到与何珊的这段感情为何一直不冷不热,以及自己为何不能全心投入,阿峰说出心头的顾虑:「她老说处处看,我说处个两年三年顶不住呀,因为我们这个年龄玩不起了,找个合适的谈婚论嫁就行了是吧,不像年轻人可以谈个7、8年的对不对?不一样的。」

阿丰说,他与何珊都已过了浪漫和冲动的年纪,谁也不愿意轻易往前多迈出一步,以免付出过多的时间和精力,却没有收获。

人们眼中的剩男剩女们,大多都经历过感情的波折,他们渴望爱情,却又害怕失败。比起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他们多了几分谨慎,甚至怯懦,暧昧和僵持的局面就这样形成了。

何珊父母也在深圳,何珊的姐姐和弟弟婚姻都出现了问题,两位老人因此不怎么催促何珊的婚事,但也会旁敲侧击一下:「不成家总是不行的,不成家不像家,成家才像个家。」

在何珊父母的记忆里,男人由于条件差而打光棍是常事,而近些年不少优秀的女性成了剩女,这一现象让两位老人感到困惑,这是他们祖辈以来闻所未闻的事。

「只有男的讨不着老婆,哪有女的嫁不出去,现在搞反了!」

何珊不以为然,她已经适应并开始享受一个人的生活,婚姻并不意味着幸福,能带给女人安全感的,也不见得是男人,而是自身的独立和坚强。

晚上,何珊的一个闺蜜过来看她。闺蜜跟她老公离婚了,现在又恢复了单身,闺蜜的离异加重了她对婚姻的困惑。

「挺好啊,我很自由,我爱干嘛干嘛,我又可以重新选择了」

「只有在中国才有剩女两个字,在发达国家,哪有这两个字?简直是扯淡。这样的人生不是人生,非要你们结婚的人生才叫人生,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嘛。」

对何珊来说,这个社会不会说谁离开谁没饭吃,两个人如果没有碰撞和火花,精神层面得不到满足,就没有必要在一起。

婚姻是需要经营和付出的,如果你的付出回报不成正比,那还不如单身来得潇洒。

3、“你呀,就是太理想主义了,非要找什么才子!”

张净,40岁,部门负责人,在深圳有几处房产。她是3人中年龄最大的,也是经济条件最好的,可她怎么就不结婚呢?

张净祖籍湖南,大学毕业后到深圳打工,从小职员做起,靠着自己的聪明才干,终于在不到30岁就被升为某银行副行长。

也许因为长得不美,也许因为能力太强,工作太忙,张净一直没时间好好谈一场恋爱。

等到一切都稳定下来了,张净已经40了,身边的同学朋友早已升级成爸爸妈妈了。

后来,张净认识了一个搞艺术的男人,男人很有才华,张净喜欢上了他。她卖掉了深圳的几套房子,和男友一起去了北京发展。

在男友的母校附近,张净投资数百万跟男友合伙开茶社,然而几年下来,茶社的经营日益惨淡,在即将面临倒闭时,男友不辞而别。

张净没想要自己全身心投入的这场恋爱,竟会如此收场。

早已成家的弟弟忍不住数落姐姐:“你呀,就是太理想主义了,非要找什么才子,也不了解人家的人品,就投入那么多,最后,吃亏的是你自己”。张净的家人一致认为,她之所以婚恋问题不顺,是因为找男友时过于看重对方的才貌,而忽略了很多现实问题。

张净却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谁来养活,如果对方不能带来那份特别的心动,就没有必要为结婚而结婚。

张净去参加朋友们的聚会,一群人聊着聊着,话题很快都集中到张净身上。

朋友认为张净对自己定位彻底错了:「首先你不是一个漂亮女人,你和她们没法比,你现在去找一个有过故事的,离过婚的,对你来说没有伤害的,没问题。那你自己非要抱着少女情怀,还期待找一个未婚的,一个帅哥,大姐真是太难了。」

和张净的家人一样,朋友们也都劝她降低择偶标准, 这让她觉得委屈。她从未要求过对方经济上如何富裕,只是希望能找到一个理想中的灵魂伴侣。尽管已经过去一两年了,但张净始终忘不了前男友,心里还在幻想着前男友有天会回心转意,或者自己去把他找回来,再续前缘。

面对身边的一众追求者,张净不是没感觉,就是嫌他们太嫩太功利:「今天有人约我,很小,是个80后。我在他们心目中,第一算是成功女性吧,第二也比较善解人意,然后也有点能力吧,可以安安心心过日子。对他们来讲,他们玩累了以后,觉得我是一个很好的归宿,但是我看不上他们,我宁愿一个人担着。」

紧闭心门的她,很难再次打开心门,去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

可她爸看不下去了,从老家赶到深圳,对张净说:“赶快找个人结婚,再晚小孩都生不了了,女人事业再好,到最后也要成个家才好。”

张净嘴上答应,可这事也急不来,不是她不想结,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结。

对张净来说,她没要求对方要多有钱,她只是需要一位志趣相投的灵魂伴侣,能在交流上产生碰撞和火花。可以说,她非常重视精神,而看轻物质。然而这种灵魂的契合远比物质的需求难满足多了。

4、结不结婚,应该顺其自然

影片中的3位女性,只是中国几千万剩女的缩影。剩女现象的出现,绝不是一句眼光高低所能概括的,背后有着复杂的社会原因。

对这个群体多些理解和接纳,不强调“剩女羞辱”,也不鼓吹“单身崇拜”,才是我们该有的态度。

其实单身也好结婚也罢,这都是个人的选择。没有必要相互艳羡,也没有必要相互攻击。

李诞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觉得害怕婚姻不是病,非要让别人结婚才是病。」

婚姻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就像以前中国女人要裹小脚一样。对于脚小的人来说,他们穿着很舒服,但是对于脚大的人喜欢到处乱跑的人,对自己人生还有很多梦想的人就穿不进去。不想穿进去。

在这个多元化的社会,到底结不结婚,应该顺其自然。这里的顺其自然是指:「努力过后而得不到,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单身。」

大龄剩女,在单身时好好陪父母的同时,与自己扩大圈子,积极找对象并不冲突。

有人终其一生,哪怕拥有婚姻,也只是搭伙过日子。如果能遇到相爱的人,晚一些又何妨?积极乐观面对生活,在“他”没出现的时候,没必要怨天尤人。有更多时间爱家人,爱朋友,爱工作,这样也挺好。

最后,希望社会能给广大单身男女更多宽容理解,希望每个女性在步入婚姻的时候,都能够骄傲幸福地说:「我嫁给他,是因为嫁给了爱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