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520幅情画的天使

瑞幸 74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我不是一个好学生,在美术学院刚读大二就被学校勒令退学了,不怪学校,如果我的学生经常打架翘课,还敢在上课时接吻的话,我也会把他开除。

我不留恋学校,因为我并不是一个虔诚的艺术崇拜者,我只是喜欢画画,喜欢把心中浮现的画面用笔描绘出来,而在生活中永远都不会出现,所以我也并不适合学摄影。

作画是一件很令人享受的事情,看着那些扭曲的线条,纵横交错的颜料慢慢变成清晰的世界时,你心中会涌起一种成就感,那些虚无缥缈的幻像就在你的面前,触手可及。

我只是喜欢画画,但如果有人强迫我画我不喜欢画的东西,我宁愿放弃画画。所以,我也不会成为一个好画家。

退学后,我在学校附近租了间小屋子,把它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白天去做各种各样的工作,闲暇的时候就躲在房子里画画,这才是我喜欢的生活。

玩艺术的人总会有很多女人喜欢,即使我长的不帅,其实在教室里和女人接吻不是第一次了,只不是那一次偶尔被那个死板的老教授看到了,所以才惹下如此祸端。对我来说,女人不过是速食面,饿了图个方便才会想起,饱的时候便会被丢在一边,所以我也不是一个好男人。不过,有一个女人例外。

那天我正在房子里画画,一个女孩走了过来,然后坐在的旁边的凳子上,从下午一直到深夜一动也不动地看我画画,当我锤着酸痛的腰准备睡觉时,她还是一动不动?

“今天不想走了?”我问,她点点头。

我抱起她把她丢在了床上,开始脱衣服。当我将要进入她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了一下问她:“你还是处吗?”她摇摇头,然后我粗暴的占有了她,然后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才发现床上的斑斑血迹,我顿时暴怒,狠狠扇了女人一个耳光:“你不是说自己不是处吗?”,女人开始低低的抽泣,而我坐在床边狠狠地抽烟。过了许久,我问她:“需要我负责吗?”,女人胆怯地点点头。就这样,当天,她搬进了我的房子,和我住在了一起。

今天是周六了,每个周六我都会穿越大半个城市去看望亦舒,她在那边一所大学里读书。亦舒是我高中的同学,比我小三岁,一个调皮的古怪精灵。

那个时候,她坐在班级的最前排,那是好学生的区域,我这种死烂的学生,也只能坐到最后的角落里 。有一天,当落日的余晖斜斜地洒在她的身上,那种绚烂的光和影的交错顿时形成了一幅神奇的图画,我着了迷似的拿起笔,完成了我第一幅速写,那是我美术生涯的开端。

怎么和她认识的我忘记了,只是觉得当时她叫了我一声哥哥,顿时激起了我强烈的保护欲,之后就伸开了双手,甘心情愿做起了她的守护天使,她是那样的令人怜爱。守护天使要做的事情很多,从提水打饭,逛街提东西,到为她抄笔记,为她欺负低年级的同学,甚至有天她红着脸说她喜欢了一个男生却又不知道怎么跟他讲,我便黑着脸闯进了那个男孩所在的班级,把他揪了出来拉到她面前,然后远远地躲在树林里抽烟。当她知道那个男孩有了女朋友的时候,哭的天昏地暗,直到我跑到街上买了张她最喜欢的CD,她才破涕为笑。

如今的亦舒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可性格一点没变,一见到我仍然是当胸重重一拳,在她眼中我的胸膛便是铜墙铁壁。在她旁边站着他的男朋友峰,我见他的第一面就不喜欢这个油头粉面的男人,但亦舒就认准他了,死心塌地的跟他恋爱起来。亦舒跟我说起过他们的故事,追亦舒的男人很多,包括峰。但心高气傲的亦舒,没有答应过任何一个男人的追求。她总说,我的青蛙王子不一定帅,但一定要很爱很爱我,他们会说爱我,但他们爱我吗?我感觉不到。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穿着吊带背心的亦舒在举杯的时候,吊带突然断裂,尴尬的亦舒呆在了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在旁边的峰迅速脱下了他的外套为亦舒披上,为亦舒解了围。亦舒很感激他,也接受了他的求爱。

我虽然不喜欢这个男人,但只要亦舒喜欢,和他在一起很快乐,这就足够了,亦舒是大姑娘了,也懂得自己保护自己了,但做了她那么久的守护天使,当有一天想放下翅膀休息的时候,才发现翅膀早已经僵硬,放不下来了,当她走远,我仍在那擎着翅膀,期待着能为她遮风挡雨。

亦舒常笑咪咪的对我说:哥哥,你真是个好人。当所有的人都说我坏的时候,她仍然会这么说,我也不怕所有人都说我坏,只要她说我好就够了。

回到房子,我还是像往常一样,为亦舒画上一幅速写,下面写着:2022年5月17日,晴,亦舒剪了短发,笑的很开心。

我依旧是沉醉在光影交错的世界里,女人忍受不了我的冷漠却也无可奈何。当有一天她心目中的艺术家的光辉形象终于破灭以后,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第二天当她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感动的流泪了,对她说:我决定以后好好爱你。她却推开我,一把扯下窗帘说这也是我的然后又头也不回的走了。

突然有一天亦舒哭着打电话给我说:那天上课时突然肚子痛,回到房子里发现峰在床上和另一个女人纠缠着。我立即叫了个出租车赶到亦舒那,揪出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暴打了一顿,然后问他为什么背叛亦舒,恼羞成怒的峰竟然说,亦舒没有女人味,连床都不会叫。要不是围观的人死死拉住我,那个家伙的脑壳都会被我打破。

我不放心悲痛欲绝的亦舒,便把她带到了我的房子里,我在楼顶的天台上挨了一宿,当第二天我走进房子的时候,却发现亦舒面对着一堆画发呆,那些画我不想被亦舒看到,却忘了藏了起来。

“你爱我吗?”亦舒问我。

“爱~”

“既然爱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亦舒流泪了。

“我是一个坏人,不配做你的男朋友”。

“可我常常对你说,你是一个好人。”

“我只在你眼中是一个好人,在其他人眼中仍然是个坏人。”

“我不在乎~”

“我在乎~”

“你不爱我~”亦舒委屈的哭了起来。

“这些画全是画的你,一共是520幅,这是第一幅,那天当落日的余晖斜斜地洒在你的身上,那种绚烂的光和影的交错顿时形成了一幅神奇的图画,你就像沐浴在神的光芒下的天使一样圣洁,我被你深深吸引了,我好想好想留下那一瞬间的感觉,除了笔,我别我所有,我发疯似的拿起笔画着,却怎么也画不好,从那一刻起,我决定去美术班学美术。这是第二幅,你托着下巴在那沉思着,平时调皮的你难得你那样的安静,其实你安静的时候很美,能看的见你长长的睫毛眨呀眨,散落的长发在耳后划一个优美的弧形。这一副是你被那个男孩拒绝以后哭泣的样子,我画的时候也哭了,模糊的地方是泪。上了大学,我才知道,我不是喜欢画画,我只是喜欢画你,当你的轮廓在我笔下慢慢呈现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离我越来越近,画下忧郁的你,我会悲伤,画下微笑的你,我会快乐,我能很深情地望着我笔下的那双眼睛说我爱你,而不会羞涩难当。当我恋爱时,却发现她们之不过只是你的影子,我只能怀着爱情守望却又一次次逃离,但心中情丝万缕却说不出一句我爱你,我一直在想着,我对你的好你应该都明白,如果有一天你问我爱不爱你,我一定会回答:爱。如果你永远不问我,我就会永远做你的哥哥,做你一辈子的守护天使。”

亦舒泣不成声:“你真是个胆小鬼,现在罚你大喊三声你爱我。”

我飞奔到楼顶,使出全身力气向远处大喊:“亦舒,我爱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