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在乎错与对 只要不后悔(不在乎错与对只在乎成功或失败)

沐阳 569
左侧宽880
左侧宽880

风声阵阵,送来丝丝细雨,雨丝穿透遥远的天际,扎进窗纱,落在窗台。贴近窗口的一片黄叶,在细雨中摇曳着犹豫片刻,终于不甘寂寞的将身子一晃,随风而起,带着眷恋,跳跃着扑入微风细雨当中。

一天下来,所经历的事情,就像是用彩色的笔,在画布上勾画着一道多姿的风景,年轮的纸页里又加厚了一线高度。人来到这个世界就注定了忙碌,画面里有你匆忙的笔触。累了,抬头欣赏一下浮云散漫的姿势,凝视一会儿夕阳的余辉,是怎样一寸一寸地凋谢。时光的流逝,加深了脸上的皱纹,染白了头上的青丝,增添的是生活的阅历。 ­

无论生活给予我们什么,都要学会给心路撒上一寸的鲜花,把悲喜同时写进履历中的旋律,让这委婉悠扬的旋律在心中萦绕,在牵挂中飘扬,在成败中释放。也许,每一种生命都是寂寞的。花,不是经久的绽放笑脸;生活里,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开心和不开心,有些事情也会在一次阴错阳差的误会中产生隔阂。因此,夜色里,月光下,是寂寞生命肆意流淌的时刻。雨丝是飘扬的思绪,似乎情绪的好坏也决定着雨量的大小。

雨夜,是怀旧者的天堂。思绪的浮云,仿如唧唧鸣叫的秋虫,若有若无般的无休无止。无声地对坐与红烛,倾听着它用跳动的语言,讲述那些久远的故事,一起触摸着那些尘封以久的快乐和忧伤。

生命,是一列开往天国的列车,一路上沿途的风景中,有些风景实在令人难以忘却,有些风景也实在令人难以提起。路轨的枕木下,铺满了流光溢彩的石子,列车轧过枕木,轧深了石子身上的色彩,生命的长河里才流淌着千年万载美丽传说的歌。 ­

人,带着一声长啼,喧闹着来到这个世上,似乎是在下定决心大干一场。但在尘世中无情或有情的碰撞里,带着一声长吁,悄然地离去,留下的是那一屡云烟。细思量,人在缅怀中喟叹年华易逝,期盼一份完美的人生,在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结果时,伴随终生的也就是漫漫回忆。 ­

邻居家窗台上的茉莉花,绽放着洁白素雅的香魂,微风送来缕缕清香,雨丝打满茉莉纯洁的秀颊。每一种生命都有它的淡芳,有的甚至只需泥土来傍随沉香。雨夜中忽明忽暗的灯火,将生命里的故事一幕一幕地展现出来。人,不在乎错与对,只要不后悔。

标签: